中科院研發的天弓三型飛彈。(圖/取自中科院)

海面上,「62特遣隊」20餘艘戰艦在花蓮外海「遠海長訓」;天空中,F-16、幻象2000和IDF打出「響尾蛇飛彈」、「劍一飛彈」以及延壽成功的「雲母飛彈」及「魔法飛彈」‧‧‧

壯盛軍容、震撼場面,展示犯者必誅的實力和決心,更是警告頻頻在我東岸繞境的共機以及共艦,台灣有絕對的能力殲敵於境外!

別聽那些媚共與懼共的「投降主義」以及「投機主義」政客鬼扯,台灣雖然被某些「台大法律系」以及「政大東亞所」搞到烏煙瘴氣,卻有千千萬萬的科技人才,犧牲生命和青春歲月,研發出一項又一項的防衛武器,讓台灣成了布滿自行研發的飛彈,難以侵犯的「刺蝟島」‧‧‧

居首功的就是這次演習時,IDF射擊的「劍一飛彈」,更是兩個無名之傑出的理工博士用命給換來的!

事實上,美國一向反對台灣自行研發飛彈的,怕飛彈具有攻擊性會觸怒老共,更怕蔣介石反攻大陸,五十年前,當台灣想要自行研發飛彈之時,處處碰壁,美國多方阻擾,中科院束手無策。

契機,竟在以色列!

當時和台灣互動緊密的以色列已經研發出「加百列空對空飛彈」,1969年前清大校長閻振興和台灣「飛彈之父」韓光渭博士率團到以色列交流,以色列國防部特別帶他們去參觀加百列飛彈,還做了簡報。

閻振興和韓光渭靈機一動,當場向以色列要求那份簡報送給他們當作紀念,「就只是幾張海報紙,有甚麼了不起!」以色列不疑有他,還覺得台灣人真是少見多怪,把簡報送給了閻、韓。

回到台灣,韓光渭如獲至寶,在中科院集合了最頂尖的航太科技專家,就在那幾張海報紙上的飛彈結構圖、從形狀、曲率、翼展、弧度‧‧‧用三角板和量角器等最原始的幾何工具一一測量和紀錄,再把相關數據套入流體動力學、空氣動力學‧‧‧各種航太專業程式當中,「逆向工程」想要破解飛彈的秘密。

五十年前可沒有電腦可以幫忙,台灣當時仍算是鳳毛麟角的航太學位博士,就是窩在中科院實驗室中,拿著筆在白紙上,日夜不停的演算反三角函數、多變數高階偏維分方程式、氣動力學‧‧‧累了,就在行軍床上打個盹!

有兩個博士就在這樣的不眠不休當中,被發現趴在桌子上一動也不動,手中還握著筆,記錄著前夜演算出來的解答‧‧‧他倆殉國了,為台灣飛彈發展奉獻到油盡燈枯。

在這樣的孤單和寂寞當中,一無所有當中,台灣自製的飛彈「劍一飛彈」問世了,劍二、劍三、雄一、雄二、雄三、弓一、弓二、弓三飛彈雨後春筍,台灣有了不怕敵人來犯的本錢。

這兩個衛國殉職博士的姓名是誰?韓光渭回憶錄中並沒有具體寫下,只知道中科院為感念他們,在中科院大廳前的草坪上的石頭上,特別刻下他倆的名字,然而,中科院是機密重地,一般人是無緣前往當面致意了‧‧‧

這樣的精神持續了五十年,雄風飛彈早期研製時,在射控和尋標系統實驗中,曾經發生一次誤擊戰艦事件,為了解決更艱深的航電系統,有一個本來可以成為竹科大老,科技大富豪的人竟然放棄虔誠,他是被韓光渭稱為「飛彈奇人」的徐炎廷,就此為了保衛台灣默默地奉獻了青春。

徐炎廷是交大控工畢業的高材生,在三、四十多年前,交大控工就是和台大電機和台大資訊並駕齊驅的頂尖科系,那個時代的交大畢業生,大多是台灣科技界最強的「交大幫」,如果徐炎廷當時選擇進入竹科當開路先鋒,也該是和宣明智等平起平坐的科技大老。

他在中科院服役兩年期間,正好碰到雄風飛彈的航電系統研發碰到瓶頸,誤擊戰艦,當時將要退伍進入業界的徐炎廷,覺得他所學有用就謝絕業界飛黃騰達的機會,默默地待在中科院數十年,耗盡青春一點一滴地領導打造出連美國都驚豔的「真正的航母殺手」雄三飛彈!

不只美國驚艷,中科院的飛彈研發人員,連法國人都為之折服。

這次的花蓮外海軍演,台灣的紀德艦上有美軍先進的飛彈「垂直飛射系統」,事實上,台灣中科院也早就自行研發成功了。

美國並不願意協助台灣發展垂直發射能力,中科院輾轉找到了法國幫忙,法國人雖然很浪漫熱情,更愛錢!

法國人一口答應願意幫助台灣,獅子大開口卻要價一千一百多億台幣,中科院當然打道回府,又是在徐炎廷的領導之下,幾年前,台灣也有了自製垂直發射的能力,是世界上少數有這樣技術的國家。

法國人可是真愛錢,這次演習中幻象2000試射的雲母飛彈和魔法飛彈,其實早就已經過期了,又是台灣中科院冒著生命危險讓這兩類飛彈「起死回生」!

飛彈用的是固態燃料,具有高爆性,號稱是地表上「除了原子彈外,最恐怖的人造物」,要推動導彈和火箭,2000公斤的固態燃料,要在0.6秒之內迅速燒完,產生的推力可以讓十四架波音747巨無霸飛上天空,而溫度更高達2500度以上。

如果只有500公克固態燃料被靜電誤燃,大概是在「微秒」,連眼睛都還來不及眨,2500度高溫就會讓附近的人連骨灰都找不到了‧‧‧

雲母飛彈和魔法飛彈就是因為固態燃料過了期限,老化和產生裂縫,本來是要除役了,國防部希望延壽,中科院找上原來的賣方法國,法國人要價900多億元,而且要台灣自己想辦法運到法國去。

中科院的科技人員又是只能自立自強,冒著生命危險,在九鵬基地空曠地進行檢測和摸索裝填技術,再創奇蹟,所以這次眾人才看到雲母飛彈和魔法飛彈竟然「起死回生」‧‧‧

用命換來的技術,也讓中科院對於固態燃料有了更深的了解,得以提升飛彈推進系統的性能,於是,雄三飛彈的射程達到四百公里、雄二E增程飛彈的射程可能到1200公里到2000公里之間,廣州到天津都在射程之內,而天弓飛彈的射高更從40公里上升到70公里‧‧‧

絮絮叨叨這麼多,無他,只是想告訴讀者,台灣真的沒有「鬼混二十年」,也許那些法政人員天天胡搞瞎搞,該慶幸的是,默默保衛台灣的,還有一批又一批不知名的理工人才和工程師在盡心盡力,安啦!

●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