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昨晚提出「三種可能」新方案一事,總統蔡英文23日受訪時,直接回絕賴清德的提案。(圖/總統府提供)
針對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提出「三種可能」新方案一事,總統蔡英文受訪時,直接回絕賴清德的提案。(圖/總統府提供)

「執念」一詞語出佛典。白話解釋,就是一個「固執的念頭」。對修行者來說,執念就是一大障礙,根深蒂固,自己都沒察覺的觀念,讓人執迷。

筆者並非修行中人,然而看到現任總統蔡英文為了爭取民進黨提名代表權,兩次延後初選,所謂5月22日立委提名後確定時程也一再拖延,隨時取消初選直接徵召傳言更越來越有譜,可說「蔡英文連任」已經成為一種執念。「絕對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在這樣的狀況下,還有什麼不可能發生?

民主?不重要,只要我繼續當家,你是民、我作主;遊戲規則?沒關係,為了連任,以時間換取空間,還有什麼不能變?

所以上週三民進黨的中執會開近六個小時,無疾而終;本週三可能又上演相同戲碼。追根究底,在於雙方互不信任,沒有信任基礎當然只能各說各話,沒有交集。而這過程中,對於權力甜頭的渴望,想要緊握權力的執念,在在讓國人越來越不知民主進步價值為何。

回歸民主的基本精神,「少數服從多數」,這連國小生都知道的道理,為何不乾脆一點訂出時間,雙方透過民調表決?願賭服輸、勝者為王。越是執著於權力,越只會讓自己視野越偏狹隘,任何「我執」,都是走火入魔的前兆。

如果今天只是一黨之事,沒有太多人在意,各自政黨對自己黨員負責也就罷了。但手握大權的蔡英文主業是中華民國總統,民進黨現在是台灣的執政黨,所作一舉一動皆會影響著全國民眾的福祉,換言之如果想連任的心態大於一切,則所有施政出發點就非從人民有利角度來看,而是做什麼能刺激民調數字,越能刺激、越會去做,把施政當成電視台收視率,換來只是狗血直撒,又有何整體規劃可言?

了解電視圈生態的人都知道,每天能獲得前一日的收視報表,更細者甚至能劃分到每分鐘的收視上下,所以過往有政論節目,以科學方法細看哪個議題收視或上升,或是當某位來賓發言時會有更多觀看人數,藉此決定明日討論方向。收視高的題目,繼續談;收視好的來賓,繼續發;這是電視節目的製作邏輯,但換成苦追民調數字的蔡政府來說,如此速食,還有什麼品質可言。

當人民有感施政變成每天上下的民調數字,別說公務人員無法做事,就連本該規劃安排的半年一年後的週期預防,也會因需要短期特效藥的衝高數字而業務本末導致,這也是為何政府部門紛紛走向網紅化,因為一個網紅合體帶來的觀看數字、新聞報導、網路聲量,甚至多增加些許的民調好感,都是現在這個執著於連任的政府最關心的事,不是嗎?

台灣好不容易民選總統二十年,過去也曾三次政黨輪替,照理說對於民主,我們應該有著十足的信心,但為何2020即將到來的大選,卻讓人有原地踏步、向後倒退之感,我們該捫心自問,「民主政治,沒有誰非贏不可」,想破壞一切來成就某人執政,這叫君主威權、不是民主法治。

所以民進黨原本四月就該確定的人選,直到五月底仍無法塵埃落定,一個掌握中央政府的執政黨現在能這樣玩弄規則,明年一月十一日,能不能也用行政優勢來影響大選?民調落後,順延選舉;投票恐贏不了,沒收選舉,這一切的可能性,取決於一個人的執念有多深,台灣的民主,三十年的建立,禁不起三十日的摧毀。

電影臥虎藏龍一句台詞「把手緊握、裡面什麼也沒有;把手放開、你得到的是一切。」放下執念,也許不能馬上立地成佛,但至少能夠得到眾人的掌聲。而沒有執念,才有真正的民主價值。

●作者:洪孟楷/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立委參選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