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竟然匾中有匾。
▲清朝道光皇帝御匾「聖協時中」竟然匾中有匾。(圖/記者陳聖璋攝,2019.06.24)

古時犯欺君之罪可是要誅滅九族,台南孔廟大成殿裡,近兩百年、道光皇帝御賜的「聖協時中」御匾,因台南市文資處委託學者維護,經X光儀器掃描檢視,竟在御匾中發現另一塊匾;「匾中匾」蔚為奇聞,更引發「欺君罔上」的熱議。

▲御匾「聖協時中」匾中發現另一匾「天衡保軸」。(圖/記者陳聖璋攝,2019.06.24)

負責檢視的一貫道天皇學院研發長林仁政表示,由於X光機所使用的感光板面積較小,御匾尺寸較大,需透過拼接拍攝御匾之X光片,並以專業拼接與修圖方式,修飾X光片拼接的反光落差,共花2天時間檢視,拍攝86張X光片拼接而成。

經過拼接修圖赫然發現,「聖協時中」四字底下,竟有「天衡保軸」四字,同層右側同時有陰刻落款「嘉慶十八年歲次癸酉孟秋穀旦」,左側則有「欽命按察使銜分巡福建臺澎等處兵備道兼提督學政 軍功加五級紀錄十次糜奇瑜薰沐敬獻 糜奇瑜印」等陰刻落款。

林仁政指出,匾板以下原有的舊文字,應是採陰刻方式雕刻文字,為能再利用舊板製作御匾,早期匠師先以灰泥補平後,再將道光皇帝墨寶所雕「聖協時中」文字黏貼於匾板之上;此次檢視維修,意外讓這隱藏兩百年(1823~2019年)的重大文物秘密重現於世。

▲一貫道天皇學院研發長林仁政研判,「匾中匾」應是為節省成本或便宜行事,才採用再製方式。(圖/記者陳聖璋攝,2019.06.24)

對於「匾中匾」之因,林仁政研判,清領時期皇帝賜匾,多是將御匾文字傳遞到福建或台灣後,由地方官員負責找尋工匠打造匾額;極有可能是為節省成本或便宜行事,才採用再製方式。

林仁政強調,首次發現清朝皇帝御匾以舊匾再製,台南孔廟其他7塊御匾皆無再製情況。歷史上,道光皇帝是出了名的節省,是否道光指示「再利用」,尚待文史學界蒐集更多資料,解開這歷史奇案。

▲台南孔廟御匾特展。(圖/記者陳聖璋攝,2019.06.24)

據史料記載,糜奇瑜(1762-1827年) 字象輿、號朗峰,是嘉慶3年舉人,嘉慶16年(1811年)被任命為福建省臺灣兵備道兼督學政,加授按察使銜。他在治理臺灣5年期間頗有政績,據傳今台北市內的酉陽街和秀山街,就是當時台民懷念糜奇瑜而以其四川「酉陽州」和「秀山縣」原籍所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