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空服罷工
▲為期17天(圖/Nownews資料照片)

長榮空服員罷工至今第 6 天,仍持續引發社會兩方輿論不同,自始至終都聚焦於「到底是資方強硬?還是勞方無理?」的話題上,一名前長榮空姐,就在臉書寫下千字抒發心情,透露過去在長榮就是被公司百般刁難,讓他身心俱疲想要解約走人,但並不是「不想做就能走」,經歷過公司種種打壓的她也坦言「當年的不爽!其實傷我很深」。

曾是長榮空服員,目前是珠寶公司總經理的電視購物專家鄭炳秀,昨( 24 )日在臉書寫下力挺長榮空服員罷工的文章,並揭開 20 年前她是如何離開,以及離開前是如何被長榮百般刁難,貼文截至目前為止已經吸引超過 5000 人按讚, 1400 多次分享。

鄭炳秀
▲曾經是長榮空服員,目前是珠寶公司總經理的電視購物專家鄭炳秀。(圖/翻攝鄭炳秀臉書)

鄭炳秀感嘆的說,她離開這公司 20 幾年了,她是個身心健康,樂觀正向不得了的人,「每當我想起來要離開時,這公司對待我的手段,就氣得心痛,血壓心跳上升,胸悶心痛的。從投資人或乘客角度,長榮絕對是好公司,從被打壓到現在世界級評價一流航空公司,但這背後的高壓血汗公司,媒體都不會報導,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

鄭炳秀呼籲,「我從罷工第一天就對這件事是擔憂的,這公司的專制鴨霸我太了解,但是,不管能不能成功,至少要讓大家認識這家台灣之光航空公司,是如何對待員工,而這些空服員是忍了多久才有這樣的機會,而且是個站在懸崖邊的機會,她們知道稍一不慎,會粉身碎骨的,請大家支持他們,人的一生都有需要人支持的時刻啊!」

鄭炳秀臉書全文:

我 1993 年剛畢業,放棄插班大學正取名額,進了長榮當空姐,我沒期待舒服的受訓,但也沒想過是集中營的苦悶壓抑的當兵, 3 個月在訓練中心,全英文的課程,苦讀反而是最簡單的事,嚴格規定一分不差的作息,排隊才能去餐廳吃飯,每晚寢室評分,甚至床罩要拉出直角,這些我可以理解,畢竟,團體生活,必須嚴格管控,飛安必須嚴格,才能保障自己和乘客安全。

關於這些 20 幾年前的往事,我以為早就雲淡風輕,直到陸續看了些姐妺們的文章,當年不爽走人的我,才明白,當年的不爽,其實,傷我很深,畢業第一份工作,社會新鮮人,毫無工作經驗,只能通盤接受公司一切,即使覺得不合理,覺得被踐踏,也傻氣天真想著,所有公司都一樣吧。

但是,生病請假被刁難是常態,生病也不敢請假,不聽話班表被拉黑,等著飛到精疲力盡,早早安排特休也可以沒理由被異動,更不要說更多不當管理,問號和不爽滿滿的溢出,所以 1995 年我就提出要解約。

當賠償明細在眼前時,真的傻眼,除了受訓和實習薪資金額全額賠償,我實習飛的是新加坡,西雅圖、紐約要賠償該航段乘客機票,西雅圖我飛豪經艙就賠豪經艙的票,雖然我是工作得要死不活的累,連 crew 椅子都沒坐到,但我要賠坐都沒坐到的乘客機票,還有3個月訓練中心每一餐餐費,住宿費,制服,行李箱回收了也要賠,工作穿破的絲襪也要賠,還有床單棉被洗滌費,水費,電費……對,就是這麼細,妳生活過的每一分錢,長榮都要討回去,不管妳飛了一年多,有沒有為公司服務,妳不爽想輕鬆走人,妳想得美!!

當時我們隨便一找, 5 個同期都要離職,我們就去找律師寄存證信函,說明有賠償誠意,卻不同意賠償內容。拖了大概 1 年多,我人已經在美國讀書,才收到法院通知,我只能專程飛回來處理,然後,身不由己心有不甘和解,因為我沒法一次次從美國回來。

我有位同學,沒有請律師,一次一次自己跑法院,最後法官判賠償內容不合理,他的賠償金額降低很多,但她說:雖然她少賠金額,也損傷很大,因為常進出法院,現在工作也要請假,整個人覺得氣不順、運不好,面對資方律師嘴臉,氣到身體都病了、痛了,甚至有聽說,都已經有職業傷害,生病了,公司還是要求解約賠償。

不爽不要做很好說,不爽卻不能輕易不要做,這公司不會允許妳,不會輕易放過你,因為他是天,他最大,他沒 fire 妳,哪容得你自己說不做!我離開這公司 20 幾年了,我是個身心健康,樂觀正向不得了的人,每當我想起來要離開時,這公司對待我的手段,就氣得心痛,血壓心跳上升,胸悶心痛的!

當時我多傻多天真,只是 20 出頭的儍妞,為公司付出一切全部的努力,換來巨大實力資方冷漠地對付,在我日後工作過的公司都難望其項背。當時我決定賠錢走人,連家人朋友都無法理解,這是大公司啊!這公司福利待遇很好了阿!直到最後大家看到長榮追討違約金真面目,才說,這公司怎麼這麼過分!

從投資人或乘客角度,長榮絕對是好公司,從被打壓到現在世界級評價一流航空公司,但這背後的高壓血汗公司,媒體都不會報導,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罷工決定對空服員是很不容易的,他們是拿身家提頭去罷工的,有的可能都快退休了,長榮肯定會秋後算帳,對付他們,他們為何還要這麼做?

這些,媒體也都沒報導,風向一面導向長榮,好像他們才是什麼都沒錯的受害人,只能靠大家和大家把這些內容、在網路曝光!

我從罷工第一天就對這件事是擔憂的,這公司的專制鴨霸我太了解,但是不管能不能成功,至少要讓大家認識這家台灣之光航空公司,如何對待員工,這些空服員是忍了多久才有這樣的機會,而且是個站在懸崖邊的機會,她們知道稍一不慎,會粉身碎骨的,請大家支持他們,人的一生都有需要人支持的時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