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南院全館「最髒的」玻璃。
▲故宮南院全館「最髒的」玻璃。(圖/記者陳惲朋攝 , 2019.06.28)

用「泥土」塑造出累世傳承的國寶,古代皇帝御用過的更是連城價值,故宮博物院嘉義南院今(28)日在副院長黃永泰博士的主持下,開展一場源遠於中國古代、與東南亞各國泥土的精彩產物,所一起堆疊出人類美感與技術成就的重要歷史座標,更追尋到故宮南院「最髒」的一片玻璃後蘊藏的神奇。

博物院副院長黃永泰博士今天親自率團主持說明,「泥土的座標—院藏陶瓷展」雖然僅僅籌劃策展三個月時間,却是集北院與南院策展人才之大成,在很多學者、專家一致認為不可能的任務,但在團隊合作,全力灌注的一天當兩天用,終於上展一場自南院開館以來,空前的用心大展。黃永泰博士說:「我們做到了」。

黃永泰表示,北院的寶物都要一樣一樣的移展到南院,未來南院一定會有更多的瓷器等文物的特展,我們就是要讓南院的觀眾享受與北院的觀眾一樣的權利;博物院典藏21件,每件都可能超過20億新台幣的北宋時期汝窯作品,北院只留8件,我們一次把13件統統帶到南院來展覽,這次也將中國歷代與東南亞各國的歷來計300多件夢幻陶瓷逸品,在南院豪華登場。

主要策展人翁宇雯助理研究員將清朝雍正年間的「青花花鳥八方扁壺」,用心的規畫設計在木製圓框後的玻璃內來迎賓。翁宇雯指出,這片玻璃的透明度高達100%,很多觀眾會以為他摸得到這個瓷器,其實是有玻璃的,所以這片玻璃會是(故宮南院)全館「最髒的」,因而時時、刻刻都要有人來擦拭。

黃永泰副院長(右2)在彭子程處長(右)陪同,引領策展團隊說明策展經過與用心。
▲故宮博物院黃永泰副院長(右2)在彭子程處長(右)陪同,引領策展團隊說明策展經過與用心。(圖/記者陳惲朋攝 , 2019.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