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鶴講著講著眼淚停不下來。(圖/記者陳思誼攝)
▲大鶴講著講著眼淚停不下來。(圖/記者陳思誼攝)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台版豆豆先生」大鶴哭了!不是因為他剛入圍「台北電影獎」二項大獎,而是當他看到父母坐在戲院看《切小金家的旅館》,目睹到大銀幕上印出自己的名字時,他終於大哭了出來……。

很喜歡訪問大鶴(林鶴軒),因為他紮紮實實的演技學習經歷:從高中到大學,就跟著一個小丑默劇團,在全台灣各大街小巷到處演透透,那種「厚臉皮」和一次次加乘的戲胞子,讓人看他的表演是驚喜的、舒服的,更別提在《切小金》裡頭,導演林冠慧的慧眼識英雄,給了他一個主要男配角的戲分,大鶴終於演出那種呼之欲出的亮眼,也讓他開始放出光芒。

▲大鶴在《切小金》的表演,令人目不轉睛,表情誇張卻又到位。(劇照)
▲大鶴在《切小金》的表演,令人目不轉睛,表情誇張卻又到位。(劇照)

其實訪談一開始挺開心的,恭喜大鶴好不容易被那麼多評審看到了,不免也問到,乍聽見自己的名字入圍「最佳男配角」和「最佳新人」時,心情會不會很澎湃?他謙虛說當天剛好是一部戲的殺青宴,被許多人敬酒道賀感覺很開心,也想到自己從一開始當臨演、小小配角,到後來得到《切小金》一個主要的角色,如今又入圍「台北電影獎」已經很感激了。而事實上在這之前,爸媽對他進入這一行很不支持。

「《切小金》首映那天,我想這個角色比較完整、也是我第一次戲份這麼多,就鼓起勇氣叫爸媽來看,首映完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大銀幕上,還是打主演的時候,突然再看到他們,很想告訴他們我在幹嘛,讓他們知道我究竟在幹嘛…」,回憶起去年這一段,大鶴眼淚突然簌簌流下來,再也止不住。

▲大鶴在訪談時候忍不住哭了。(圖/記者陳思誼攝)
▲大鶴在訪談時候忍不住哭了。(圖/記者陳思誼攝)

他一邊哽咽一邊說:「我爸媽都在那裡,情緒就比較激動(淚崩)。」這時候的大鶴感覺很不好意思,解釋說:「可能是我最近拍戲比較累一點,情緒比較波動,(拿衛生紙再次哽咽),他們在這之前…並不清楚我在幹嘛…我這一行在幹甚麼…他們以前看我演配角,說難聽一點就覺得我做這一行的,沒甚麼出息的感覺,偶而回去還跟他們要錢,他們會說『你現在既然這麼辛苦,那乾脆不要做了!』」

談到父母,正是大鶴心裡最軟的一塊,他更自言自語表示,自己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趕快努力賺錢讓爸媽出國玩,「我爸媽已經很久沒出去玩了,他們沒出過國ㄟ,想要有一筆錢讓他們好好出去玩,這是最近在想的事情,目前慢慢在存,可還是有一些距離…。」也讓人看到平日幽默健談的大鶴,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切小金》首映當天,大鶴(左二)特地邀請父母和妹妹到戲院觀看。(圖/大鶴提供)
▲《切小金》首映當天,大鶴(左二)特地邀請父母和妹妹到戲院觀看。(圖/大鶴提供)

大鶴也很感激,自從《切小金》之後,被許多人看到他在喜劇上面的表演,開始有一些導演主動上門找他拍戲,他說:「我覺得入圍之後壓力反而比較大,因為更怕演不好,以前只是前輩說演不好就算了,但現在沒演好,就覺得對不起評審了,會覺得很丟臉。」

就跟許多喜劇演員一樣,大鶴也很想演那種比較內心戲高難度的角色,「像《我們與惡的距離》林哲熹和王可元的角色,我都想試試看,很想演那種精神狀態異常的,因為我自己常常被人家說,像精神狀態異常的人,我經紀人就很常說,我好像哪裡精神狀態異常,常常會又哭又笑人格分裂的感覺。」此時旁邊的經紀人也跳出來說:「他其實是一個很感性的人。」倒是大鶴,似乎擔心被看穿,馬上搞笑說:「我只是在表演的時候比較不要臉啦!」

不過這也是大鶴的優點,所以朋友才會這麼喜歡他,特別是女生喔,「我私下其實很無聊,很少出現在社交場合,所以沒有機會認識一些女生,再加上沒甚麼收入,也沒有必要交女朋友。」可是大家絕對想不到,他認識很多女神級的朋友,「我有很多漂亮的女神級朋友,像孟耿如是我高中同學,認識很久了,她高中就長很漂亮了;張景嵐也是,我沒有想到她私底下像小狗一樣,非常活潑;還有郭書瑤,我跟她合作三部戲了,我入圍她也有傳訊息恭喜我。」

▲大鶴(中)私底下的認真和「無聊」,跟平時很不一樣。(圖/鏡文學提供)
▲大鶴(中)私底下的認真和「無聊」,跟平時很不一樣。(圖/鏡文學提供)

大鶴更透露唸書時跟孟耿如相處的趣事,「她高中就長很漂亮,舞蹈班的又漂亮又優雅,不只男生會搶著幫她在合作社結帳,我也有做過這件事情,因為她忘記帶錢了,又找不到錢包,我就想我的機會來了,不在意地問『多少錢?40塊啊,沒問題,我有!幫妳付!』最後還強調不用還錢,哈哈哈。」

那會去追求女神級的朋友嗎?大鶴說:「我沒有追過女神級的,只要我覺得沒有希望就不會追了,通常都是對方主動,高中時候就有一個神似安以軒的同學,是我們班的班花,曾在我生日的時候偷偷送我滿貴的襯衫,對方也有告白,但我拒絕了,(為什麼?)我也不知道我那時候怎麼了?但她的結婚典禮我還是有去。」

此時旁邊的經紀人再加碼,「他其實很受一些姊姊的喜歡,尤其在我們工作的場合,劇組女性工作人員、女神跟他都是好朋友,一種男閨密的概念,因為他比較貼心、溫和又會逗大家開心,特受女性工作人員的喜愛,有一次王淨(《愛情白皮書》)還來探大鶴的班,甚至對我坦白說『大鶴我可以!』」雖然經紀人覺得太誇張,但也不難看出大鶴受女生喜愛的一面。

但已經單身3年的大鶴苦笑說,自己現在只想努力工作,「我不浪漫也不會寫小卡片,我也不過紀念日,頂多就是跟女朋友一起出去吃吃飯看看電影,不過我覺得男生幽默不怕沒有女朋友,但我也只能用幽默追到女生了啦。」難怪有不少日本女神會嫁給搞笑藝人,不知道這在未來,會不會也出現在大鶴身上呢。


【 NOWnews 今日新聞 】提醒您 酒後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