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蔡英文「自由民主永續之旅」於台北時間13日凌晨,在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發表閉門座談並發表演說,蔡英文表示,香港「一國兩制」經驗,向世界明白揭破了獨裁和民主無法共存的事實。(圖/總統府提供)
總統蔡英文「自由民主永續之旅」於台北時間13日凌晨,在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發表閉門座談並發表演說,蔡英文表示,香港「一國兩制」經驗,向世界明白揭破了獨裁和民主無法共存的事實。(圖/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總統「自由民主永續之旅」於台北時間(13)日凌晨,在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發表閉門座談並發表演說,蔡英文表示,台灣民主所面臨的挑戰,和數十年前的截然不同,全世界的自由正遭遇空前的威脅。這個威脅正在衝擊香港,香港「一國兩制」經驗,向世界明白揭破了獨裁和民主無法共存的事實。

蔡英文抵達時,哥倫比亞大學副校長Gerald Rosberg親自迎接,哥大政治系教授兼哥大人權研究中心指導委員會主席黎安友主持座談。蔡英文表示,自己對紐約並不陌生,她在1980年畢業於康乃爾大學,再度回到久違的紐約校園,勾起她許多的回憶。

蔡總統致詞全文如下:

能受邀來這所以言論自由及多元包容著稱的校園演講,我實在備感榮幸。我在1980年畢業於康乃爾大學,再度回到久違的紐約校園,勾起我許多的回憶。雖然,或許在場有人會說,任何紐約市以外的校園都不能算是紐約。

然而我在1979年夏天曾經真正住過紐約,協助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的一位教授做研究。而我在通過紐約州律師考試後,就更常走訪紐約,有時是在前往華府做貿易談判時會經過紐約。

對一個來自當時尚未完全民主化的台灣的法律系學生來說,1980年代的紐約生活真的令我眼界大開,多元化和不同的見解竟然才是正常。我很高興,從這講台放眼望出去,一切都如此熟悉,絲毫未曾改變。

今天,我來這裡要講的是有關「改變」的故事,發生在台灣的故事。一個位居中國大陸沿海的小島如何設定民主化的進程,進而為世界各國的民主轉型樹立標竿。我們在政治轉型初期,很多人說在中國陰影的籠罩下,我們的民主不可能存活下來。然而,現在台灣已然成為民主社會和政治制度蓬勃發展的居所。

有人說,人口只有兩千三百萬而且資源匱乏的小島,無法成為經濟的主要推手,然而現在我們已經變成美國的第11大貿易夥伴了。有人說,先進的價值觀無法於東亞社會生根。但今天,我是以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身分站在各位面前,而今年台灣也已經躍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的國家。比起她身為第一位女性總統,聽眾顯然對台灣通過同婚ㄧ事感到更驚奇。

簡言之,台灣就是在不可能的環境下成就了可能。許多人稱台灣為「民主奇蹟」,但我不是奇蹟的信徒。我相信的是人民的意志,以及對更美好未來的願景。和美國一樣,在我們追求民主的路徑上滴滿了先人的血汗及淚水。現在輪到我們接下他們的棒子,繼續高舉火炬,為還在往民主道路奮力掙扎的國家,照亮前途。

我們背負的責任重大,這條路並不好走。因為台灣民主當今所面臨的挑戰,和數十年前我們所克服的截然不同。而21世紀所有民主國家都面臨相同的挑戰。全世界的自由都正遭遇到空前未有的威脅。我們看到這個威脅正在衝擊香港,年輕人沒有管道發聲,只好走上街頭為民主自由拼搏。我們台灣人民決心和他們站在一起。

香港的「一國兩制」經驗,向世界明白揭破了獨裁和民主無法共存的事實。因為獨裁政權只要一逮到機會,即使是一絲的民主微光,也會毫不留情地悶熄,過程可能是漸進的,但手法精巧到人們都無法察覺。

想像一下:獨裁勢力伸入我們的日常生活,突然間,在自己家的書店賣某本書,就違法了;在社群媒體貼文批評某項新政策,就遭傳審訊。當你突然察覺到一股看不見的勢力在監視你的一舉一動,一切都已經太遲了。你開始審查自己的言論和想法,不再和朋友討論時事,因為害怕被竊聽,大部分時間都提心吊膽的前瞻後顧,根本無法好好面對未來。

我剛剛描述的未來聽起來也許不可能發生,與哥倫比亞大學的自由校園完全迥異。但在現實中,這種情形就在我們眼前發生。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比以往更需要讓全世界聽到台灣的故事。我們的故事是堅毅不撓的故事,是力抗萬難,堅守民主的故事。

我們的故事在訴說,為什麼核心價值如此的重要。台海兩岸在文化及政治上的歧異日趨擴大。台灣選擇言論自由、人權及法治的每一天,都讓我們與獨裁政權漸行漸遠。我們的故事,乃至我們的存在,是喚醒世界的警鐘,讓大家醒悟過來,民主是人類最珍貴的資產,必須我們不惜代價地捍衛守護。台灣每天都站在民主的最前線,面對資訊時代的新威脅,台灣並不孤單。

事實上,世界各地無論大國或小國,現在每天都在對抗滲透和認知戰。獨裁政府企圖利用民主社會的新聞自由,在我們之間挑撥對立,要讓我們懷疑我們的政治制度,好讓我們對民主失落信心。

台灣多年來一直站在這場戰爭的前線,我們有太多經驗可以與世界分享。在數位化時代,假訊息可以在短短數小時內積非成是,而因應這個威脅最困難之處,是如何在國家安全和言論自由間求取平衡。台灣已經邁出了第一步,將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列為首要之務。

我們已經強化了辨識及防止散布禾的法制架構。我們已經開始掃蕩外部勢力製造的洩密事件。讓我們與各國密切分享情資,我們就能為降低這種威脅做出更多貢獻。然而民主還面臨其他挑戰,特別是暗藏算計的經濟誘惑。

世界上許多國家都被迫在民主與經濟發展間做出抉擇,而正確的選擇似乎變得日漸困難。我擔任總統以來,台灣不斷向世界證明,民主和經濟成長不僅相輔相成,更是緊密不可分。

我們的經濟依賴中國市場,從而限縮了我們在兩岸事務的自主權,中國藉此要脅,滲透我們的社會,並試圖以此為籌碼,要騙取我們的民主。但台灣已決心開闢一條新路來發展經濟,如果民主不能活化激發創意和新思維,那麼民主的意義又何在?

我們著手經濟轉型,打造有利的投資環境,海外台商回流數已創下新紀錄同時,許多外商,特別是一些主要外商公司,也正在擴張在台營運。單就今年,這些企業就在台灣投資了數十億美元,創造了上萬個就業機會。投資的流入在未來幾年將繼續成長。

我們努力在以規範為基礎的區域貿易秩序中扮演建設性的角色,並與南亞和東南亞市場建立更強勁的經貿連結。我們的「新南向政策」在過去3年來為區域帶來驚人的貿易成長,更重要的是,這種成長具永續性。

當若干國家落入隱藏債務陷阱時,我們仍然致力推動共榮發展的永續合作。而這點,我們與南亞和東南亞的合作夥伴關係就是彼此受惠的最好明證。在中國一心掠奪我們的邦交國來孤立我們時,我們全心推動計畫,真實幫助這些國家成為更宜居的地方。

我們在世界各國,協助建構經濟民主實力,培養21世紀所需的勞動力,以及建立透明的硬體和數位化基礎設施。台灣又再一次為全球提出建設性的發展模式。我們拒絕參與掠奪,並且一再證明誠實和開放式的合作會帶來真正的長期成果。

我們因應美中貿易戰的挑戰時,民主並沒有阻礙我們,相反的,幸虧是我們的民主才讓我們克竟其功。民主制度使我們擁抱多元和創新的思維,當常規不再適用,我們仍能靈活應變,打破框架。

很多人問我如何在民主與經濟成長之間作出抉擇,我的答案很清楚,就是:兩者密不可分。歷史告訴我們,民主國家團結時最強,分裂時最弱。理念相近國家要通力在國際社會上將我們的價值觀傳承給下一代,如果沒有台灣,形同失去一個關鍵的鏈結。

台灣是一個寶貴罕見的例子,曾經走過獨裁,現在已大力吹起民主號角,因此,自由民主的台灣,現在比以往更加迫切需要國際社會的支持。台灣的生存不只關乎兩岸關係,我們是印太地區重要的民主堡壘,全世界都在密切注視我們即將要為未來民主開創的先例。

台灣是全球理念相近國家社群的一員,我知道我們並不孤單。美國前總統胡佛曾經說過:「自由是一扇敞開的窗,而人類精神與人類尊嚴的陽光就從這扇窗傾瀉而下。」

我們面臨的挑戰可能令人卻步,但有國際社會同行,台灣會堅定不移。只要我們選擇打開自由之窗,眺望前方未來,我們就可以一起讓這縷陽光照耀全世界的每個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