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yna Jack(左1)和隊友一同獲獎。(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澳洲女泳將Shayna Jack(傑克)在藥檢中呈陽性反應,但澳洲泳協一開始卻公布其是因為「個人因素」而退出光州世錦賽,直到被媒體批露才坦言有國家運動員藥檢不合格的事實。而這也讓澳洲當地媒體大加撻伐,同時也質疑澳洲泳協(SA)及其執行長Leigh Russell對禁藥問題有雙重標準之嫌。

澳洲反禁藥管理局(ASADA)在日前通知澳洲泳協,20歲的Jack沒有通過在6月底進行的賽後禁藥檢查。不過在這之後澳洲泳協隱瞞了相關訊息,並且在被爆料後辯稱是為了遵守和ASADA之間的協議。

但是這種說法遭到ASADA的前任主席Richard Ings的否認,他表示相關文件顯示,反禁藥管理局已經同意澳洲泳協對外宣布結果,此言論一出,也讓不少澳媒批評官方是騙子。澳大利亞《每日電訊報》記者Jessica Halloran在報導中指出,這件事從頭到尾充滿了「陰謀與謊言」。

而更為爭議的在於澳洲泳協對於孫楊事件和此次Jack的醜聞,採取了截然不同的態度。他們先是力挺了Mack Horton對於孫楊的抗議活動,之後又表態支持Jack,顯然更在乎的是自家運動員的權益,而不是藥物相關的問題。

「我對Shayna(Jack)的理解是,她不知道她是如何接觸到這種藥物的。」Russell在受訪時表示,「她真的非常誠實,並且對所有人敞開心胸,讓他們了解自己目前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

當接受《ABC(澳洲廣播公司)》專訪時,Russell表示Jack和孫楊的情況不同,因為Horton抗議的是一名運動員存在著藥檢爭議、並還在處理過程中,卻可以在世錦賽上出賽。而澳洲一旦出現這種情形,該運動員將會被移出泳隊,不得參加比賽。

但是,當《ABC》表示國際泳聯(FINA)已經准許孫楊可以出賽、並質疑其雙標時,Russell卻無法正面回應。

而針對Jack未過藥檢一事,澳洲聯邦體育部長Richard Colbeck認為此事令人尷尬,「無論是在全球比賽,還是在本地或州際的賽事,我們都希望運動員保持乾淨,我們希望運動員能夠在真正公平的情況下相互競爭,而不需要靠著任何東西來增強自己。」

坎培拉大學的助理教授Catherine Ordway則是認為,運動員有義務測試他們服用的任何藥品和食品,她建議運動員和教練必須去上相關課程,因為要辨別營養補充品(supplements)有沒有違反規定是很困難的。

「這就是為什麼ASADA和這樣的機構一直發出警告,特別是對像Shayna這樣的菁英運動員,告訴她們不要服用營養補充品。」Ordway說道,「如果你必須服用,那麼請檢查製造商是誰,並檢查你吃了什麼到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