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
▲「國瑜黨」氣焰沖天,反而促成各股力量積極團結。(圖/NOWnews,2019.08.01)

高估了自己、低估了人民、錯估了形勢,勒索脅迫雖然能一時得逞,終不可久,「國瑜黨」即將面臨最猛烈的反撲!

八月,砲聲隆隆,蔡英文和民進黨當然會受到衝擊,然而,真正受到柯文哲、郭台銘、王金平和許許多多憤怒中間選票之毀滅炮火的,將是這半年以來窮凶極惡、不可一世的「國瑜黨」。

在勒索脅迫中,「國民黨」已經完全被「國瑜黨」併吞,在「韓流」鼓譟喧鬧下,「2020重返執政‧‧‧」的喃喃自語不絕於耳,一大堆缺乏理念和骨氣的國民黨政客,正好像當年「義和團」般相信只要每日虔誠念咒語,必然刀槍不入,班師回朝,政治分贓,指日可待!

殊不知怒火已經在延燒了,眼看「國瑜黨」氣焰沖天,反而促成各股力量積極團結,以「下架國瑜黨」為首要目標‧‧‧

這是自願依附「國瑜黨」的藍營政客最大的盲點,他們只知道人民對蔡英文和民進黨有諸多不滿,卻從來沒有反躬自省:在2016年下台之後的國民黨,從未改變,一心一意想要班師回朝,除了想要拿回失去的特權和報復民進黨之外,和人民百姓有甚麼關係?

於是稍有理性的淺藍選民和中間選民「亡國感」突然爆發,特別是「國瑜黨」最核心的支撐力量是某一個特定媒體集團,橫衝直撞,全面樹敵,讓人恐懼:若「國瑜黨」真的掠奪江山,郭台銘曾經提醒過的「中華民國將被沒收」惡夢成真!

這就是「國民黨」會和「國瑜黨」必然同歸於盡的宿命,因為當一個政黨只剩下權力,崩壞,就是一條命定的不歸路!

政黨所以會沒落,最大的原因,是它失去了思想上的力量,當沒有了思想,它連最起碼的道德性也告失去。最後,被極端主義所綁架。

國民黨的崩壞,並不是在現在才發生,早在一九二四年,據今九十五年前,在廣州,第三國際協助「容共聯俄」的鮑羅廷即曾與國民黨的廖仲愷有過深入的晤談。在那次晤談裏,鮑羅廷已明白指出:「國民黨已死,祇有國民黨人,不復再有國民黨。」

鮑羅廷之所以能夠一針見血地直透國民黨的本質,是他看透了一個政治的鐵則:政黨必須有其真正的領導性,而這種領導性,國民黨早就失去,除了各式各樣有理由的自私自利外,它的黨人已提不出一個口號、一種嚮往。

失去了嚮往、找不到號召,各種有理由的自私自利從此當道,它的黨人或許仍然各有各的勢力,但內部相互抵銷的結果,卻使得它整個黨的力量,遠遠低於這些個別力量的總和。它早已成了一個具有高度「政治赤字」的黨。難抗拒那冥冥中自然沒落的命運。

百年前,拋頭顱、灑熱血,曾讓人感動的國民黨,在哪兒?

五十年前,風雨飄搖困境中,卻締造台灣奇迹的國民黨,在哪兒?

如今怎麼會如此崩壞?正是因國民黨所謂的高層和天王們,野心勃勃的角頭型人物,墮落到只是把困境當作藉以取得領導權的黃金機會,永遠都是暗鬥和明爭。

至於下一層次的政客,有些等待著別的關愛的眼神;有的搞著裏應外合,不斷放話的招術。

除了短程的權力考量外,他們有更宏觀的本質與策略思維嗎?沒有!

整個政黨所思所想,都是赤裸裸的權力攻防,而就在這種錯亂裡,它的「政治赤字」也就累積得更多了。

2016年大選崩盤之後,國民黨又在幹些什麼?

「逼宮」記、黨主席之爭、政客卡位戰、兩個女人的戰爭、黨產剩下一本又一本的迷糊帳,利用「韓流」來「殺朱拔王」,又哄騙郭台銘來壓制韓國瑜,最後又耍了郭台銘‧‧‧

整個泛藍勢力已像個沒頭蒼蠅的不知所措,這不是失去了思考力與能力又是什麼?鮑羅廷所謂的「死亡」,所指的即是思想能力的失去。

泛權力思維的它,對知識力量從來就沒有足夠的尊重,也從來不重視宏觀問題的思維,對的,它不能堅持,錯的,它耽於硬扯扭曲。

一個政治勢力沒有了腦袋,剩下的就祇有殘餘的權力軀體了。它背負著過度臃腫的權力軀體,連形式上具有號召力的結構重組也當然因此而變得不可能。

一堆人熙熙攘攘,似乎都在找理由的話講來繞去,當然也都成了浪費。在泛權力思維中,整個國民黨都已經和台灣社會漸行漸遠。

國民黨的形勢已日益嚴峻,內部的民粹威權,極端基本教義派和地方派系的內鬥傾鍘也將更趨明顯,在內困外困交煎之下,最後綑綁國民黨的,就是這種板塊的極端派,讓國民黨動彈不得。

這樣土壤,會誕生「國瑜黨」毫不意外,走向絕境也是必然,嗚呼哀哉,國民黨一路好走!

●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