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
▲台北市長柯文哲證實組黨消息,但組黨對解決政治亂象的幫助,不如進行修憲,讓台灣制度走上正軌。(圖/陳明安攝, 2019.8.1)(圖/NowNews資料照)

柯文哲組黨,林昶佐退黨成了近日台灣政治新聞的熱焦。明眼人都看的出這些大動作,為的都是選舉!

為了選舉,非藍綠主流的政治人物嘗試突圍並非不可。但看遠一點,這些改變都是權宜也只為了個人,改變不了目前兩黨霸佔政壇,多元聲音進不了議會殿堂的現狀。

以時代力量林昶佐為例子,他上次台北市中正萬華選區,在單一選區只選一席的規則下只能是藍綠兩大陣營的對決。所以時力的崛起,靠的是民進黨為主流的泛綠陣營禮讓,才有機會從國民黨林郁芳手中搶下一席。

如今黃國昌為了私菸案幾乎與蔡英文政府撕裂,等於宣告這次立委選舉民進黨禮讓時代力量的可能性幾乎為零。要競選連任的時力立委們,除了主動退黨向民進黨靠攏,還能有什麼樣的選擇?

這就是政治的現實。但問題歸結在台灣的選舉制度,小選區唯一席次,你不同流爭取大黨支持等於死路。而台灣民眾會認同綠色只能有一種聲音,看著小黨不聽大黨的話,就該被凌虐至死嗎?但又能怎麼辦?

▲林昶佐(左)宣布退黨,時代力量的路線之爭再度浮上檯面。(圖/記者呂炯昌攝)
▲林昶佐(左)宣布退黨,時代力量的路線之爭再度浮上檯面,小黨的生存空間也讓支持者相當憂心。(圖/記者呂炯昌攝)

思考發現,「修憲」改變立委選舉制度幾乎是拯救目前小黨生存危機的唯一方式。

1990年代,台灣處在從威權轉型到民主的最好機會裡,在國民黨李登輝擔任總統年代與在野的民進黨共同啟動了長達十多年,歷經七次的修憲工程。

修憲成績如何呢?結果令人遺憾。

這個台灣民主轉型的關鍵戰役,卻被很多法學專家的評論為:多數為了滿足政客的需求,完全沒有以立憲主義中保障人民權利和限制絕對權力的角度出發。

所以修憲後的總統只要負責選舉,完全有權無責。不需備詢無人監督,連行政院長提名權都不需要任何監督同意。

所以國會成了藍綠兩黨的囊中物,如單一選區兩票制。選區小到等於選市議員,新政黨無藍綠支持根本不可能獨立當選。

立法院臨時會今(17)日下午正式召開第一次院會,並就公投法草案進行協商,在朝野攻防表決混戰中,三讀通過公投法修正草案。(圖/記者林人芳攝2019,06,17)
修憲改變立委選舉制度幾乎是拯救目前小黨生存危機的唯一方式。(圖/記者林人芳攝2019,06,17)

台灣每個叱吒當年的政治人物,只要脫離國民兩黨沒有一個不組黨的。李登輝的台聯,朱高正的社民黨,宋楚瑜的親民黨;新黨,時代力量乃至現在柯P的台民黨⋯⋯每個政黨的背後都該是民意,都是厭惡國民兩黨的改革

但成立後的新政黨總是苦苦掙扎,沒有人能突破這個不公平的選舉制度。

儘管討厭兩個大黨的民調比例,已經升高史上最高點。如果不改變選舉方式,台灣人還是束手無策。

讓立委選舉變成大選區多席次比例代表制,才有機會把街頭裡各種不同的民意帶到議會去折衝。讓藍綠光譜的代表人透過選舉去互相制衡互相競爭,才能得到最棒的代議士。

在台灣選民被迫只能在爛蘋果裡挑顏色時,該問我們的選舉為何不能多幾種選擇,為什麼不讓合縱連橫的權力鬥爭公開競技呢?

制度不改變,台灣政治就永遠會像林昶佐說的:鬼打牆。

關心組黨,不如一起來關心修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