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大陸官方宣布禁止參加金馬獎影響,劉德華主演的《掃毒2天地行動》也撤報金馬獎。(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9.07.13)
▲受到大陸官方宣布禁止參加金馬獎影響,劉德華主演的《掃毒2天地行動》也撤報金馬獎。(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9.07.13)

劉德華的「掃毒2」今年大賣。本來報名了金馬獎,撤了。

「一邊一國」是不可能的。但是,兩岸電影,以後就是「一邊一獎」了。今年1123,看看華人圈子裡的閃亮巨星出現在哪邊?

台北?廈門?金馬獎?金雞百花獎?

電影是商業、藝術兼具的文化活動。

這種活動,本土沒關係,不能土。土就完了。

但沒辦法,不管什麼高檔活兒,到了民進黨手裡,就以本土之名,徹底土起來了。土哩巴幾的。最後,成了偶而的商業,偶而的藝術,大部份時候,都是乏人問津的滯銷品。甚至,垃圾。

文化不必為政治服務。那個文以載道,影以載道的時代,理論上是過去了。但其實,矯枉過正,更嚴重。

可惜了,台灣的電影人。明明,明明,看著台灣電影又有點苗頭,新一代的電影工作者,有幾個好手,也有幾部好作品,看起來,是有點被大陸、韓國刺激到的味道,年輕電影人開始拚命了。但是,文化不為政治服務,但政治卻對文化指指點點起來。文化這種東西是這樣的,政治的手一伸進來,就混身不舒服了。電影更是。

金馬獎竟然走到了這一步。

不意外,聽到深綠、獨派、民進黨的阿Q們又開始用唾面自乾的口吻,熱烈歡迎大陸退出金馬獎這種政治決定。那種「不來最好,不玩是你的損失,老娘沒差」的調子,在任何兩岸關係的倒退、挫折裡,幾乎百搭。兩會交流全面中斷,沒差。自由行中斷,沒差。團客不來,沒差。金馬獎不來,沒差。什麼都沒差,就是這個政府太差。

其實,上個星期就意識到狀況不太對。其實,去年的金馬獎頒獎典禮就知道狀況很不對。當最佳紀錄片給了太陽花,當導演傅瑜講了「台獨」論述,李安就坐立難安了。大陸影人就跟著被迫表態了。拿不拿獎不重要了。慶不慶功也不重要了。第二天一早就打包走光了。這一整年,大陸大牌影人幾乎絕跡於台北。

去年另一部重要紀錄片「黑貓中隊」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在金馬獎的話題裡,顯然,政治不正確。那樣擺在世界冷戰史上都有重要意義的紀錄片怎麼跟土哩巴幾的太陽花相提併論?算了。但是,延續過去林佳龍、管碧玲高倡金馬獎台灣化,到傅瑜打破默契的出格講話,金馬獎要再成為華人世界奧斯卡已經不可能。

上個星期,聽說胡歌「南方車站的聚會」不來,張藝謀「一秒鐘」不來,王小帥「地久天長」不來,婁燁「蘭心大劇院」不來,今年大陸有質有量的電影、大導、大牌都不來,就知道狀況不妙了。今年金馬獎劇情長片報名數量從去年的228部,大減到148部,減了三分之一,就更知道不妙了。但還沒到底。這是大陸的部份。如果香港的一起加進來,那可能還要再減三分之一。

像劉德華今年的「掃毒2」,本來報名了。現在,急撤。「反送中」動亂的香港街頭上,一直飄著台獨的旗影。董建華、港澳辦公開點名台灣的民進黨政府,在這種氣氛下,香港電影人除非以後不再進大陸,像何韻詩、杜汶澤,否則,大概都要跟著撤了。「金馬獎」五十六屆,主力就是台港電影。然後,擴大到大陸、華人電影,一度,甚至頒最佳外語片,想要成為華人世界對世界電影的點評權威。這些,都結束了。

今天起,金馬獎就是徹徹底底台灣自己的金馬獎。但是不是台灣人的?未必。那要看看台灣當紅藝人要往哪邊走。

比如,「南方車站」的桂綸鎂。

如果只是退出金馬奬,事情還比較少。但是,大陸同時宣布,今年的「金雞百花奬」將在11月23號舉行。這一天,和金馬奬頒奬典禮同一天。地點,廈門。台灣的對面。這就非常非常的刻意。這個動作,不只是要抵制金馬奬,而是要取代金馬奬。1123,两岸的兩個電影頒奬典禮,都有實況轉播,請問:你要看哪一個?

更重要的是:如果你是華人圈子裡面的重量級藝人、導演,請問,你要參加哪一個?

北京正式逼迫所有的華人娛樂圈表態。大陸的藝人,就算了,不要為難他們。香港的藝人,也算了,不要為難他們。但是,台灣的藝人呢?怎麼辦?手心手背都是肉。

長此以往,金馬奬就只剩下「本土劇過氣藝人」,不只本土,非常非常土。

曾經,台灣是全球十五億華人流行文化的發動機。台北流行什麼?曾經主導了華人的品味。在台灣,最紅的歌手、演員、作家、華人流行文化的發動機。台北遊行什麼?曾經主導了華人的品味。在台灣,最紅的歌手、演員、作家、影視產品,就是全球華人世界最紅的。海外的華人歌手、演員、導演,都要來到台灣接地氣,然後站上世界的舞台。

那是一個多麼開闊的世界?但是,在一個本土包裝的台獨運動驅動之下,這個發動機已經發不出任何的電力了。它死了。

前幾天,我意有所指的公開呼籲,向劉德華、張學友,甚至,李安說再見。如果聽不懂的,現在應該都懂了。今天開始,金馬奬跑不出台灣了。

悲。至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