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天:指定倖存者
▲《60天:指定倖存者》脫胎自美劇《指定倖存者》,是2019年度不容錯過的必追好戲。(圖/影集劇照)

《60天:指定倖存者》是今年夏天劇型繁多的韓劇佳作中,粹煉最通透、主題最深邃的輝煌之作,首集以國會議事堂恐攻爆炸大韓民國總統與大部份內閣閣員當場罹難揭開序幕,一登場的石破天驚已經強勢地攫取眼球,池珍熙在口碑劇《Misty謎霧》相隔一年之後回歸,出飾在此驚濤駭浪局面下依憲法繼承順位指定的「劫難倖存者」:一個臨危受命成為為期60天「代理總統」的環境部長。全劇發展軸線開高走高,戲劇張力逐次堆疊,情節鋪陳所帶出的主題關照面龐大、尖銳、出人意表,第八集前以「事件」做為「載體」,挖深諸多赤裸人性的複雜面相,緊湊密集地勾勒出多場引人動容的「大是大非,可歌可泣」,戲的後半段隨著恐攻真兇的追緝,以及背後所裹捲陰謀的揭露,懸疑、驚悚、詭譎等元素比重抖增,看得人坐立難安無法抽離,將「娛樂刺激,高潮迭起」的表象與「犀利刻劃,直指人心」的內涵完美結合,整體成績斐然。

《60天:指定倖存者》脫胎自美劇《指定倖存者》(Designated Survivor2016),卻在關鍵層面上示範了一次不可思議的,肌里大幅更易的「翻拍奇蹟」,在原題材上茁長出更形壯闊、強大的面貌,儘管在《WWW:請輸入檢索詞》、《檢法男女2》、《德魯納酒店》、《天才醫生車耀漢》等人氣夯劇前後夾殺的聲浪中略顯寂寞,卻絕對是2019年度不容錯過的必追好戲。

紅火繁盛的影視市場對題材的饑渴是持續的,成功的大熱IP「紅到海外」是常見的事,但叫好叫座的「翻拍劇」案例其實不多,韓劇翻拍《我可能不會愛你》、《家政婦女王》…都雷大雨小,日劇翻拍《Signal》、《Voice》都原味盡失,但《60天:指定倖存者》最引人入勝的第一個亮點,卻莫過於翻拍處理上的匠心獨運。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男主角人物設定上的改弦更張,美版的男一號基佛蘇德蘭出生入死了長達八季的代表作《24》(24:反恐任務)家喻戶曉也深入人心,但《指定倖存者》中出場的氣息、形象都跟前作太過接近,很多觀眾的直覺是「Jack Bauer走錯攝影棚了嗎?」。池珍熙的「環境部長」一身學者特質,原本對於從政已經水土不服,被依「繼承順位」黃袍加身之後,一開始呈現的迷惑、退縮、誠惶誠恐是合理的,顯得格外真實,演繹方式跟美版基佛蘇德蘭第一集已經能「昂首闊步,睿智裁斷」是迥然不同的。這個設定,是必要的也是值得喝采的,不是為了改而改,而是預設了讓核心人物在情節篇幅中「成熟」(蛻變)的空間,第三集鞠躬盡瘁的秘書長許峻豪以自己的被「免職」,勾出了這位被趕鴨子上架的菜鳥總統對於權力的理解與本能,教會了他如何「運用權力」的第一課(始終對權力無感、抗拒、閃躲的總統,如何能夠擔當得起撐起整個國家的重責大任?~即便只有60天),這段戲,發人深省至極,感人肺腑至極。

▲池珍熙在《60天:指定倖存者》中,精彩呈現出菜鳥總統的轉變。(圖/影集劇照)

這個男主角「人設」的調整,同時也進一步定調了整齣戲在「人心人性」、「人的價值」這些領域加重著墨的定位:代理總統在恐攻現場罹難者家屬面前,脫下自己的防彈背心對不對?無辜入獄的脫北者死在獄中,原本應該一往無前的人權律師,卻因為「總統夫人」的敏感身份而裹足不前,這算不算道德上的「罪」?第三集抗衡首都市長取消禁制的「總統令」當下不當下?這不只牽扯廣大相關百姓的自由,還必須顧慮60天後「最有勝算的總統候選人」不能留下污點…,諸如此類,在這些排山倒海層層壓下的情勢處境中,在錯縱複雜的國家局勢、政黨利益跟前,被衝撞,被漠視,顯得那麼脆弱而無助。然後,在所有幕僚都反對的態勢中,那個「對文科不熟」的代理總統一個人逐頁逐頁挑燈夜戰去研究偌厚的《大韓民國憲法》,獨排眾議地,終於還是頒佈了「總統令」…,那個燈下的背影,浮現出了一齣戲對於人性看待的結論,刻骨銘心,足為經典。

韓劇版第二個翻拍處理的成功,在於高度精確、寫實的韓國國情轉換,被拱出來當美國的代理總統,跟硬著頭皮代理韓國總統,所面對的一切怎麼可能會相同?《60天:指定倖存者》以南北韓關係做為聚焦,也將韓國在國際局勢中處處必須遷就、屈從的處境做了露骨、直白的描述,這已經展現了不保守依附於原著的格局和勇氣,戲裡精準的「背景還原」、「事件設計」也都可以體會劇本創作上所做功課的宏觀與紮實,凸顯了韓國在朝鮮統一議題的國內對立聲浪以及抗爭的暗潮洶湧、環保議題背後國際外力從各自利益著眼的針鋒相對…,這些做為情節發展的舞台與氛圍,凝重、有感得多,也更讓人入戲得多。開場不久的「北韓潛艦失蹤」一大段戲,戰爭繫於一念之間的「戲劇張力」營造得高明,整個過程中拉鋸對壘的信念賭注,烘托出對這個敏感處境的「代入感」,掌控得更是扣人心弦,這段戲最後,那個胖胖的背影傳真回覆,不只是一場震撼的戲的壓力出口,更鏡像了廣大人民對於和平未來的普世期待,以戲劇寓現實,視野、高度都頗教人肅然起敬。

▲《60天:指定倖存者》群戲居多,每位演員都有超常發揮。(圖/影集劇照)

再說說《60天:指定倖存者》駕馭敘事結構技巧的出類拔萃,對恐攻真相的抽絲剝繭,以及「代理總統」(以及他原本存在理念歧異,卻在風雨飄搖中建立起扶持情感的青瓦台幕僚們)所面對的政權爭奪陣營的風聲鶴唳,分別拉出兩條驚心動魄的故事跨幅,「故事線」之間卻又能巧妙地互為奇正,激蕩、發酵出籠罩性、感染性都更強猛的「氣場」,「緝兇線」危機四伏轉折出人意表,「政治線」峰迴路轉隨時變生肘腋,隨著劇情越往後發展,storylines間的交纏愈發密不透風,已經分辨不清來自哪條線的情勢更兇險更難測,這是看《60天:指定倖存者》最爽快也最欲罷不能的高潮,特別過癮。

《60天:指定倖存者》的劇本精彩絕倫,除了上述「敘事技巧」的功力非凡,戲裡的金句也多,第七集,歷盡數朝江山的老秘書長說:「你還以為我們可以用選舉來改變世界嗎?我們能換的只是青瓦台的主人。」聽在正被選舉佔舉了所有視聽、意念的台灣觀眾耳裡,理應格外感慨萬千。而跟上一檔的《WWW:請輸入檢索詞》異曲同工,《60天:指定倖存者》對於媒體立場的「正當性」也做了辛辣的檢測與指控,劇中幾次關鍵性的風波(風險)幾乎動搖國本,都來自於大眾媒體對「公器」功能的曲解、濫用(乃至甘被特定利益集團利用)的不純粹、不超然,第八集一句:「國民知的權利,怎麼也不能凌駕於國家的安全之上,這才是真正的『公益』。」聽得人猛點頭。

▲扮演秘書室長的孫錫久,是本圈討論度最高圈粉力最強的一位。(圖/影集劇照)

《60天:指定倖存者》群戲居多,由於劇本對所有角色的塑造出色,使得每位演員都有超常發揮,池珍熙的角色內化完整,骨子裡「學院派」的內斂、無爭,對比後來逐層添加的機敏、睿置、果斷、勇毅,讓人物的層次刻劃尤其立體、完整,演得沉穩從容,角色的「完成度」極高。許峻豪、裴宗玉、安內相等導師級硬裡子演員戲份不見得多,卻每一出場都自帶鋒芒,實質地為戲加分頗多。比較特別的是扮演秘書室長的孫錫久,顏質未若李俊赫,腕級不如池珍熙,卻貌似是本圈討論度最高圈粉力最強的一位,美加成長的獨特氣息,參演美劇經驗的表演風格,在眾多演技好手中顯得「存在感」特別突出,將這個原該八面玲瓏卻渾身狂狷,對罹難前總統懷揣深摯使命感的角色詮識得呼之欲出,令人過目難忘。

●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