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衝突不斷!立委黃國昌認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應該為失去民心,辭職下台。(圖/記者呂炯昌攝, 2019.7.29)▲香港反送中衝突不斷!立委黃國昌認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應該為失去民心,辭職下台。(圖/記者呂炯昌攝, 2019.7.29)
▲作為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及黨內政治明星,黃國昌對於黨的發展及路線問題始終迴避,最終導致時代力量的泡決化。(圖/記者呂炯昌攝, 2019.7.29)

最近時代力量很多紛紛擾擾,做為黨員編號第六號的創黨黨員的我感到不勝唏噓。其實,這個黨的成立,應該是一群集結了當初公民社會的不同力量成立的新興政黨,裡面的組織成員有原來學運團體的成員,也有參加過工運或其他社會運動的成員,當然也有很多是支持社會運動的律師。

時代力量在當初成立時,確實是要成立一個藍綠之外的第三勢力,在立場上面來說可能很多人都會與民進黨的想法走得比較近,不過,之所以沒有走到民進黨那邊,也顯然的表示與民進黨還是有所不同。但那時候就產生一個問題,選區協調與否的問題,政策與主張上又有何種差異呢?我記得創黨的重要人物林峰正與林世煜說,我們與社會民主黨的不同就在於我們願意跟民進黨討論選區與人選。

就個人而言,我當年在義氣相挺邱顯智律師下,喊出要選中和,選中和的最大目標唯有擊敗張慶忠,否則我跟這個選區淵源並不大。當然你一旦喊出要選的時候,就面對著當初地方人士對你的質疑,你是何許人也,為何可以空降來選呢?而在當初,又面臨的一件事情,林義雄先生對於梁文傑議員打算要選中山區立委一事的反對,由於林義雄先生是支持時代力量創黨的,所以當初就連帶地對林義雄先生與時代力量有很多反彈的聲浪出現。

作為當初時代力量的候選人,面對地方會被質疑的問題,而時代力量卻無法在策略或方向上跟民進黨做區隔或是無法說清楚,在這樣的情況下,如何跟民進黨談判呢?然而,當時時代力量黨中央遲遲未對這件事情有所回應。後來,筆者只好率先發難,聲稱要跟民進黨做切割,這樣的做法與其是在跟民進黨叫陣,毋寧是在逼迫當時的時代力量黨中央,對於候選人必須要有責任感,處理好選舉路線的問題。

猶記得在新聞出來後,在時代力量中央黨部,創黨大老林峰正、林世煜以及邱顯智與我有作過一個討論,當然還有黃國昌。那時候黃國昌感到非常懊惱,覺得跟民進黨的合作可能因為我的發言而破壞,但是我堅持的就是,如果我們什麼話都不願意講清楚,那要跟民進黨談,就是等待人家給你的禮讓,如此一來,對一個政黨的發展不會有好處的。換言之,時代力量部分人現在所堅持的,在當年我就提出了,其實如果不是時程的問題,但這樣的說法,當時沒有獲得認同。

其實,去年年底時,黃國昌也向我表達過,本次選舉必須跟民進黨把話講得更清楚,如果要支持蔡英文的話,要綁在一起選,那就要把條件講清楚。我非常贊成這種想法,只是時代力量的討論實在是太慢了!在私菸案出現後,表態支持蔡英文變成了一件非常急迫的事情,因為私菸案導致了很多人對時代力量的不滿,而時代力量總是以「不對的事情為何不應該揭露來回應」,但是多數人質疑的是時間點,以及處理的方式。黃國昌把這件事情當作一個政治秀場,每天端出不同劇本,府方每日只能被動回應。特別是,這幾年藍綠對立情勢高漲,如此作法就如同讓蔡英文的對手檢到槍,迄今關於私菸的各種訊息不管對錯還在地方人士的群組中流傳,影響不可謂不大。

黃國昌是個非常用心的人,而且能力強,表現非常突出,不過,黃國昌也是個讓人捉摸不定的人,但是如果因此把他打成不愛臺灣,我覺得這點也是太過分了。

而在創黨當時,其實黃國昌就是一個爭議。當時黃國昌遲遲不願意入黨的問題,讓我頗為介意,因為當初第三勢力除綠黨、社民黨外,還有姚立明要打算組連線。多次跟黃國昌討論,他都不能清楚說明何時要入黨,不免讓我懷疑,他其實是另有想法。記得一次在林峰正家吃飯,我最終拍完桌子後即離席,因為我不能理解做同志為何不能把話說清楚。

時代力量在該次選舉中,最後除了跟民進黨協調的三席選區外,邱顯智在新竹市,雖然不能打敗柯建銘委員,但是也在藍綠夾殺下獲得一定的票數,政黨票則是最後在民進黨急拉下,取得了兩席不分區席次,站上了藍綠以外第三大黨的位置。可是路線問題,黨要怎麼走,卻因三席民進黨未提名的選區都是素人明星,最終就沒有被大家討論清楚。

這樣的問題,這幾年來還是延續著,跟民進黨的關係則因為多種意見的不同,持續的變差當中,後來時代力量的提案竟然被認為是逼迫民進黨的一種方法了,因為民進黨不願意努力被時代力量給割走。

當然這些不同的提案,有些筆者認為有意義,例如一例一休的抗爭,如果勞權議題對時代力量是重要的主張,那有必要真的要抗爭到底,但是否需要在總統府前面靜坐的方式,其實是有討論空間的。但在其他議題上,時代力量作為一個小黨,從年金改革到反中國滲透上每種題目,都需要堅持自己的意見嗎?這麼做,只是讓黨團助理與成員,超量工作,提出來的議案如果沒有辦法妥協,最終也是無效。如此一來,通常只是創造一個網路上的相罵本,最終沒有辦法去落實自己的政見。

但是,時代力量沒有辦法處理這樣的問題,一如在去年選舉時,路線爭議也是沒有處理。時代力量的決策委員中,有支持民進黨的市長候選人的,也有人遲遲不願意表態的。當時,台北市為了是否挺柯文哲的問題吵翻天,但是決策委員會卻不願意去做成有拘束力的決策,這也讓候選人相當為難。事實上,只要作成決策也代表整個黨要去扛這件事情,就不會讓議員候選人在選區老是被問,你「們到底支持哪個市長候選人呢?」不過,如果從選票的結果來說,柯文哲能夠連任市長,不是時代力量造成的,而是泛綠選民的分裂造成的結果。

這樣的問題,在去年選戰結束後沒有檢討,拖到今年還是沒有辦法處理,最終爆發了林昶佐與洪慈庸退黨的憾事。當然有一個部份也是因為,黃國昌不願意討論,每次與黃國昌討論都會得到一個四年前,我所遇到的那種講不清的答案。但作為這個政黨的明星,黃國昌雖非決策委員,其想法仍然相當重要,尤其在關鍵時刻,任何拖延,都會讓這個政黨累積的基礎毀於一旦。而有決策委員認為黃國昌不是決策委員就不需要回應這樣的問題,這顯然就太過天真。蔡英文總統現在也不是民進黨黨主席,那蔡英文總統的所作所謂不會影響民進黨嗎?如果你是這個政黨最重要的明星,這問題就沒有辦法迴避。

最近,陳雨凡律師在臉書發文,認為時代力量近來的紛紛擾擾,源頭都是黃國昌路線的問題,她認為黃國昌路線就是犧牲區域立委的路線,我並不認為犧牲區域立委是黃國昌的本意。但是,黃國昌作為黨內明星,他的動向與想法,沒有辦法被了解,這件事相當嚴重,如果不能坦然面對問題,最終時代力量將會得罪更多選民,泡沫化也是必然的結果。

●作者: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教授、時代力量創黨黨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