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澤在片中演出有「陰陽眼」的警察。(圖/記者葉政勳攝)
▲邱澤在片中演出有「陰陽眼」的警察。(圖/記者葉政勳攝)

邱澤繼《誰先愛上他的》勇奪去年北影影帝,並入圍金馬獎之後的第一部電影《第九分局》,又有很不一樣的演出,他在片中扮演有「陰陽眼」的警察,沒想到原來在真實生活中,他真的遇過真有「陰陽眼」的同學。

他說:「曾經有過一個國中同學有(陰陽眼),可是他後來就慢慢沒有了,他那個開關好像會隨著時間慢慢關掉。我印象中他是感覺得到的,他沒有直接告訴我,但我們大家都知道他好像看得到。」

「有時候體育課或自由活動,外面下雨操場沒辦法用,我們就會去地下室,然後就會在那裏打球,有些同學在運動,有些不想運動的就待在角落聊天甚麼的,這時候你就會看到,他在跟我們聊天的時候,突然默默離開自己站的位置,但也不是不開心,他曾經跟其他同學說過,那邊好像『有人』,但我們那個時候,其實不太知道他在講甚麼?」

▲邱澤在片中演出有「陰陽眼」的警察。(圖/記者葉政勳攝)

邱澤也分享自己的「特殊經驗」,坦承睡覺常常會發生俗話說的「鬼壓床」,「有時候出去在飯店裡面,因為是一個人在外面,拍戲又真的很累,所以會遇到這個情況,睡覺時腦袋醒但身體還沒有醒,所以身體動不了,當下就很想用力讓手指或身體甚麼地方可以動一下,當可以動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是把皮包打開,把護身符拿出來放在枕頭旁邊,繼續睡覺,就真的有效了,不知道是不是身體醒了,那個腦袋和身體連結的神經就醒了。」

而這個護身符,正是邱澤的媽媽親自求來的,護子心切的她,特別去求了一個觀世音的牌子回來,交給兒子讓他保平安,因此邱澤很習慣將護身符擺在皮夾內,當他拿給記者看時,小心翼翼的模樣,可以感受到邱澤很重視媽媽求來的這個觀世音牌子。

▲這個媽媽求來的護身符,邱澤平常都放在皮夾裡。(圖/記者葉政勳攝)

不過,《第九分局》開拍之前,前輩澎恰恰也曾經警告邱澤,「他有說我們拜拜為什麼要用香?是因為香點了之後那個味道,是跟另外一個空間溝通的媒介,他也告訴工作人員,我們如果到山裡面,到野外拍戲的話,盡量不要單獨到旁邊去抽煙,因為你點煙的那個煙味,跟香的邏輯是一樣的,『他們』會靠過來!」大家是不是也寧可信其有呢。


【 NOWnews 今日新聞 】提醒您 吸菸會導致肺癌、心臟血管疾病,未滿18歲不得吸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