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參與台灣民眾黨成立大會。(圖/林柏年攝, 2019.8.6)

自從台北市長柯文哲,領銜成立「台灣民眾黨」後,挑戰2020立委選戰的態勢相當明顯。不僅在政黨成立大會後,就對外宣布32席不分區立委名單,將會全數「提好提滿」,按照政黨法規定,全台區域立委選戰,也得提名10席立委候選人,柯文哲針對提名策略也巧妙回應,表示有分兩種方式,「一種是提名會當選的人」「一種是提名讓別人不會當選的人」,雖然柯文哲隨即改口表示,會提名「會當選的人」,不過現階段柯文哲的區域立委提名戰術,似乎與他當初的說法有所不符。

▲台北市長柯文哲下鄉走透透時,欲投入區域立委選戰的何景榮(拿書者)隨侍在側。(圖/柯粉俱樂部提供)

以柯文哲可能較能展現影響力的北市立委提名為例,現階段傳出前北市社會局機要秘書蔡宜芳,將投入松山信義區立委選戰;市府顧問、身具民進黨籍的張幸松,則要投入文山南中正區立委選戰;新住民第二代、十大傑出青年何景榮,則是要投入中山北松山區立委選戰。其中松山信義區民進黨已經提名新潮流系的市議員許淑華,而文山南中正區則是提名新潮流大老吳乃仁的姪子吳怡農,柯文哲的提名策略,似乎都在在針對的平時針鋒相對的新潮流派系而來。就連民進黨尚未提名的的文山南中正選區,柯文哲還特別屬意身具民進黨籍的張幸松,似乎還藉此反吃民進黨豆腐。

最具影響力的台北市,身為台北市長的柯文哲,現階段只提名三席?而且都不是所謂他所熟悉的柯家軍?可想而知,這些人都不是柯文哲的首要選擇,他的首要選擇,都是那些他曾經倚重的輔選大將,那些市府官員。北市府副發言人「學姊」黃瀞瑩、觀傳局長「大熊」劉奕霆等人,但隨著這些幕僚出戰意願不高,柯文哲不只一次在公開場合表示,他對於這些幕僚「想要安逸」「參選意願不高」感到滿感傷的,證明各大幕僚出征區域立委的意願不高,不過背後都有脈絡可循。

▲台北市長柯文哲與北市府副發言人「學姊」黃瀞瑩。(圖/NOWnews資料照片)

試想,柯文哲領銜組織「台灣民眾黨」時間至今僅僅一個多月,加上柯文哲之前並無心經營地方樁腳勢力,現階段靠的只是各地方的「柯粉俱樂部」經營地方,地方勢力遠遠不及國民黨及民進黨深耕已久,依靠地方勢力的區域立委,要怎麼能夠撼動藍綠?此外,選舉的經費來源也是一大問題。柯文哲不願透過自身魅力,再走當初「競選小物小額募款」的老路,要求想要投入區域立委的人,自行募款且得替「台灣民眾黨」募集相關行政經費,對於這些首次投入地方選戰的新手幕僚們,壓力是何等巨大?

區域立委募款有個不成文的機制,「捐款者們不會捐款給未來不可能當上立委的候選人」。由此可知,這些代表「台灣民眾黨」投入區域立委選戰的候選人們,要募款是一件多麼艱困的事?在柯文哲不願透過個人魅力募款的情況下,如何說服這些可能沒什麼經濟成本的年輕幕僚,投入需要非常花錢的政治選戰中?柯文哲又如何能強求這些年輕幕僚義無反顧投入選戰?

另一個戰場,「不分區立委」。

即使是只要填上名字的不分區立委,或多或少也讓柯文哲相當頭大。透過政黨票所產生的不分區立委,也被柯文哲列為2020立委選站的主戰場。區域立委,大多是在專業領域有極高的成就,但無法藉由地方勢力及選票,成為立委進入國會進而改變國家,所以各個政黨都會將相關人選放入不分區立委名單。而因為政黨票就是個人魅力的展現,柯粉們可以因為支持柯文哲,進而把政黨票投給台灣民眾黨。可是,這些不用經過區域立委選戰歷練的人選,似乎只想「站著茅坑不拉屎」。「只想要依附柯文哲的個人魅力進入國會」「卻不想要負擔任何黨務募款」,這就是現階段,想要加入柯文哲不分區立委名單人選的寫照。

募款,成了柯文哲與台灣民眾黨現階段的最大罩門。募款成為民眾黨成員中最艱難的一件事,但大多數的人卻不想要負擔這樣的責任,卻想成為立委進軍國會,或者想在民眾黨內掌權。或許柯文哲在創黨期間,就從未想過募款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但從現在開始,柯文哲會慢慢體會一件事,就是「沒錢不要想玩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