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楊海彥(左)、羅海樵(右,筆名瀟湘神)談論台灣在地有趣的妖怪傳說。攝影_鄭芊芷
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楊海彥(左)、羅海樵(右,筆名瀟湘神)談論台灣在地有趣的妖怪傳說。攝影_鄭芊芷

《哈利波特》中的霍格華滋魔法學院為人熟知,在現實中也有多處魔法主題公園,頗受人追捧。今年2月起,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與國立台灣文學館三方合作,打造全球首個妖怪學院。如哈利波特在霍格華滋學習魔法一般,台灣各地對妖怪感興趣的人,也能零門檻加入妖怪學院,學習並「切磋」妖怪學。

瀟湘神(中間者)手持文獻資料,向參與者講述公館蟾蜍精的現代面貌。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_提供
瀟湘神(中間者)手持文獻資料,向參與者講述公館蟾蜍精的現代面貌。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_提供

妖怪學院的前世今生

「妖怪學院:妖異文化實驗場」作為一個開放的共學平台,每月舉辦不同主題的講座、工作坊,邀請不同領域的藝術家、研究者齊聚以舊空軍總司令部為基地的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互相交換有關妖怪的經驗,共同學習。甚至也進行校外教學,舉辦「尋妖小旅行」活動,探尋在地妖怪文化,串聯古今記憶。

實際上,妖怪學院成立的主要目的之一,也是為推廣7月開始展出的「亞洲妖怪與當代藝術特展」。國立台灣文學館曾在2018年推出臺灣鬼怪文學特展「魔幻鯤島,妖鬼奇譚」,梳理台灣的鬼怪傳說,今年也希望在北部延續類似的展覽路線,於是與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一同合作。

與之前的鬼怪文學特展不同,亞洲妖怪特展將更強調妖怪文學作品和創作者的地位,運用視覺和藝術的形式,展現更形象化的妖怪,而妖怪學院產生的策展論述,可以巧妙說明形象化的過程。身兼妖怪學院院長,同時又是策展人之一的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瀟湘神表示,本次特展將挑戰展示小說及作者的風格,大家可以期待。

參與者向花蓮的撒固兒部落前進。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_提供
參與者向花蓮的撒固兒部落前進。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_提供

戶外教學 揭開妖怪的現代面貌

妖怪學院不僅吸引妖怪愛好者及研究者,也與在地人產生記憶的連結。今年3月份,瀟湘神帶領20位妖怪學院的「學生」走向公館煥民新村的蟾蜍山,一探公館蟾蜍精的秘辛。在現場的「學生」中,瀟湘神發現一對六七十歲的夫婦,一問才知原來其中的丈夫曾在蟾蜍山當兵,聽說有這個活動就想知道蟾蜍山上有什麼樣的妖怪傳說。瀟湘神說,當妖怪涉及在地文化的時候,在地人也會想要了解妖怪,記憶就開始彼此交錯、穿插了。

除此之外,妖怪學院戶外教學的場地最近也搬到花蓮,實地探尋花蓮巨人阿里嘎該。阿里嘎該流傳於阿美與撒奇萊雅族的傳說,身材高大、擅長變身的法術,還會吃食小孩內臟。阿美人和撒奇萊雅人受神明託夢,最終戰勝阿里嘎該,但他們沒有殺死阿里嘎該,因而得到巨人承諾只要每年在海邊祭拜,漁獲就會豐收,也就是「海祭」和「豐年祭」的由來。恰逢撒固兒部落一年一度的海祭,也讓大家有機會認識祭典和妖怪文化。

尋妖小旅行來到花蓮,在捕魚祭體驗部落傳統的捕魚方式。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_提供
尋妖小旅行來到花蓮,在捕魚祭體驗部落傳統的捕魚方式。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_提供

妖怪風潮背後 展現台灣主體自信心

不少人因日本文化的輸入而熟知妖怪,連「妖怪」這個詞彙概念也是由日本建構,來描述台灣的精、怪、鬼等等。但以瀟湘神為代表的一群人卻希望能以小說、遊戲各式各樣講故事的方式,推廣台灣在地的妖怪文化,這也是以研究妖怪為志的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立的初衷之一。工作室受邀為妖怪學院提供專業性的意見,也規劃如尋妖小旅行這類活動、工作坊及講座。

現代人或許覺得妖怪離生活很遠,是非日常的東西,但負責專案企劃的楊海彥卻說,妖怪其實就是結合了台灣人的生活方式和想象力。床母就是一個例子,床母平常在床頭守護小孩,但當有人觸犯她的禁忌時,就會讓孕婦流產。通常這些禁忌都是會讓孕婦受驚、受到傷害的事情,比如不能拿剪刀,這就是妖怪和生活很接近的解釋。

面對台灣是否有自己文化的質疑,瀟湘神認為妖怪就是一個很好的回應,「這個妖怪台灣才有,其他地方沒有,那台灣一定有自己的文化。」長期研究妖怪的他發現,台灣的傳統文化和記憶居然可以透過妖怪這種形式重新連結起來,甚至可被當做台灣國族想象的凝聚體。「很多人提到妖怪,馬上想到妖怪的娛樂化、商業化。但是事實上,妖怪真正重要的價值是透過妖怪,我們能重新建立起文化自信,重新討論我們的文化和歷史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