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機造價低廉,但卻足以引起飛安問題,已逐漸形成一種新型的戰爭態勢。圖為 14 日沙國煉油廠遭襲擊空拍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無人機造價低廉,但卻足以引起飛安問題,已逐漸形成一種新型的戰爭態勢。圖為 14 日沙國煉油廠遭襲擊空拍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沙烏地阿拉伯油廠遭襲,美國將矛頭指向伊朗,多年來,美國支持著沙烏地阿拉伯的空中防衛系統,在葉門內戰中已形成與伊朗支持的胡塞( Houthis )組織對抗的重要力量,但隨著重要煉油廠被偷襲,更多疑點與區域安全問題也隨之而來。

在過去幾年,胡塞組織陸續使用過無人機、短程彈道飛彈與沙國抗衡,多數都遭後者攔截。在這次的偷襲煉油廠事件中,該組織宣稱是以 10 架無人機精準空襲了 19 處目標,若沒有外力的支持,外界很難相信一個伊斯蘭的極端恐怖組織,如何能在短時間內猛然增進到這種軍事水平?況且所有攻擊點都在煉油設施的西北方,不太可能是從葉門,而更像是從伊朗或是伊拉克出發。

雖然無人機並非 21 世紀的新發明,但它的廣泛使用已逐漸形成一種新型的戰爭態勢,也引發更多國安上的問題。1980 年代,伊朗開始研發無人機的計畫,原本是為了進行情報行動和監視任務,然而隨著時間的演進,無人機也被賦予新的任務。站在戰略角度,無人機具有幾個優點,它們便宜、安全、可以從遠處操作,甚至發動攻擊,越來越多激進組織和國家將其作為監視或作為遙控炸彈的強效武器。

根據聯合國 2018 年的報告指出,胡塞組織的 Qasef-1 UAV 和伊朗的 Ababil-T 有許多相似之處,雖然伊朗矢口否認,但西方世界與部分波斯灣國家都相信,伊朗已將一定數量的武器或知識提供給胡塞組織;然而該份報告也指出,這 2 款無人機的射程只有 100-150 公里,離此次被襲擊的沙國石油設施有一段不小的距離,若這次任務真的是由無人機執行,意味著伊朗可能在無人機技術、使用範圍的大幅提升,可靠性也明顯提高。

聯合國調查人員認為,胡塞組織近期得到一套名為 UAV-X 的長程無人機,除了能攜帶 18 公斤重的彈頭,最遠還能夠飛行 1500 公里,範圍含括了沙烏地阿拉伯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根據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 SIPRI )今年 4 月發表的年度報告指出, 2018 年沙烏地阿拉伯國防支出佔該國 GDP 約 8.8% ,整體來說並不低,但沙國煉油廠被襲擊一事,不只衝擊了全球原油供應與價格,也讓外界看到,即便有精密的軍事佈署和龐大的國防預算,仍有可能出現漏洞。

以過去幾年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為例,許多時候恐怖組織並未使用高端軍裝武力,就足以造成傷亡與恐慌,何況要改裝無人機攜帶炸彈、或讓載具本身成為攻擊炸彈並不難;在科技多元發展的時代,威脅已經不僅來自於傳統軍事力量,還有各種令人防不勝防的非傳統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