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市、房價、租屋、房地產、不動產、買房。(示意圖/NOWnews資料照)
▲高房價導致出生率急凍,各總統候選人應該提出確切抑制房價的政策。(圖/NOWnews資料照)

台灣的總統大選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中,香港反送中的熱潮也正方興未艾。然而,其實香港與台灣都面臨同樣的問題亟待解決,那就是年輕人買不起房子。

香港政府日前呼應9月12日大陸《人民日報》的評論,將香港住房問題,列為此次反送中的「深層次矛盾」,港府宣布將針對香港高房價問題提出解決的策略,預計將開徵空屋稅。大陸學者指出,自2004年到2018年,香港所有職業的薪資增加63%,平均每年成長3.5%,但香港房價在這14年卻大幅漲420%,香港薪資所得遠遠跟不上房價的上漲。

那麼,且讓我們將視角切回台灣,8月26日是1989年無殼蝸牛運動30周年,巢運發言人彭揚凱指出,1989年時,台北市的房價所得比是8.58倍,但30年之後,台北市的房價所得比飆升至近15倍,換言之,現在的年輕人比他們的父執輩要承受更重的負擔。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表示,眾所周知全台的實質所得倒退16年、17年,除了低薪外,都會年輕人近年還得面臨中低端租金市場不斷上漲,再加上台灣九成以上房東逃漏稅,不願意讓年輕人去領租金補貼,目前租屋市場規模只有10%左右,其中雙北市有55萬多戶空屋,缺乏政策工具導向租屋市場。

巢運引述今年3月「世界人口綜述(World Population Review)」排出2019年版各國的出生率排名報告,台灣於200個國家中位列倒數第一,再加上2017年營建建署曾委託住宅學會針對六都房價負擔能力與生育率長期趨勢(2002-2017)進行研究,發現全國總生育率與房屋貸款負擔率呈現負向關係;亦即房價負擔能力越低,總生育率就越低,其中又以雙北市、台中市等區域較明顯。

上述的資料顯示房價的高漲,與出生率的低落有著必然的連動關係。巢運指出,如果政府認為「少子化」是「國安議題」,那麼高房價問題,就是導致少子化的凶手,更應視為「國安議題」。

事實上,到目前為止,國內有意參選總統的人士,大多針對這個議題有相當程度的論述,蔡英文2016年的競選政見就強調居住正義,說8年要蓋20萬社會住宅。但事實上,直到2020年,公宅新建完工僅有4萬戶,顯然緩不濟急。

韓國瑜8月29日的臉書國政直播中,則是提出自立成家基金、老青共居等構想,然而前者大約僅有500億元的額度,後者到目前為止也還僅止於構想階段,還要面對的修繕老屋、老青共居等相關問題的配套措施。總的來說,影響也有限。

至於預期可望於近期參選的郭台銘,除了提出小孩零到六歲國家養的減負政策外,也曾談過釋出公有地來降低房價的構想。

當總統大選逐漸淪為口水戰與負面議題的時候,全台灣2300萬人更希望看到的應該是總統候選人們少一點嘴炮、少一點攻訐,多拿出點牛肉、拿出點確切能夠讓民眾們日子變得更好的政策與政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