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知道答案
▲作者認為,學會與夢溝通,就是學會聆聽內在真實的聲音。(圖/Pixabay)

【本文由《寶瓶文化》授權刊登,摘自《夢知道答案》】

夢其實是一個有跡可循,甚至穩定連續的世界。頻繁出現的夢境,必然有著重要的意義。

夢是一個光怪陸離、支離破碎的世界,我們因而將夢視為異己。

然而,一旦對夢有了理解,你會發現,夢其實是一個有跡可循,甚至穩定連續的世界。

許多人會做同一個主題的夢,甚至重複做一模一樣的夢。這些頻繁出現的夢境,必然有著重要的意義。假若你學會了與夢溝通,學會了聆聽你內心深處的聲音,那麼你會發現,這些原本看來僵化的、刻板重複的夢境,忽然有了變化,有了成長。

同時,你的心靈也在成長。

夢是什麼?

作為知名的榮格派心理學家,申荷永老師說,夢是通向無意識的通道,「我一向認為,夢一定是積極的、補償性的、具有保護作用的。可以說,夢必然是來幫助你的。」

大多數人的意識和潛意識都處於嚴重的分裂狀態,這是這個世界總是陷入分裂狀態──譬如戰爭和衝突──的根本原因,也是無數個人的生活總是陷入分裂狀態的根本原因。

「最危險的東西來自人心,」申荷永老師說,「這不是因為人性惡,而是因為我們對內心所知甚少。」

心靈和諧的要義在於真實,而只有一顆單純的心才能捕捉到真實。但是,我們習慣了從規則中尋找答案,習慣了靠理性和頭腦去尋找答案,於是離自己的內心愈來愈遠。最終,我們會變得非常麻木,活得愈來愈不真實,心靈也因而愈來愈不和諧。並且,內心的不和諧一定會體現在自己與別人的生活中,結果是內心的不和諧導致了家庭、社會乃至世界的不和諧。

不過,不管內心有多麻木,我們至少還有一個途徑可以通達真實,這就是夢。

夢一開始會有些偽裝,它必須如此,因為麻木的我們沒有做好準備接受真實的資訊。如果我們準備好了,開始學會透過夢去聆聽內心深處的聲音,那麼夢的偽裝會逐漸褪去,真實的資訊最終會不帶任何偽裝地湧來。

由此,我們的心靈出現成長,走向和諧。

你敢不敢講一個你的夢?

一天,申荷永老師和親人A接待一名國外來的榮格派心理學家D。

A是一名軍旅作家,但他不喜歡榮格的理論,認為過於神祕;也不喜歡解夢,覺得夢過於凌亂,根本不值得信任。申荷永老師和A辯論過多次,都說服不了他。

他們兩人帶著D逛了一天後,晚上在賓館休息時,申荷永老師對A半開玩笑地說:「D解夢比我強多了,你敢不敢試試,講一個你的夢?」

他隨即講了自己最近做過的一個夢,夢境是他牽著一隻羊,走在一條水溝邊的路上,這隻羊在水溝裡喝了點水,還闖進路邊的白菜園吃了幾口白菜。

A說得很簡單,D一開始也沒有追問細節,而是問A:「這個夢讓你聯想到了什麼?」

D這樣講,是想用榮格常用的自由聯想法,引導A最終領悟到夢的真義。

但A對解夢還是很反抗,他說:「這能想到什麼?什麼都沒有想到!」

這時,申荷永老師對A說:「你這個態度不好,你怎麼會什麼都沒想到?你不就是屬羊的!」

這句話說得A不好意思起來,他對D說:「我是屬羊的。」

作為外國人,D沒有問A屬羊是什麼意思,而是繼續問:

「羊在你前面還是後面?」

「牠是自由的,還是有繩子牽著?」

「繩子有張力嗎?」

對話一直這樣進行下去,在D的引導下,A逐漸一點一點地講出了這個夢的所有細節。這時怎麼問問題,並不重要,D這樣做,其實是要在此時此地還原A做夢時的感受。也就是,他要透過讓A回憶夢中的所有細節,逐漸回到做夢時的氣氛中去,其效果類似催眠。

這個方法達到了效果,A愈來愈放鬆,愈來愈安靜,他慢慢地講出了一個關鍵細節:羊衝進白菜園,哇啦哇啦狂吃了一通白菜。

這時,A在夢中產生了兩種矛盾的感覺:一種是同情,覺得這隻羊很可憐;一種是內疚,因為夢中A知道自己是軍人,而軍人是不能拿老百姓一針一線的,更不用說讓羊到老百姓的菜園裡狂吃一通了,這是不能接受的。

於是,A也走進菜園,把羊抱了起來。

當講述到這兒時,A說,他現在還記得夢中的感覺,夢中他捲著袖子,所以上臂感受不到羊毛,但小臂緊挨著羊毛,羊毛很軟。

「你能描述一下你現在的感受嗎?」D問A。

「我覺得挺委屈的……挺難受的……」A說到這時,眼中已有淚光。

「好,你不用說話,可以試著好好體會一下這種感受。」D說。

D始終沒有要A詳細地講述他的委屈感,不過申荷永老師知道A的委屈是什麼。

他說,A兩歲的時候,被送給一個阿姨,因為這個阿姨沒有孩子。這種事情在我們這個國家很常見,但這麼做只考慮了大人的需求,而沒考慮孩子的需求,這對A來說絕對是一個很大的創傷。

申荷永老師說,夢中的羊毫無疑問就是A自己,而夢中的委屈感是A多年以來,一個很重的心理感受。這種委屈,其實是A對自己父母的不滿:「我什麼都沒做錯,你們為什麼不要我?」

作為作家,A的小說中,一個最常見的主題是打抱不平。看起來,這打抱不平是對別人遭到的不公正待遇的憤怒,但其實首先反映的,是A內心深處對自己遭到的不公正待遇的憤怒。簡而言之,他是對自己父母有很大不滿的。但這個不滿,他在意識上不敢充分表達,也不能坦然接受,於是把它壓抑到潛意識中去。但壓抑並不等於消失,相反地,被壓抑的事物一得到機會就會進行表達,尤其是一看到別人遭遇委屈,他就更加不能接受,忍不住要表達在他的小說中。

這個夢,很典型地說明了內在的衝突是如何表現到外部世界中去的。

▲資深心理諮詢師武志紅新書《夢知道答案》(圖/寶瓶文化提供)

●武志紅/資深心理諮詢師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