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姓女子在成大醫院進行縮胃手術,疑似醫師醫療疏失,導致術後近1年半仍無法出院。
▲莊姓女子在成大醫院進行縮胃手術,疑似醫師醫療疏失,導致術後近1年半仍無法出院。(圖/記者陳聖璋攝,2019.09.26)

台南莊姓女子107年4月在成大醫院進行縮胃手術,出院不到2天進急診室,至今1年5個月仍無法出院。莊女家屬怒控成大醫院醫師李國鼎醫療疏失;莊女父親氣憤說,「一個好好的、健康的人進去,結果變成這樣,1年多了還沒辦法出院」。

成大醫院回應,為體諒莊姓患者身體狀況,成大醫院團隊1年多來不僅全力照護、提供各項協助,並已多次協同醫病雙方進行會議,謀求紓解之道,且主動向衛生局申請調處,依調處協議,已確實執行對莊姓患者應有的照護;至於管灌問題,本院已妥為處理,但非造成莊姓患者長期住院的原因。

莊女胞兄表示,妹妹在107年4月26日接受縮胃手術,4月29日出院,當天稍晚就覺得怪怪的,4月30日人更不舒服,晚上開始發燒,5月1日狀況惡化,立即送急診;當天在急診室,醫師檢查完都沒說什麼。

疑是護理人員不會使用鼻腸管,灌錯管長達1周的時間
▲疑是護理人員不會使用鼻腸管,灌錯管長達1周的時間。(圖/陳聖璋攝,2019.09.26)

莊女胞兄指出,5月2日妹妹開始胡言亂語,李國鼎到了急診室竟未看妹妹,只是看電腦,恰好被父親看到,當下詢問李國鼎,莊女情況如何?李國鼎卻拋下一句「已交代其他醫護人員」,頭也不回就走掉。

莊女痛批,李國鼎手術完並未幫她裝引流管,出院前也未仔細檢查,5月1日進急診室,卻拖到5月3日下午大約2點多才裝引流管,引流管裝好後,大量膿湯就一直流出;妹妹5月4日血氧突然下降,陷入昏迷,送進加護病房,過了大約2周轉進普通病房。

李國鼎當時僅向家屬說,「手術沒做好」(疑似未縫合好,有2公分的開口),莊父問現在要如何處理?李國鼎回應,「等治療好,你們對我有何不滿再說」;莊父再問,到底要如何治療?李國鼎說,中央靜脈注射、裝鼻腸管、裝食道支架等3種治療方法。

莊父曾問李國鼎,為何沒幫女兒裝引流管?李國鼎拍著胸脯表示,「我就是太有自信」。

莊女開始實施中央靜脈注射,每次注射完約一週就發生感染情形,多次注射均發生感染,如此反覆發生感染;遂於107年7月23日手術安裝鼻腸管,隔天開始灌食牛奶或水,家屬卻發現灌完牛奶1至2小時後,就從引流管流出類似牛奶的物質。

家屬不斷問醫師及護理師,得到的答案都是「沒問題」,直到7月30日,有一位護理師赫然發現灌錯位置;李國鼎怪罪護理人員,而護理人員竟推說是看護灌錯,事後成大醫院坦承疏失。

成大醫院108年6月12日請家屬及病患進行協調,莊女胞兄指出,李國鼎提出要妹妹進行手術(類似割腸補胃);此時一位秘書室職員語帶嘲諷的說,妳已經可出院居家療養或轉院,幹嘛賴著不走?莊女胞兄制止這位秘書室職員,不要再用言語刺激病人,但該名職員仍繼續講。

協調過程中,面對家屬的質疑,李國鼎曾情緒激動大聲駁斥,「我哪裡有疏忽?」莊女家屬認為那一場協調會,根本是設計好的,重點是要趕走病人。

108年7月2日莊女進行每月1次的電腦斷層掃描,7月3日李國鼎巡房,莊女問照的結果如何?李國鼎回,「沒怎樣啊,還是這樣啊」,莊女繼續問,現在要怎麼辦?李國鼎突說,「看妳啊!不然妳去告我啊!」從那一天至今,李國鼎就不再為莊女檢查,成大醫院也不再為莊女做電腦斷層掃描。

莊女家屬在廣告車上懸掛布條,於成大醫院周邊抗議
▲莊女家屬在廣告車上懸掛布條,控訴成醫醫療疏失。(圖/記者陳聖璋攝)

成大醫院向衛生局申請調解,108年8月2日開調解會,成大醫院主張終止醫病關係,當日調解雖成立,莊女家屬隔了一週收到調解書,從內容發現成大醫院在卸責;莊女家屬在8月15日寄存證信函,請成大醫院更正調解書內容,成大醫院至今都不理會。

莊女家屬詢問律師,律師指出,如果不同意調解內容,調解即不成立,因此莊女家屬在108年9月23日開始以懸掛布條的廣告車繞行成大醫院四周;莊父質疑,「一個好好、健康的人接受手術,現在變成這樣,一定要一個公道,成大醫院要負責將我女兒醫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