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未滿十八歲不得觀賞瀏覽

您是否已經年滿18歲?

即時快訊

名家論壇》劉仕傑/上帝派來的天使

文 / 劉仕傑-2019-09-27 15:00:19
▲台灣以醫療外交作為拓展國際空間的方式。圖為今年蔡英文總統「海洋民主之旅」,訪問帛琉的畫面。(圖/總統府提供)
【本文由《時報出版》授權刊登,摘自《我在外交部工作》】

臺灣的醫衛實力在國際上備受肯定,自然也是政府推動外交工作的利器之一。

具體做法是由臺灣的醫院透過衛福部的合作計畫,「認領」一個友邦。例如,帛琉的醫衛合作就由新光醫院負責。新光醫院在帛琉的醫衛計畫面向廣泛,包括轉診、校園農場、醫事人員代訓及營養午餐等,其中又以轉診最重要。在醫療資源不足的帛琉,全國只有一家帛琉國家醫院(Belau National Hospital,BNH)以及少數診所,醫療資源主要由世界衛生組織(WHO)及美國、日本與臺灣等捐助。由於醫療資源不足且醫事技術人員有限,遇到較困難的手術或是複雜的疾病,病人往往必須轉診到臺灣就醫,轉診業務則透過衛福部派駐在帛琉的協調人辦理。轉診資源並非無限,再加上華航每星期兩班的直航班機意謂著機位有限,因此常出現僧多粥少的情況。就好比臺灣的醫院有「搶病床」的情況,帛琉病人到臺灣轉診還得搶機位呢!

除了新光醫院,臺灣還有其他醫院也在帛琉從事不同面向的醫衛合作。例如彰化秀傳醫院駐帛協調人負責社區健康促進,意即在當地社區用二○一○世足賽主題曲〈瓦卡瓦卡〉(Waka Waka)當背景音樂,帶領大家做運動並從事公共衛教。當時我身為大使館祕書,還曾奉大使指示,親自在社區體育館扮演類似「鄭多燕」的角色,帶大家做運動。

高雄義大醫院與義守大學則屬於義聯集團,二○一三年義守大學與政府合作,開設了學士後醫學系外國學生專班(簡稱義大專班),目的是協助友邦培育醫學技術人才。學士後醫學系需要讀四年,直到二○一七年才有義大專班首屆畢業生。

說起首屆畢業生,對我們的友邦來說可是件大事,當時的帛琉衛生部長與教育部長帶了一批國會議員來臺灣出席義大專班畢業典禮(有點類似臺灣爸爸、媽媽從南部上臺北參加小孩畢業典禮的感覺,非常溫馨)。當校方公布第一名畢業學生來自帛琉時,帛琉衛生部長及其他官員都與有榮焉,第一時間就透過臉書分享這則好消息―第一位從臺灣畢業的帛琉醫學生,而且是第一名畢業!咱家出醫生了!

這位帛琉的衛生部長羅邁斯(Emais Roberts)就是在二○一七年世界衛生大會替我們感性發言的兩位友邦代表之一(另一位是聖文森衛生部長)。羅邁斯部長對臺灣十分友好,他本人熱愛釣魚,精力充沛。那次他飛去日內瓦開會,抵達後,半夜寫電子郵件給我,說的就是要如何在世界衛生大會的場合協助臺灣。我在帛琉透過網路全程觀看他替臺灣執言的畫面,心中著實澎湃激動。我想他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打動了很多人。

談到義大專班,不能不談談「上帝派來的天使」這個故事。

二○一七年七月十二日晚上,義大醫院杜元坤院長帶著義大國際醫療部長梁正隆等人飛抵帛琉開會,此行的目的原要討論義大專班計畫。熟料,隔日清晨我接到緊急電話,帛琉總統府副幕僚長 Rebluud Kesolei 腦出血中風,需要緊急手術,否則短時間內有生命危險。

帛琉全國沒有腦神經外科醫生,羅邁斯部長馬上向幾個小時前剛抵達的義大醫院訪團求救。世事難料,有時候上帝要眷顧一個人,也得需要極大機運的巧合,梁正隆醫師恰恰就是神經外科醫師。

梁醫師本著救人天職,馬上義不容辭接下這個任務。但面對完全不熟悉的病房環境、沒有配合默契的護理人員,這任務與其說是挑戰,不如說是賭注,而且沒有太大贏面。

梁醫師當機立斷,決定先設法進行「腦室血水引流術」來替病人降腦壓,否則命在旦夕。我陪著他在醫院的器材室東翻西找,雖說我是醫學門外漢,但從梁醫師的表情看得出來,他找不到合適的專業導管,或者說,進行開腦手術的專業導管。沒有導管,就沒辦法引出血水,腦壓就降不下來。一分一秒過去,我們只能祈禱。

總算到了最後,找到堪用的導管湊合。我對醫學器材完全不懂,但根據梁醫師的說法,「那根管子不應該拿來接在頭上的」。可是沒有辦法,那已經是我們當下能拿到最接近合用的導管了。梁醫師二話不說,換上手術服進開刀房。杜院長也跟著換上手術服,為什麼?因為梁醫師需要一個有默契的專業人士在旁協助,以完成這個接近不可能的任務。

手術時間很漫長,大家焦慮地在外面等待。總算手術順利,後續大使館接手全力協助,幾個小時內讓病人搭上醫療專機,在梁醫師親自陪同下,直接飛往高雄義大醫院接受完整治療。梁醫師在高雄再幫病人開了一次刀。一個月後,病人出院,他在重生的慶祝會中說:「義大醫生是上帝派來的天使。」

你說有沒有這麼巧?這個故事裡,病人要存活的機率有多低?「幾個小時前剛有臺灣的醫院訪團抵達」加上「訪團裡剛好有神經外科醫師」,只能說是奇蹟,或是神蹟。

除此之外,前線外交人員的努力也值得肯定,從大使、承辦祕書到外交部同仁,大家齊心努力,雖然處理過程中許多環節都遇到困難,卻沒有人以公務員的冷漠被動心態應對,才讓這個故事有了快樂的結局。

二○一八年的世界衛生大會很特別,臺灣民間有許多能量想要在國際上替臺灣發聲,看了很令人感動。我也常想到派駐在帛琉大使館那兩年,臺灣的醫療實力全球有目共睹,而我何其有幸,曾經在帛琉國家醫院的病房裡,親自見證來自臺灣的天使降臨並揮汗如雨。

●作者:劉仕傑/前中華民國外交官,曾派駐中華民國駐帛琉大使館及駐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opinion@nownews.com

NOW民調中心

想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