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US Trade
▲中美貿有望於 APEC 達成協議。(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股市連跌兩天。跌得很紮實。

兩天跌了800點。而且,第二天跌得更多。這不太尋常。連續兩天大跌,今年以來只發生過這一次。

不是只有美國股市。歐洲股市,英國、德國、法國,跌更多。一天大概都跌到3%。日本股市也沒有好到那裡。這不是股災。這不是突發性的危機、意外索引發的恐慌性拋售。不是。這項是多頭訊號結束的氣氛。

派對結束了。

很多投資機構已經在提醒會員離場。很多投資大師已經再三提醒高點已過,見好就收。基本上,全球股市幾乎都在歷史高點附近。在山頂上玩,風險太高。

2008年,華爾街爆發金融海嘯。全世界都遭殃。都變成美國金錢遊戲的受害者。全球經濟成長率創下1930年以來,最差的紀錄。然後呢?美國照例開始寬鬆銀根。QE。一Q再Q。藉著美元作為全球主要流通貨幣,美國聯準會以鄰為壑,用貨幣手段,解決經濟問題。簡單講,就是打開印鈔機。拼命印鈔票。讓利率低到不能再低。讓借貸成本低到不能再低。

然後,這個世界怎麼辦?沒有第二招,就是跟著美國一起做。讓通貨緊縮,變成通貨膨脹。大家一起印鈔票。吃類固醇。打蘋果光。體質很差,但是,臉色很好。國際經濟開始出現一種「虛胖」的假象。大家過著「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

成不成功?成功。至少,對美國來說,是成功的。其實,從1944年布列敦森林會議之後,美元,藉著美國戰勝國的優勢,成為全球貨幣基準,它保障了美國這個國家,有一種全世界獨一無二,保證可以挽救自己經濟蕭條的絕招:印鈔票。

但是,這一次,連印鈔票的手段都用盡了。連美國總統都天天指著聯準會臭罵,美國身處在政治、經濟的深刻矛盾裡。要在這種氣氛下,支援美國總統川普繼續和中國打貿易戰爭,看起來,已經辦不到了。

美國股市這一波的下跌,顯然是「有基之跌」。有基本面的下跌。一種因為基本面出現明顯偏空訊號,所導致的下跌。這種下跌,不會暴跌。而是一種重力加速度,逐漸加速的反應。如果跌勢確立,跌幅會慢慢地擴大。現在只是開始。

畢竟,美國股市已經站在歷史高點附近很久。眼下的總統,川普,又是美國歷史上最不尊重金融專業,最喜歡操作股市,最喜歡拿股市指數當作政績的總統。美國股市,現在本來就是難漲易跌。

美國經濟對於貿易的依存度其實很低。非常低。今年第二季,只有26.5%。同一個數字,中國大陸是29.6%。台灣呢:台灣是107%。這個數字,是指進出口貿易總量和GDP的比值,所得出來的係數。基本上,這個數字反映出一個經濟體的內需市場到底能夠承受多大的壓力。

美國、中國,都是製造業大國。美國的經濟量體雖然比中國大,但是,如果扣除服務業,中國的製造業規模,其實已經超過美國。但是,無論如何,全球第一大、第二大經濟體的,都是很有本錢打貿易戰的。貿易依存度這麼低,如果只看中美兩國之間的貿易總量、順差方向,就要判斷貿易戰的結果,準確度是很差的。

相反地,台灣這種高度依賴對外貿易維持經濟成長的經濟體,根本無法在貿易戰爭當中存活。光是對大陸市場的依存度,就算這兩年,受到中美貿易摩擦,市場結構調整的影響,稍微降低,但是,還是高達38.7%。

川普打貿易戰爭,以為可以用貿易戰爭拖垮中國。結果沒想到,打到拖垮自己的經濟,實在非常蠢。但是現在,經理人採購指數已經跌破50。更糟糕的是,製造業衰退,創下10年來最差的紀錄,這是大家對於基本面悲觀的主要原因。

七年之病,求諸三年之艾。擺脫這種「有基之跌」,需要耐心。這種悲觀,短時間之內不會好。再回頭看看台灣。台灣經濟研究院所發布的製造業景氣燈號,已經連續亮10個月象徵衰退的藍燈。其實,服務業也很悲觀。更悲觀。如果不是台商帶著資金撤出大陸避險,讓台灣的投資數字稍微美化,台灣的GDP表現將會非常難看。

比較樂觀的,反而是大陸。中美貿易戰爭,川普一直打嘴炮,搞心戰,自我催眠,講的天花亂墜,好像中國大陸的經濟快要崩盤了一樣。中國大陸有沒有受傷?當然有。很明顯, 「十三五」句話說設定的6.5%到7%的中高速經濟成長已經達不到了。今年可能勉強到六,明年可能跌破六。但這畢竟是GDP成長5%,或是成長6%的差別,這都是成長,對一個全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來說,都是非常高速的成長。差1%,確實只是成長速度快一點、慢一點的差別而已,又不是零成長,又不是負成長,這種唱衰,會不會太脫離現實?

看到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率不到六,好像吃了春藥一樣興奮,包括台灣在內,很多意識形態掛帥的政治人物真是瞎了狗眼。

川普的民調落後。川普正陷入另外一波的政治醜聞。川普的壓力非常大。二戰之後的美國歷史,有一個規則是確定的,絕大部分的總統都連任成功,連任失敗的只有四個。這四個,分析連任失敗的原因,共同點只有一個:經濟失敗。柯林頓說:笨蛋!問題出在經濟。這一句很有名的競選口號,就是送給他的對手,競選連任失敗的老布希總統。

我要講的重點是,下個星期, 13回合中美貿易談判就要重新展開。但是整個政治氣氛已經非常不一樣了。局勢對美國越來越不利。對川普越來越不利。美國勢必要在談判當中做出讓步。如果讓步不夠多,談判的結果就很悲觀。

誰來決定川普能不能夠連任成功?習近平決。再過一陣子,就會比較明朗了。

●作者:唐湘龍/資深新聞工作者、政論節目資深評論員、電台節目主持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