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立委參選人李永萍。( 圖 / 翻攝李永萍臉書 )
國民黨立委參選人李永萍。( 圖 / 翻攝李永萍臉書 )

我主張是「現狀修正版」。

老實說,這個問題讓我們非常糾結,現在台灣要突破「非藍即綠」的困境,能讓不同的聲音多一點表達的空間,然後找到一個和解的局面的話,或許「內閣制」相對有這樣的一個空間與機會。

但是我們已經在選總統了。從1996年選到現在,現在「選總統」已經是基本的概念與經驗。如果一名總統是這麼花力氣選出來的,如果我們最後告訴大家,這個總統是沒有實權的,大家可能會覺得,你們是叫我們選什麼?是選辛酸的嗎?

我覺得目前要教大家「不選總統」,是走一條說服力比較弱的回頭路,但是要面對行政院長「用後即丟」的消耗性問題,我個人覺得折衷方案是「恢復閣揆同意權」是一個比較可行的方法。

我覺得現在民眾對於「絕對總統制」沒有信心,因為贏者全拿,造成很多弊病,例如現在的蔡英文和民進黨,行政院和國會都是一手掌握下的表現,大家不敢苟同。我不是主張絕對的總統制,或絕對的內閣制,也不是維持現狀,因為現狀是不好的,我認為應該是「現狀修正版」,恢復立法院的閣揆同意權,因為這樣立法院的民意,才能比較制衡行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