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台灣的領導人必須從世界「局」與「勢」的角,選擇國家未來的途徑。(圖/記者葉政勳攝 2019.10.10)

康潤生/美國 NPIC 公司董事長、TAMC創投公司創辦人

距離二○二○年元月大選,僅剩三個月,各路候選人也紛紛就位。不論選民 喜歡與否,明年一月就要由這些候選人中產生「中華民國」下一任的領導人;雖 然候選人都各有其優劣點,但作為國家領導人,最重要的特質就是「領導統御」 的能力與對「局」與「勢」的洞察和決斷力。這兩項特質是超越黨派和意識形態 範疇的,但卻關係台灣未來幾十年可能的走向。筆者今年相繼在各大網媒上,發 表「台灣的失落、延宕、再起」、「中華民國到底得罪了誰?」與「國破山河在, 台灣今後怎麼辦?」等文,今再從目前世界「局」與「勢」的角度,看台灣未來 所應選擇的途徑。

若以公正的「觀大局」、「察趨勢」而言,領導者必須摒除個人的歷史包袱, 用冷靜、無私的銳利眼光,看清「台灣」從前走過的路,與現今世界客觀的環境。 何以要先回顧過去的來時路?就是為要避免走寃枉路,以致延宕或曠費時日;為 何要客觀深層分析現今世界局勢?實冀能為台灣訂定確實可行的行動方案。綜觀 今日台灣內部情勢,我們不得不承認它是一個極其嚴重撕裂的社會,是否能承受 並應付外部環境的急劇變化?答案顯然是「不能」。這實在是這次大選一個極其 嚴肅的課題,因為事關「中華民國」的存續。回顧既往,是要正本清源,回歸血 源、文化和歷史的傳承。在此氛圍的薰陶下,重新塑造「中華民族」的形象,並 堅實「中華民國」的凝聚力,期能再整旗鼓,因應外力的挑戰,這項任務該是下 任政府施政中的首要行動,重中之重、不言而喻。一任四年的期限是極其短暫, 而此項任務必須具有長期不可更換的制度與法律設計,不能因任何個人或黨派更 替,而改變此一國之根本大計。

若讀者熟悉以色列人的歷史,讀過聖經中的「出埃及記」及「民數記」,就明白以色列人出埃及、過紅海,進入迦南地前(也就 是耶和華神應許以色列民的美地,今日的巴勒斯坦),他們在曠野(今日的西奈半島)流浪漂泊約四十年。這四十年中,以色列人在做什麼?就是藉著更換飲食、 建立新的文化及生活習慣,讓這個民族重新被構成;除能應付各樣天然環境的險 峻外(西奈半島這一大而可畏的曠野,無糧食、無飲水、無牧草,除了天與地, 行走還是行走),更要預備好做一個真正過河的民族(希伯來人),藉著爭戰、進 入迦南地,並據有該地。同樣,若台灣期盼未來能立足於世界,在各式各樣的挑 戰中,嬴得一席之地,也必須是一個重新被構成的新族類;他們應是「中華民族」 的卓越延續,但又不同於古老守舊且被扭曲的中華民族。正如以色列人,在渡過 約旦河進入迦南地時,已完全有別於出埃及時的樣式,即便他們仍被稱為以色列 人。台灣若不經過此更換飲食、重新構成的過程,其他的施政不過是「為自己鑿 出破裂不可存水的池子」,徒勞而無功。正如國民政府遷台數十年後,其中不無 所謂的中興時期(如自一九六五年至一九九五年),台灣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具舉世傲人的經濟、民主、自由、民權等榮景,但可惜至終仍是落得一場空。

除回顧既往,另一項重點工作則是「觀大局」、「察大勢」。熟悉今日世界局 勢的人,都非常清楚台灣的處境,不論台灣自身如何努力,它不具備主導今日局 勢的能力,且影響力也微乎其微。換言之,台灣可做的頂多是順應世局,若連順 應都不自知不自覺,所剩下的便是被毀滅一途。何謂「大局」?筆者認為,就是 「兩個制度」、「兩種價值觀念」、「兩項行為模式」;何謂「大勢」?就是這兩個 範疇的相爭、相容、或爭與容並行。在台灣生長的數代人,所熟悉的不外乎是: 不完全但又自以為是的「美式資本主義」、「選舉制度」、「價值觀念」及「行政、 司法等政府制度」;而對源自共產主義所蛻變,又夾雜傳統封建思想「中國式社 會主義」的一黨專政制度並不認識,或有相當程度的誤解與排斥。這兩條路線各有其產生的背景、歷程、發展的途徑,所需迫切應付解決的種種內部問題,及其 所欲達成的國家社會目標與願景。

雖歷經四十年的驗證(一九八○年至二○二○年), 孰優孰劣,迄今仍難定論;但經數十年的共存,我們不得不承認:此四十年間全 世界所蒙之利,遠較戰後、「冷戰」及「後冷戰」數年(一九五○年至一九八○年) 強的多。因此兩大制度平行、共存,所產生全球一體化的資源配置,供應鏈的建 構暨人才的自由移動,肇致多數地區或國家人力較有效地被使用,全球生產力因而提升。世界各主要地區亦按全球化比較利益原則,各自尋覓適合自己最佳的經 濟發展途徑,並因而產生一連串產業結構的更新、蛻變、及重建。伴隨全球化產 業結構的改變(並仍在改變中),相應的各種文化、行為模式、價值觀念、法律 條文、人權、民權等訴求,也隨之而生並成為常態。歷經四十多年所構建的全球 化經濟、物質供應鏈及其上所衍生的行為、思想、文化等模式,絕不會因一時或 突發性的個人因素而改變。我們可由最近中美間的貿易戰、金融戰、貨幣戰、全 球性的戰略佈局,及區域性海洋勢力的角力等衝突預知;經過這一連串的摩擦,最終還得學習回歸在兩種制度、系統、思維模式下的共存、共榮之道。

換言之, 在這兩系統下,誰也無法讓對方絕對屈服,今後數年或數十年的摩擦或口語之爭 是必然的,也不會消失。然而越多的爭論,將會帶進更多的認識與相容。在此兩 種系統轄管影響範圍下,所代表的綜合實力(經濟、政治、軍事、文化等力量), 在過去四十年間之消長,的確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我們若細細分類,從太空領域的發展、北冰洋的戰略佈局、區域性地緣海洋的武力展示、聯合國及有關國際各 種社團的影響力、國內市場現有的購買力及潛在的發展力、人力資源供應的質與 量、對世界各區域天然資源的掌控、國防預算的花費、新一代各式武裝力量研發 及配置、核彈、氫彈、導彈等實力之各項競爭的領域中,在在看見代表兩個系統 下之中美兩大強權間的相互角力,誰也不敢忽視誰,誰也贏不了誰。上述各領域的競賽中,以統籌國家資源方面而言,我們不得不承認中國確實跑的比美國快。這也是美國領導階層近期在政、經、軍事摩擦中顯得更為粗糙、急躁的原因,且將中國列為其未來競爭的最大威脅。不可諱言,二戰後美國獨霸世界,超強的歷 史地位業已過去,可以「再次強大」,卻絶不可能再回到「獨霸」的地位。美國朝野,若不能儘速調整其心態,學習共存共榮之道,世界的結局或將因其等一意 孤行而落入極其衰退的局面。

處於兩大勢力,兩強或截然不同兩種制度下的台灣,如何選擇? (一)絕不可輕易選邊站,更不可充當任何一方的馬前卒,作為棋子被其利用。 設若無選擇一定要被某方利用,對方也必須付出相當的代價,作為補償。 (二)應智慧地扮演兩種制度間磨合的潤滑劑:台灣所實行的三民主義(民族、 民權、民生),而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大陸,已相當程度的站穩了其中兩 項-即「民族」、「民生」。今日世界各國又有誰能輕視中國的經濟實力及民族自 覺?台灣在歷經幾十年的民主運動後,在「民權」項目下,也有些許成就。同時 對美國憲法所揭櫫的「民有」、「民治」、「民享」亦有相當程度的瞭解及一定的實 驗經歷。因此,台灣可說在現今世界各國中(除新加坡外),是兩制度間最佳的 潤滑劑。 (三)在地緣、血統、語言、宗教、文化、文字、風俗上,台灣不可能長久脫離 一中原則。在「大一統」條件成熟前必需儘速完成「新族類」的再造,它是「中 華民族」卓越延續與再生。

台灣必須藉此次大選,開始一連串的「新中華民族」改造工程,包括思想、 文化、行為模式、價值觀等的重建,其所涉及的範圍是既廣且深。更須透過教育、 文化、宣傳、媒體、宗教、國家安全等單位,有系統且不間斷的努力,或能有所 成就。要知「中華文明」業經數千年的驗證,如何去蕪存菁、同時將西方文明經 得起考驗的優點汲取融合,進而產生適合「中華民族」卓越延續與再生的「民族 靈魂」,就端賴此項工程的成敗。要面對未來世局的嚴峻挑戰,若不在思想、文 明的制高點上有所突破,以台灣目前所擁有的資源、機會及國家實力,所剩的只 是「窮途末路」。 (四)應定位「中華民國」是「中華民族」(包括中國大陸、海外華人社會)未 來發展的希望,它應扮演在今後數年或數十年歷史旅程上的領頭羊角色。為證明 「台灣」有能力成為全球華人前行之路上的「腳前燈」及「路上光」。

新一任政府必需於未來四年或八年內完成: (1)絶對公正、公平、透明的司法及監察制度:目前現有制度及運作,需儘速 全面檢討和評估;主要負責人員的適用性,務期於選後選民容忍的黃金時期內, 重建全民對此制度運作的信心與信賴。 (2)誠信、廉潔、有效率的公務行政體系:短期內若非藉嚴肅的打貪、防腐的 霹靂手段,無法重建人民對行政部門的信任。中長期則須藉公務人員的培訓獎懲 等淘汰制度,重塑公權力的威信,「國家」、「責任」、「榮譽」等觀念必須深植於 各階層公務人員心裡。嚴格、公允的文官體制不允許任何黨派的破壞,任何非法 的臨時機構,及無任用資格的臨時政治任命,必須於短期內解除。回歸正常體制, 透過立法、監察機構定期檢審、加強並改良。穩定、嚴峻的文官體系及制度乃公 民對政府信任的必經途徑,也是必要條件。(3)立法、監察機構的自治及自律:立法委員的產生雖經全民直選,但綜觀歷 代委員代表,有見識、抱負、能力者實不多見,而人品、道德水準之低下卻為人 民所共知。君不見一些委員發言的膚淺、不用功、無專業知識,真如拙劣的一台 戲,實為國家亂源之由。委員們經常藉「言論免責權」無的放矢,散佈不實言論。 (4)人才是中興之本:特別是政府中優秀文官體系之產生,具備領導力的常任 文官,實關係上述民族再造工程之成敗。而擔負考選、任用、評估、升遷重任的考試院及其下各部會,這些年的成效如何?委員會眾委員中有誰熟悉、懂得並具 備人力資源規劃、訓練、追踪、考核、評估等專業知識?又有何人能說出國家培 育、養成人才的具體辦法和方案?空設衙門,又無任何具體成效,是考試院今日 現狀。淪為酬庸,冗員充斥,無所作為,且誤國家大事,這也是迫不及待急需重 整的任務。

大學有言「物有本末,事有始終,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國民政府遷台迄 今七○年,整個公務體系(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自李登輝前總統主 政起,迄今已淪落至荒涼、無能的窘境。期間的歷任政府,無論顏色、黨派,都 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也虧負過去先輩們「篳路藍縷」、「力挽狂瀾」、「救亡圖存」 的精神。八年抗日戰爭,中華民國雖然落後、愚昧、貧窮、無知,但尚有「以空 間換取時間」的微薄條件;今日台灣還有甚麼空間時間可言?若尚有一息機會, 期盼下一任政府能有「時不我予」的迫切感,以大破大立的霹靂手段嚴肅整頓, 或可為台灣尋覓出一條可行之生路、活路;並為另一個輝煌的「漢土」、「唐疆」, 奠定一可長、可遠的堅實碁石。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