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
▲高雄市長、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韓國瑜競選的名言錄最近又加了新篇,從3000公尺上要升國旗,大學生出國交換一年學雜費政府負擔,到要將故宮70萬典藏一次性攤開,來轟動世界。這種大鳴大放、不管可行性的言語,果然刺激輿論各界跳出來交相指責。

媒體、名嘴爭相呼籲,國家級的領導人要謹言慎行。所以「一言興邦,一言喪邦」突然成為網路上的熱搜詞。這能不能讓總統候選人好好反省不知道,倒是好多民眾趁機複習起好久沒用的《論語》、《孟子》,難得高中學過的古文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

講這麼多,政治人物會收斂嗎?

台灣的選舉語言,從來不缺開空頭支票。不管能不能執行,能造成爽感刺激特定選民的支持就行。特別韓國瑜這次強調的是「庶民經濟」,說的讓平民有感當然比專業更重要。

我們也必須公平的說,惹事的並非只有愛說爽話的韓國瑜,畢竟他只是挑戰者目前還沒掌握國家機器。反觀現任蔡英文總統面對民眾正式公投結果,仍選擇不予理會,照樣把自己的意志透過過半席次的立法院去通過跟民意完全不同的法案,這樣危害民意難道不是更加嚴重?

民選政治,只能保證政權是由人民選出,卻不保證人民不會選出奇形怪狀的首長。

所以專業能力或是慎思明辨,肯定不是候選人獲勝的要件。不然為何台灣全民主後20多年,我們還是會有這麼多令人搖頭的政客還在政壇裡呼風喚雨?

當然,民主選出令人搖頭的政治人物,也絕不是台灣獨有的問題。當今老牌的民主國家裡,美國的川普,英國的強生,都是民主選舉中有爭議卻成功出線的首長。

儘管民粹言論、強化衝突、甚至前後矛盾的風格令人擔心,但這些風格卻能樹立個人風格,足以確保能贏得選舉。這種深化支持,卻不必為整體人民謀福利的風格,正在全球蔓延…。

世界政治正在變化,當為強取政權而鼓動激烈言行的政治人物慢慢成為主流,可能也是這個世界動盪不安的最大變數。問題是,怎麼防範不讓這樣的偏見釀成悲劇?

這對台灣是個非常嚴肅的課題。政治人物失控,說話不算話,公然違背民意,這些早見怪不怪。但只是說說,被嘲笑是草包,是空心菜也就算了,如果未來我們出現了總統未確保個人私利而一意孤行,但體制卻無法阻止他們的瘋狂時,能怎麼辦?

是的,現在台灣的體制不僅不能讓他下台,還沒人可以監督。這就是我們現在的憲法!

其實挺悲哀的,我們憲法修改了七次,卻修出一個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長有責無權的怪雙首長制,七修八改,人民卻得到了一個只負責給權力,卻不能監督的總統。

很多人民不清楚。台灣總統上任的第一天,他就依法不再受監督與制衡。

公司的董事長再怎麼混,也要每年開個股東會裝個樣子,但全民選出的總統,完全不用,任期四年內,依法他可以完全不做事,不理任何人。

這樣的制度下,如果是產生像川普這樣的瘋狂強人總統。該怎麼辦?別忘了,希特勒也是民選上台的領袖,雖然是透過公民投票上台,但卻是以法西斯手段來認證繼承總統的合法性。如果我們的總統候選人未來隨口亂說,卻都可能成真,那麼這國家的惡夢就不遠了…。

我們知道不能相信政客,但如果連國家制度都不能監督住政客,那多恐怖啊!

我們該趁著人民的選票最珍貴時,集中關注總統有權無責,無法監督的現狀,逼迫政黨與候選人表態接受監督,否則不投票。

讓制度成為最後一道防線,防範恐怖政客挺而走險。

不然到時各種荒謬的政策真的施行了,那才欲哭無淚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