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宜民
▲國民黨立委陳宜民(左)為推女警道歉,但強調女警值勤當時未表明身分。(圖/NOWnews資料照)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偏偏國民黨的豬隊友,還不只是一、兩個。

楊蕙如事件讓藍軍「撿到槍」,短短幾天之內聲量就超過「下架吳斯懷」。距離投票剩下一個多月,這原本可能是國民黨最後一個能加分的議題,沒想到國民黨短短幾天就把這個議題玩完了。

為了延續民進黨花錢買網軍的議題,國民黨立委陳宜民等人6日上午前往外交部抗議,結果因為陳宜民推女警、陳玉珍被大門夾到手指送急診,網路風向迅速急轉,陳宜民、陳玉珍成了新的新聞焦點,兩人網路聲量都直逼楊蕙如。

這幾天,網路上瘋傳的是陳宜民有沒有說謊、陳玉珍是不是裝病、特權、有沒有影響其他病患的權益?楊蕙如一夕之間成了過去式,沒人再關心楊蕙如與綠營的關係。陳宜民跟陳玉珍成功的「下架楊蕙如」,把所有的砲火都引到自己身上,讓楊蕙如跟民進黨脫離暴風的中心。

陳宜民有沒有錯?可以分幾個層面來看。

首先,立委到外交部見部長,部長可以不見,但是不適合用警察來擋、不讓立委進門?至少沒有聽過先進民主國家有類似的例子(不知道香港有沒有)。或許外交部更有國際觀,可以舉些例子告訴國人這也是「國際慣例」?

外交部當然不是立法院、不是立法委員自己家,立委自然不能如入無人之境,但立委代表民意、監督政府,如果每個機關都可以隨意動用警察,拒立委於門外,那還談什麼監督、什麼民主?不想見、不敢見的人就叫警察攆出去,那不叫政府,那叫衙門。

其次,女警被推的畫面當然委屈,但雖然有旁人說明「她是保六的」,但著便衣的女警本人並沒有依《警察職權行使法》的規定出示證件表明身份、告知事由,也是事實。要告陳宜民妨害公務,多半不會成立。

第三,陳宜民是學者出身、擔任過大學的副校長,算是個斯文人。如果不是認定對方是警察,應該也不至於拍掉對方的帽子也不說聲抱歉,粗魯的去推一個不相識的女子。雖然女警沒有表明身份、告知事由,但陳宜民也知道對方是警察,才有相應的情緒跟動作。

陳宜民的動作,如果是發生在立法院,100%是陳宜民對;如果是在街頭大陣仗的衝撞,大概也不會有人苛責陳宜民。但陳宜民是在沒有激烈衝突的情況下,對女警有過激、粗魯的反應,社會觀感就非常負面。

但選舉畢竟不只是講理,選舉是一連串議題攻防、標舉價值的過程。

國民黨立委卯上外交部,根本的原因是選情低迷,民進黨上下統一口徑切割楊蕙如,外交部是僅存可能的破口。而外交部的作法,就是緊閉城門,絕不接戰。

按理講,藍委應該理解自己的作為,只是要延續楊蕙如的議題,讓這把火不至於熄滅;既不可能讓議題再創造高峰,也不應創造新的議題、拉出新的戰場。但國民黨上下沒有頭腦清楚的操盤手,第一時間沒人叫陳宜民道歉止血,接著又大陣仗探視陳玉珍,讓衝突成為新的焦點;延燒兩天之後,韓國瑜再公開要陳宜民道歉,為事件的聲量再添柴火。

更有甚者,在陳宜民已經發文道歉之後,國民黨中央今天還發出新聞稿,以「貌似路人甲或怪阿姨」形容該名女警;根本就是提油滅火,讓原本可以落幕的爭議,重新被放大檢視。

從一開始的楊蕙如事件,搞到整個焦點完全被逆轉,民進黨反守為攻。藍綠兩黨的戰術有雲泥之別,國民黨選情淪落至此,又豈只是因為一個陳宜民而已。

●作者:單厚之/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