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蕙如
▲蘇啟誠案調查再啟,卡神楊蕙如以關係人身分被警方移送。(合成圖/翻攝自蘇啟誠,楊蕙如臉書)

在5G的催生下,網際網路的生活即將與真實人生相互結合,似真似假的虛擬世界雖然讓人們企盼未來烏托邦世界的美好,卻完全無法規避真實人生與惡的距離。網路人生雖然虛擬,但是人民之間因此受到的暴凌與欺壓,卻是遠遠超過真實世界的效應與傷害。

重傷選情

外交部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自殺事件,如今看來完全是受到網路的輿論暴凌而起,甚至是企圖扭轉焦點,推卸責任的政治性暴凌所致。

北檢起訴後,民進黨的策略除了讓楊蕙如好似自人間蒸發了外,就是「閃避、閃避在閃避」,「推託、推託再推拖」的忍者龜戰術,除了企圖等風波平息外,更不斷地用藍營民代與警察衝突的片段企圖轉移焦點這就充分說明了這個事件對於民進黨的影響很大,蘇啟誠自縊事件就去年討厭民進黨的主要事件之一,如果不趕快切割止血,讓去年討厭民進黨的氣氛再度回來,蔡總統看來十拿九穩的連任之路,將動盪顛頗甚至陷入撲朔迷離中。

如何處理楊蕙如更讓民進黨陷入兩難局面中,如果要輕輕放下,忽略不見,民進黨受到民眾厭惡的感覺又會再回來,尤其這種有酬勞的網軍承認咒罵、侮辱以及要人去死的言論除了已經涉及人格污辱外,又是由檢察官所認定者外,更像組織性殺人,民進黨實在已經難逃民眾的質疑,還在推託其實是最不好的面對態度。

相反的,民進黨如果直接翻臉無情的譴責與切割網軍,甚至開除楊蕙如黨籍,這豈不是承認謝長廷在蘇啟誠事件中有很大的責任,甚至承認楊蕙如確實鼓動民眾威逼蘇啟誠自殺,這將讓過去幾年透過網路積極聲援民進黨的民眾有所不滿,甚至很多民進黨的政治人物本身就是網軍的頭,這樣表裡不一豈不令人錯愕。

國民黨人士實在可以掌握這個機會,多多揭漏民進黨與網軍的關係,這將對於民進黨的選情有很致命的衝擊。

網路與惡的距離

網際網路商業化二十多年來,初始的目的在希望伴隨著經濟全球化的腳步推動知識的自由化、資訊的流通化以及國際交流的無國界化,但是隨著臉書、Twitter、PTT、LINE等等社交軟體與新聞網站的興起,還有直播與影片功能的加強,網路不再是單純的資訊流通工具,而成為行銷及促銷專家的最愛,行銷業者可以藉由螞蟻搬家的力量,聚沙成塔,鞏固自己忠誠支持者的動能,也可藉此呼朋引伴對於對手與敵人展開一場對抗與戰爭。尤其隨著網路的影響力不斷在年輕族群中深化著,網路的力量不僅已經對於人們有暴凌、騷擾與恐嚇的惡質化現象,甚至藉由「多數暴力」的力量欺負當事人甚至逼其自殺。

網路在群聚使用者力量上所產生的效應遠超過現實社會的原因,就在於網路具有跨越國界的特性,使得任何議題的被關注度不再受到地理區域以及時間的限制,使得議題受關注度成為無遠弗屆與24小時零時差的狀況出現,受到關注的議題不再像以往受到媒體的限制而無法持續發燒也因為這樣,社群網路的同溫層效應加劇了各式議題民粹化的現象,也在民粹化股動向,參與者為了得到同溫層的團抱取暖,就會讓言論走向對立的途徑進行。

此外,由於實名制並非網路使用的必要條件,在虛擬帳號名稱下,謾罵與暴凌的語言就容易出現,再加上問題帳號查核不易,這就像做壞事沒被抓到一樣,於是污辱、抹黑甚至空赫的言語都會出籠,如果再加上金錢的誘惑,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的情形就會出現了。此外,網路造假的情形層出不窮,更可以血口噴人、捏造事實、以偏概全或是栽贓他人,如果虛名罵人以及偽造情節傷害他人又無法得到立即的懲罰,這反而鼓勵了許多躲在鍵盤後面的人,自以為技術高竿,又沒有人注意更可以藉此謾罵,發洩情緒,甚至詛咒受害人,尤其很多與自己沒關係,不認識的受害人更使得許多網路族缺乏憐憫心,崇拜著網路上自以為是的正義。

民進黨該道歉!

●作者:蕭徐行/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