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鳴影品/《天堂》苦到要命 卻仍溫柔包裝

文/鳴影品
calendar_today2019-12-13 17:47:31

▲林予晞在《天堂的微笑》的表演極富彈性。(圖/TVBS提供)
▲林予晞在《天堂的微笑》的表演極富彈性。(圖/TVBS提供)
TVBS《天堂的微笑》劇情開展過了一半。女主角林予晞隨著病情愈發嚴重,甚至身邊落井下石的危機洶湧噴發,她種種表演面向愈具彈性,慌張時候且溫柔,憂心的雙眼總有溫度。「其實看起來最鎮定的,往往是最害怕的」,連這樣的故作鎮定,她也演得讓人心疼。菜市場裡,她突然失憶的困惑與失措,那一顆360度旋轉鏡頭,讓故事至此再掀巨大波瀾。

天堂的微笑 ▲《天堂的微笑》由林予晞、修杰楷主演。(圖/TVBS提供)

但整齣劇的鏡頭調性都是大量微柔焦色調的清新構圖,在室內有限空間也能取巧取景,畫面不停滯,因為生活記憶一直在向前累積;即便情節裡暗藏危機,導演姜瑞智似乎也想讓表面維持溫柔和平。

第8集裡,修杰楷和母親李璇發覺林予晞失蹤的一幕,鏡頭照樣是窗外透著逆光唯美;林予晞走投無路杵在公園裡,畫面依然陽光和煦。這都是所謂的天堂微笑吧?用彩色包裝紙一層層包裹內裡早已長滿扎針的刺。

有時候,記憶的丟失可能只是在心底被遮掩。當唐振剛找到困頓的林予晞那時,他撐出的笑臉,喚起她過往青春的回憶。那其它種種,是忘記了,還是真的想不起來。《天堂的微笑》這幾集下來,用腦癌危機,把林予晞周圍的角色們拉攏成一幅現在與過去交疊的人際網路。

▲林予晞戲中角色的病情愈發嚴重。(圖/臉書)

舊情人、新緋聞;老同學、新朋友;默默愛著妳卻說不出口、為了愛你什麼都做得出手;無論手足、牽手或伴侶。這部劇不時提醒觀眾:過去的歷歷在目什麼該割捨?什麼卻又不捨?現在手上的哪些最該珍惜?未來怎麼安排,你希望現在要留下的是什麼?

當林予晞再度意識到:「天啊,我的記憶,正在消失。」攝影師給了她的正面一個「運鏡推入」。是推進她的恐懼內心,也推出一道時間當下之前之後的時空穿梭甬道。有時候,記憶的丟失可能就真的找不回來了。不如在對方那裡留存吧,包括故作鎮定美好的現在,或者乾脆替對方編排好自己理想的未來輪廓。愛,應該是這樣嗎?故事還沒說完,彷彿她正退化的視力一樣,還看不清。

▲林予晞、修杰楷。(圖/TVBS提供)

林予晞在面對飾演婆婆的戲骨李璇,有一種以柔克剛的應對;和女兒相處從先前的焦急帶怒到如今童趣窩心;和飾演多年老友的黃尚禾、唐振剛又有種開門見山的直接坦然;當然,跟老公修杰楷的夫妻相守又暗藏生離死別的難以言明,她做足了該有的核心情緒。還有一個挑戰是,每回表演頭暈、視力模糊、昏厥、失憶各式狀態,原本容易落入俗套的表演模式,所幸她盡可能施展得更趨真實。

▲林予晞與李璇(左2)因為孩子教養觀念不合,婆媳衝突一觸即發。(圖/TVBS提供)

這集裡,方志友依然自然靈活,在先前面對母親病危已展現飽滿張力;這集受困電梯裡,面對唐振剛的激動壓迫,依然穩定。一路表演穩定的黃尚禾,對上有辦法吸聚觀眾焦點的小薰,仍是擦出另一股輕鬆幽默。收尾那場鳥瞰圓桌的全家團聚吃飯戲,詼諧逗趣。到目前為止,劇情沒有忘記多感染你一點溫暖希望。畢竟故事未完待續。

●作者:鳴影品/影評人、資深電影媒體工作者、台北電影節評審,採訪過坎城、威尼斯、釜山、大阪、羅馬等國際影展。曾參與劇本開發、娛樂整合行銷;影劇評論發表於臉書粉專「鳴影品」。著有《如果沒有見過地獄你會相信世界上真的有永遠》現代詩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NOW民調中心

離開團體爆紅!您覺得誰單飛後更加有人氣?

繼續作答

想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