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李兆立/小燈泡案的啟示

文 / 李兆立

calendar_today2019-12-25 18:40:42

▲小燈泡媽媽王婉諭請求法院判處兇手王景玉極刑。(圖/翻攝王婉諭臉書)
▲(圖/翻攝王婉諭臉書)

2016年3月,一個孩子在媽媽身旁,被路上的陌生人隨機選中,用極其殘忍的手段奪走了小小的生命,這就是震驚社會的小燈泡案。



昨天許多報導斗大的標題是「小燈泡媽媽王婉諭,請求法院判兇手死刑」,但王婉諭說的,真的遠遠不只是這些。


案發當時,時任總統的馬英九前往關切案情,王婉諭在深深悲傷中,第一時間所談的就是「社會安全網」。直到昨天,他花了更多更多的時間所討論的,同樣是社會安全網。畢竟三年多來,兩任總統都承諾建構更完整的社會安全網,而政府到目前的推動進度,大家滿意嗎?讓大家感到更安全了嗎?

死刑存廢,是每當重大兇殺案發生時,都會被重新討論的議題。這樣的討論方式既簡單直觀,又容易帶動情緒,難怪歷久不衰。

然而,更核心的問題是,為什麼台灣現行的法制明明就有死刑,也有人被判死,過去幾年也繼續執行死刑,為什麼悲劇還是一再發生?

現實是,社會目前所感受到的不安全,跟廢死的關係不大(畢竟還沒廢),真正該被討論的,顯然不是那些刻意引戰的內容,而是在這些引戰背後,長期被忽略的重要課題,例如:

我們可以多做什麼預防措施,來減少這些悲劇繼續發生?

當悲劇不幸發生,我們要怎麼協助被害者及家屬走下去?

如果這些加害人有一天仍會回到社會,要怎麼避免再犯?

包括司法、獄政、教化、輔導、社工等,政府做足了嗎?


相信多數人都能同意,刑罰只是手段,社會真正追求的是安全。特別是為人父母的,不只希望自己安全,更加在意給孩子一安全成長的環境。這應該也是為什麼,王婉諭一再強調社會安全網。

什麼是社會安全網?首先就是將司法、獄政、社工、教育等等面向連結起來,把那些可能因為處境艱困而犯罪的人「接住」,避免他們掉入犯罪者的深淵,從源頭做起,預防更多的犯罪發生。

而當犯罪發生,整個安全網一面要擔起協助被害人的責任,走過漫長的司法、調查、賠償、以及最重要的生活重建等過程;另一面要持續對加害人進行輔導,在監獄的懲罰不是要他繼續走上歧途,而是逐步走回正軌,讓社會不用再擔心受怕。

王婉諭是第一位呼籲加強社會安全網的被害人家屬,也因此將社會安全網帶進了「司改國是會議」的討論,並在2017年8月的總結報告中被列為決議。隨後我們也看到,行政院在2018年核定了「強化社會安全網計畫」,重構「以家庭為中心,以社會為基礎」的網路。

而當我們進一步去追問,截至目前為止,整個社會安全網強化的實質進度,得到的結論往往是「方向正確,但還有很多努力空間」。例如,在協助被害人走過整個司法調查及情緒平復的過程中,現行的「財團法人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並未發揮足夠的功能,也因此司改國是會議也決議,在行政院常設「犯罪被害人保護會」,至今仍尚未成立。

我們更看到,常常位居社會安全網第一線的社工們,原本就要承受極大的壓力及工作量,卻總是被當成義工看待,不僅上級強加其他外務,讓工作負擔更加繁重,甚至還會被要求繳回薪資。雖然政府已經承諾要補充社工人力,但這些長年積弊要同樣需要改革,才能保障社工權益,讓安全網更加強健。

同為父母,那些我不敢往下想像的悲劇和痛苦,正在由許多爸媽們默默承受,我們無法真正體會,但應該有更多的理解。對於王婉諭站出來,指出社會安全網的問題,我只有滿滿的敬佩與感謝。為了自己,為了讓下一代安全快樂地成長,讓我們一起努力,別再陷入無益的引戰,而是面對社會安全網的缺失,攜手繼續找答案。

●作者:李兆立/時代力量智庫執行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共機頻擾台,您擔心嗎?

共機頻擾台,您擔心嗎?

繼續作答
金鐘55大預測!您覺得誰會是本屆視帝、視后?

金鐘55大預測!您覺得誰會是本屆視帝、視后?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