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外送員今(30)日於台北市政府門前控訴Food Panda。(圖/記者賴志昶攝)
▲多名外送員今(30)日於台北市政府門前控訴Food Panda。(圖/記者賴志昶攝)

多名外送員今(30)日於台北市政府門前控訴,Food Panda以內部制度變相要求外送員預繳高額款項才能送單,且在外送員自掏腰包代墊餐費後,仍不即時恢復外送員送單權力,更有系統「吃錢」的情況發生,受害金額最高可到上萬元。

根據外送平台業者內部收款制度規定,外送員帳號內所收款項若是超過5000元,會立即遭到系統停止派案;而等到外送員匯回款項後,又得在平日上午12時、下午6時以及週日上午0時等特定時間點才會結算,造成外送員在等待結算點前只能空等,變相喪失工作機會。

此外,在週末黃金時段時,系統更只設定1個結算點,造成週五下午6時到週日上午0時、週日上午0時到週一上午12時這之間時間,結算點的等待期分別長達30小時、36小時;而在聖誕節、跨年等外送訂單高峰期前,平台業者更會停止更新系統金額長達42小時,種種措施都在變相「暗示」外送員得先預繳高額款項,以度過系統長期無法更新的窘境。

▲數名外送員今(30)日於台北市政府門前控訴Food Panda。(圖/記者賴志昶攝)
▲數名外送員今(30)日於台北市政府門前控訴Food Panda。(圖/記者賴志昶攝)

「沒聽過要工作前,還得先墊錢的。」陳姓外送員表示,他們也是得要靠這份工作養家活口,但為了能夠順暢送餐,還得先預先匯款到專屬帳戶,才能避免事後遭到停權,等同要外送員先自掏腰包代墊餐費。

陳姓外送員說道,還有不少外送員反應,屢次在預匯款項之後發生系統錢包金額短缺的問題,受害金額從上萬元到數百元不等;他自己目前短缺金額就已累積8千多元,但在填寫公司指定的電子表單後,至今已逾1個半月時間,遲遲未獲得公司回覆。

另一名外送員也表示,Food Panda外送員雖有工會,但入會金額龐大,且懷疑是由資方成立,並不實質關心外送員權益,遲遲未幫忙勞工解決Food Panda系統的排班、吃錢、預儲等問題。

第三位外送員還說道,熊貓近期大量增加外送人力,但是在排班數量上卻沒有增加,也就是說,「我們不是不想上班,而是根本沒有班可以上」;公司雖然形式上拿掉組別,但是他們都心知肚明,其實組別還是存在,只要臨時有事休息個2日,可能馬上就會被調組別,之後下禮拜就會面臨失業或賺不到錢,這樣的狀況造成惡性循環,導致許多外送員的工作權益受損。

陪同外送員出席記者會的律師陳又新指出,由外送員的指控可知,Food panda故意以操作收款機制手段,迫使原已處於勞資關係中弱勢的外送員,除了承擔高交通事故風險,還必須以「預匯」卑微態度求生存;此外,Food panda拒不返還外送員預繳的金額,恐涉犯刑法第336條第2項業務侵占罪,得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外送員陳情,台北市勞動局勞動基準科科長陳昆鴻回應,外送員的定期繳回機制與累積收款金額上限等問題,屬於勞資雙方的合約關係,目前仍難以認定哪方違法;不過,勞工被系統吃錢的部分,應該具體舉證,若有違法將會依相關法規依法處理。

陳昆鴻也建議,Food panda外送員應提出勞資爭議調解申請,與資方討論出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同時,業者也應善盡社會責任,照顧好外送員應有權益。

▲台北市勞動局勞動基準科科長陳昆鴻(前排左)接受外送員代表、律師陳又新(前排右)的陳情信。(圖/記者賴志昶攝)
▲台北市勞動局勞動基準科科長陳昆鴻(前排左)接受外送員代表、律師陳又新(前排右)的陳情信。(圖/記者賴志昶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