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超過一年的風風雨雨,韓國瑜以超過260萬票的差距落敗,隨著他的慘敗,也正式宣告2018年10月襲捲全台的韓流消退。但綜觀整場選舉,韓國瑜並非一路被壓著打,曾經他也是讓綠營人人聞風喪膽的狠角色,深入綠營票倉三重、台南,都有效拉高國民黨候選人的得票率,究竟他是如何一步步從當時的台灣政壇人氣王走下神壇的?

個人風格來看,韓國瑜的優點在於他很草根、接地氣,常有經典狂言,一句話打中人心。但缺點就是他實在草根過了頭,從行程遲到、遲到久了乾脆取消行程、說話不謹慎,常常隨興拋出他個人未經內部討論的構想,引發社會反彈,在在都顯示他或許可以藉著神來一筆的表現得到大眾喜愛,填補他個人風格不夠細緻的失分,但在總統大選這種不光不能失誤,還要祈求過去身家清白、避免被挖出的殘酷戰場。即便韓國瑜在選戰末期有逐漸校正的趨勢,整體而言仍有待改進,更遑論選戰末尾他的選情不樂觀,祭出了稱飲鴆止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民調蓋牌,短時間內免除被唱衰的煩惱,但長遠下來的傷害是難以估計的。

而韓國瑜個人風格不夠細緻,整場選戰都找得到蛛絲馬跡,舉凡講了政治不正確的笑話、辯論時反嗆提問媒體,甚至到了敗選後都能從一件小事看出他的風格,就是他臨時取消國際記者會。韓國瑜身為整場選戰最辛苦的人,既要接受半年來一切做白工的結果,還要擔負起安撫支持者、避免多生事端的責任,他取消記者會,可以理解他的心情也需要平復,只是離把一切圓滿只剩回答幾個問題、甚至用和敗選感言相同的論調都好,韓國瑜沒有做到。能擔綱大任的人或許會失敗,但一定會把事情做完整,這次他沒能證明自己是能擔綱大任的人,在選票上或做事情上都是如此。

但一次總統敗選並非結束,台灣人能在短短一年多內讓民進黨歷經大敗、大勝,韓國瑜是唯一在黨內具公職、且有總統選戰經驗的人(前一個類似的例子是朱立倫),有將近三年的市長任期、連任之路,只要能記取失敗的經驗沉潛再出發,他仍是黨內競選總統的強力競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