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一中加盟富邦悍將教練團擔任一軍總教練。(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20.01.03)
▲2號是富邦悍將總教練洪一中的代表背號。(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20.01.03)

Lamigo將球隊轉賣給樂天之後,換東家之餘,選手也趁這個時候換背號。如陳禹勳從令人熟悉的20號換成0號、陽耀勳從23改成1號、張閔勛從86改成73號。中信兄弟主將林智勝今年也把背號從32改成3號、另外投手廖乙忠原本穿的40號改成11號、王凱程改成15號等。不過中華職棒背號地位不像日本職棒,基本上日本職棒改背號是需要球隊同意。

日本職棒各隊的背號都會有其意義存在,明星選手在菜鳥時期用過的背號交給新人是帶著傳承的意味,比如岩隈久志在近鐵新人時期是穿48號,換成21號後,48號就交給同樣條件的新人阿部健太。另外55號、18號或是27號等代表每一隊的強打、王牌投手或正捕手,在各隊都不是能夠輕易使用的號碼。

各隊也是有自己的傳統,像中日龍隊王牌投手的背號是20號,這還得監督或高層御賜才能穿;阪神虎隊因為江夏豐的影響,28號被視為王牌投手的背號。現代因為三浦大輔的印象,大多球迷認為橫濱王牌的背號是18號,但實際上是平松政次的27號。

養樂多隊的1號則是與「燕子先生」這個稱號是結合在一起,最早若松勉、之後池山隆寬、接下來岩村明憲到山田哲人,都是穿著代表「燕子先生」的1號球衣。

日本職棒換背號是大工程,除了選手本人以外,球團商品和廣告都必須因為某選手更換背號而更換。號碼的背後隱藏著球團或球迷對這名選手的期待,希望他能以學長的榮光歷史看齊。背號也成為球團活用行銷的工具,如星野仙一穿的77號,有銀行就推出利率0.77%的商品。

台灣職棒各隊的背號一向沒有特別的傳統,除了職棒歷史較短以外,球隊對於背號傳承似乎也不甚重視。但在球迷眼中,某些特定背號就是有它的意義存在。比如去年到味全龍隊隨隊練球的廖任磊,在冬季聯盟時穿上代表黃平洋的23號,或是外籍教練穿上代表徐生明總教練的85號,引發球迷反彈。台灣職棒在背號的行銷學上,也許還有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