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圖/翻攝自新華網)
▲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遭質疑替中國護航,低估武漢肺炎疫情,遭各方撻伐。(圖/翻攝新華網)

這陣子在台灣被罵到臭頭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的處理上,有許多可議之處。他在多次的記者會、WHO官方聲明及個人推特帳號上,都極力肯定中共處理這次疫情的能力,諂媚奉承的言語幾乎每天一發。例如,當問到中共有無隱匿疫情時,Tedros的回應竟然是「不能說有或沒有」;在宣布武漢肺炎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之後,他說「這個宣佈不能夠被視為對中國處理疫情的缺乏信心」;他在推特上直播中國政府興建火神山醫院的影片,讚嘆中共政府的效率;甚至,WHO官員公開表示,為了避免污名化「武漢」或「中國」,「武漢肺炎」應該要改名為「新型冠狀肺炎」。WHO的公信力(credibility)在武漢肺炎疫情的處理過程中,被國際各界嚴厲檢視質疑。

而這些荒腔走板的案例,都沒有比遲至台灣時間2月10日才出發赴中國的WHO緊急救援小組,更難以解釋。Tedros在一月底匆促訪問北京,該趟訪問的必要性及目的當時引人疑竇,但當時他已經表示WHO將派員協助。過去兩週來,國際社會都在觀望的是,為何WHO的緊急救援小組,還不出發?或者更正確的問法是,習近平何時要允許WHO緊急救援小組出發?

這個問題,乍看之下荒謬離奇,但卻不意外,因為在這場武漢肺炎的抗議大戰中,中國人民的健康並不是習近平最在意的事,「維穩」或所謂「鞏固習近平統治權威」,才是習皇帝最念茲在茲的核心關鍵。

「讓WHO專業醫衛人員進駐中國」有一個政治上的風險,即中國的疫情數字必須接受WHO檢驗及認證,不能有被中共政治目標「馬殺雞」過的數字。對習近平來說,WHO的緊急救援小組可說是一刀兩刃:中國的確需要WHO的專業協助,但如此一來,中國的防疫表現就必須攤在陽光下接受國際社會檢驗,中國政府在公衛領域上的國家治理能力也將被迫接受中國民眾打分數。問題是,如果疫情失控,封城數字持續上升,採封閉式管理的城市一個接一個宣佈,那習近平的統治權威將會受到挑戰,中共的統治正當性也會遭受質疑。

上述的邏輯造成一個詭奇弔詭的現象:一方面Tedros代表WHO肯定中國的防疫能力及表現,同時聲稱WHO願意提供中國政府專業醫療協助,另一方面WHO的專業醫療小組人員於整裝待發後卻又得按兵不動,苦等中國政府發出邀請世衛人員的綠燈。

總算,等了半個月,WHO緊急救援小組在2月10日出發前往中國了,帶隊的是一位加拿大籍的資深醫生Bruce Aylward。WHO並沒有在官方網站上宣布這件事,而是Tedros在他的個人推特上輕描淡寫地說「他去機場幫這個緊急醫療小組送機」。外界不禁想:是什麼原因,讓習近平在一夕之間同意WHO派遣緊急醫療小組去中國?

我認為,李文亮事件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李文亮醫師是中國在武漢肺炎的最早吹哨者(whistleblower),但他一開始卻被中共政府認定為散播謠言並遭到訓誡。不幸地是,李文亮在2月7日因為感染武漢肺炎而去世,年僅33歲,這個消息瞬間在中國的微信及微博「炸鍋」,甚至有中國網民表示,李文亮在失去生命跡象後仍然接受葉克膜假性治療,為的就是維持李文亮還活著的假象。中共的網路警察為了李文亮過世的事疲於奔命,在網路上拼命刪除留言及貼文。

李文亮事件也許讓習近平了解到,如果中國再不讓WHO緊急小組進駐,如果等到疫情進一步失控,國內的輿情政治壓力必將上升,屆時習近平恐將背負「為何不讓WHO小組人員赴中國救人」的罵名。WHO小組進駐中國,某個程度上也分攤了中國政府防疫的重擔。更重要的是,這是習近平的一劑政治預防針。

諷刺的是,李文亮的過世,成為令人悲傷的遺愛。

對比2002-2003年的SARS,中國的網路普及程度不可同日而語,這也為中共在控制疫情的訊息傳播上增添許多難度。習近平在這次的武漢肺炎防疫作戰中,被譏為神隱卸責,甚至推出二把手總理李克強扛下重責親訪武漢。隨著武漢疫情持續發燒,習近平要如何面對這個他任內最大的政治危機,外界都在緊密關注。

●作者:劉仕傑/時事評論員、前中華民國外交官,曾派駐中華民國駐帛琉大使館及駐洛杉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