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憂心塔利班性別壓迫 阿富汗難民少女勇敢發聲

▲阿富汗重回塔利班手中,塔利班向來對女性殘暴、踐踏女權,讓外界感到憂心。(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阿富汗重回塔利班手中,塔利班向來對女性殘暴、踐踏女權,讓外界感到憂心。(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央社

2021-09-05 11:25:24

特派專欄(中央社記者石秀娟雅加達5日專電)阿富汗重回塔利班手中,塔利班向來對女性殘暴、踐踏女權,滯留印尼的阿富汗難民少女憂心忡忡,指塔利班視女性如草芥,令人非常傷心。她們呼籲塔利班維護女權,也期許自己未來幫助改善家鄉女性的處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塔利班(Taliban)曾在1996年至2001年掌權,執行他們的伊斯蘭律法,女性不得上學或工作、被逼為妻或當性奴隸、必須穿全身罩袍且有近親男性陪同才能外出、違反規定會被公開鞭刑、石刑或處死。如今塔利班重返執政,阿富汗女性身陷絕望。

16歲的阿富汗難民艾克巴利(Mohadesa Akbari)日前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她很擔心親戚在阿富汗的安危,尤其她阿姨及和她同年的表姊妹。塔利班視女性如草芥,男女地位有很大的不同,「男性比女性的價值高許多,這令人非常傷心」。

艾克巴利說,她的阿姨經營美妝業,這是塔利班不容許的,阿姨非常害怕遇害;她的表姊妹也很擔心被殺害,全家想離開阿富汗,仍在等待機會。

艾克巴利的父母在塔利班上次執政時逃離阿富汗,艾克巴利在伊朗出生。蓋達組織(Al-Qaeda)首腦賓拉登發動911恐攻後,美國等聯軍為圍剿庇護蓋達的塔利班,在2001年揮軍阿富汗,擊垮塔利班政權,艾克巴利在那之後曾短暫回阿富汗3年。

儘管過去20年間,阿富汗仍戰火頻仍,許多傳統家族、部落對女性的限制卻也逐漸鬆綁,阿富汗政府曾透過修憲和立法推動性別平等、終止對女性暴力、禁止強制婚姻或童婚、保障女性就學、工作、參政等權利,整體而言,女權有顯著提升。

英國廣播公司(BBC)日前根據國際組織的資料報導,至今年8月,阿富汗有350萬的女童入學,不過仍有370萬的兒童失學,其中6成是女生;5%的女性曾上大學、目前約1/3的大學生是女性;22%的女性有工作;20%的公務員是女性;國會有27%的女性議員;另外,至2019年的資料,有約1000名阿富汗婦女創業。

艾克巴利說,阿富汗女性的處境在過去20年有許多改善,有點開始往男女平權的方向走,「但是現在一切都變得非常糟糕」。她說,她最近在新聞報導和社群媒體看到阿富汗的狀況,非常難過,「我幾乎不敢看相關的消息」。

艾克巴利一家人仍在印尼等待到第3國安置的機會。她說,難民生活很辛苦,她無法計畫自己的未來,「我希望當心理學家」,阿富汗人有很多心理創傷,難民也是,有很大的壓力,很需要心理上的支持,我希望幫助他們」。

今年18歲的阿富汗難民諾里亞(Nooria)說,過去20年間,阿富汗女性在社會各個領域都扮演著積極角色,不論是當老師、醫生或者其他行業,都是社會重要支柱。

她說,因為阿富汗的情勢,她們被迫逃離,令人非常傷心,社會需要她們,但她們無法留下來,因為留下將有生命危險,「我盼望奇蹟出現」,讓她們能繼續貢獻社會。

諾里亞說,阿富汗女性在過去20年已經證明,她們非常有才能、堅強、活躍,她們必須有權利繼續做她們想做的工作。許多國家的民眾信奉伊斯蘭,這些國家的女性能自由生活、工作,印尼就是一個例子,塔利班應學這些國家,維護女權。

諾里亞的父母帶著她和兄弟姐妹在8年前落腳印尼,希望到第3國安置,至今仍沒有著落。諾里亞先前在由非政府組織支持的「難民學習中心」唸書,已唸完最高年級的課程,現在和其他同年的難民一樣,面臨無法繼續唸書的困境。

諾里亞說,難民學習中心有英文、科學、數學、地理等授課,她對英文特別有興趣,「我的目標是當記者,我想要為沒有聲音的人發聲」,報導不為人知的故事,例如阿富汗女性、女孩的處境或者其他議題,讓讀者對世界有更多的認識。

目前印尼有約1.4萬名難民,約半數來自阿富汗。印尼未簽署聯合國難民公約,不收容難民,也不准難民找工作或就學。在印尼等待安置約7年的阿富汗難民阿濟茲(Aziz)指出,很多難民在印尼很多年了,「生活上面臨許多問題」。

阿濟茲說,他本身是足球員,熱愛運動。他除了在「難民學習中心」當足球教練,也在5年前組成女子室內5人制足球隊,「我試著用足球教學與訓練,讓我們都能在困難的生活中,來這裡找到一點點的快樂,暫時忘記煩惱」。

阿濟茲說,由於難民在印尼不能工作賺錢,要維持球隊練習也很不容易,希望能有其他足球隊的支持,讓足球隊能繼續維持下去。(編輯:黃自強)1100905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