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曾建元/白紙革命,如何改變歷史?

▲中國近日爆發抗議封控措施,甚至要求共產黨和習近平下台的白紙革命。(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近日爆發抗議封控措施,甚至要求共產黨和習近平下台的白紙革命。(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曾建元

中國針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防治政策,係基於動態清零的原則,而意欲透過阻斷人際間過於頻繁的互動交往,使病毒無從滋生與傳播,從而造就整個中國成為巨大的無菌室。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國是全球數一數二的大國,土地廣袤,人口眾多,經濟發達,要把這樣的國家搞成無菌室,可想而知,國家與社會都要付出極大的管制成本,其中最大的代價就是扼殺了日常的民生經濟消費活動,時間短尚可得到人民理解和體諒,但一旦遙遙無期,而且人民也發現與世界各國比較,中國的清零政策有嚴重的過度防疫問題,而導致中國大陸人民僅有的消費自由都淪喪,甚至連國家對人民基本的生活照顧給付都使人民對生存權的保障出現危機感時,人民的忍受能力便來到了極限,任何一點磨擦或鼓動,都可能引爆出海嘯般的民怨或集體抗爭風潮。

與各國防疫政策相較,中國的動態清零政策顯得專斷和無知。理論上,把中國大陸搞成無菌室,面對因本土疫苗保護力不足而普遍抗體薄弱的中國大陸人民,中國當局自然會憂慮自身對於境外疫情輸入和本土疫情傳播擴散的高風險招架不足,但對岸更大的問題,恐怕不是疫情本身,而是以社會面清零為名的社會控制,以及藉此有意展現的國家和領導人權威。

不過,畢竟中國共產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已經落幕,習近平已順利連任總書記,儘管明年春天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兩會的將召開產生新一屆政府,在黨國體制下,習近平連任國家主席大體當無懸念,既然如此,則以清零為名的任何政治穩定措施,事實上是容許漸進開放的,而且這一漸進開放,是有助於強化中華人民共和國新一屆政府的政治正當性的。

11月24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市天山區吉祥苑小區內一處高樓15樓發生火警,大樓對外通道被設置了防疫封控路障,居民無法外出逃生,社區聯外道路也因路障以及社區居民路邊停車以致消防車無法進入,結果這場火警導致傳聞四十四人官方證實至少十人葬身火窟死亡的悲劇。社區防疫封控的作法竟然是將通道封死,無異是囚禁居民,也反映了政府對人民自主管理的完全不信任。對比臺灣的社區防疫,端賴電子圍籬智慧監控系統智慧型手機定位以及人民的自覺自制和自我管理就可以防止染疫確診者四處遊走散播病毒,根本不會影響到一般人的日常生活和社交活動,中華人民共和國號稱擁有網格式電子社會監控系統以及建立於其上的社會信用體系和健康碼電子通行證,竟然還要將非染疫者納入防疫監控而限制其人身自由,此種管制措施實已牴觸了憲政主義憲法所有的比例原則,既不科學,更不尊重人權。

▲中國「白紙革命」事件持續發酵當中,不少學生與民眾都上街抗議。(圖/翻攝自推特)
▲中國「白紙革命」事件持續發酵當中,不少學生與民眾都上街抗議。(圖/翻攝自推特)
目的應當為了救人的清零防疫政策,演變成為殺人政策,與漢人存在民族矛盾的維吾爾人民遭到無妄的犧牲,烏魯木齊事件引起了全中華人民共和國各地人民的公憤,也成了漢人主流社會良心的救贖。25日晚間,烏魯木齊市民集結上街抗議,要求解封;次日晚間,南京傳媒學院率先發難聲援烏魯木齊上街民眾,學生在校內集體悼念新疆遇難者,他們高舉白紙抗議,喊出「人民萬歲,逝者安息」口號,揭起白紙運動起義的大旗。白紙典故係源自前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政治笑話:一個人在莫斯科紅場上高舉白紙,警察要將其逮捕,前者反問:「我什麼都沒寫!」後者駡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寫什麼嗎!」白紙寓意無言的抗議,也讓抗議者不致因而以言獲罪。南傳揭竿而起之後,北京清華大學繼之而起,聚集校內紫荊園,高舉白紙、齊唱〈國際歌〉,喊出:「今天開始,我不再為公權力口交!」接著廣州、深圳、香港、武漢、北京、內成都等地幾十所大學學生各自在校園集結抗議。同樣地26日晚間,上海市民也聚集鄰近美國領事館的烏魯木齊中路舉行悼念儀式,從而發生警民衝突,接著各地都傳出民眾上街的消息。

▲新疆烏魯木齊市1棟住宅大樓,24日晚間發生大火,造成10死9傷的慘劇。(圖/翻攝自微博)
▲新疆烏魯木齊市1棟住宅大樓,24日晚間發生大火,造成10死9傷的慘劇。(圖/翻攝自微博)
二十大前夕的10月13日,有黑龍江省網民彭立發(彭載舟)在北京市海淀區四通橋上揭起抗議的布條,上書「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鎖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罷課罷工罷免獨裁國賊習近平」,彭立發很快就被警方帶走,但他製作的這幾段標語,卻在白紙運動中為全國各地運動加以援引使用,因為切中人心。對比起臺灣同一時間的地方自治九合一選舉和室內外口罩解禁政策,臺灣人民可以以選票讓民選公職上上下下,無須清零,社會回復正常,兩岸治理優劣立判。

白紙革命如果僅維持在各地群眾事件的層次,在當前中國已在全面封控的狀態下,如果沒有進一步的組織建構、目標設定、行動動員,以及最關鍵的,政治力量的承接,群眾運動很容易被消解在各個擊破當中。人民對防疫政策的最大期待是全面檢討清零的必要性,是否有其他對人民傷害更小的策略可以明快選擇,將可以立即緩和民情,而就算如此,白紙革命也可以給中國大陸人民一個非常有力的鼓舞,人民如果坐視自己的權利不管、不爭取,則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局便仍將會我行我素。權利是奮鬥來的,人民要求改革的期待會擴大和升高,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人民的合理要求,只能讓步。但如果習近平當局面對民變出現了重大的決策錯誤,例如動用軍警強力鎮壓和造成傷亡,則習近平的地位就有可能受到來自黨內權力競爭者的挑戰,兵變、政變和分裂割據的機率就會升高,因為國內和國際社會都在殷殷等待中國的劇變,隨時準備要提供反習開明派政治支持乃至於經濟甚或軍事上之支援。

習近平維持黨國領袖地位與聲望的方法,將只有採取更加開放的自由化作為,以及早杜絕民怨,避免黨內異議派系與民間攜手挑戰其地位,否則黨國內部的軍政機構和實力人物,都會等著看習近平出糗,看他自亂陣腳,然後伺機瓜分權力,等待接班。


●作者:曾建元/國立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國立中央大學客家語文暨社會科學學系兼任副教授、中國問題專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 [email protected]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