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龍深夜18字憶劉真!只有好好活著 才能牢牢記住

文/姊妹淘希希

calendar_today2020-05-05 21:00:00

▲辛龍發文訴說想念劉真的心情。(圖/取自辛龍臉書)
▲辛龍發文訴說想念劉真的心情。(圖/取自辛龍臉書)

「國標女王」劉真過世一個月,辛龍昨晚(4日)在臉書發文,寫下對亡妻的想念:「夜太深,無睡意,腦交戰,聽著歌,想著妻,痛著心。」短短18字,可以想見這一個多月來,辛龍幾乎是夜夜失眠。



辛龍與劉真結婚6年多,夫妻情意甚篤,當初劉真因心臟問題入院,辛龍對於妻子的病情很低調,臉書只有發佈過3篇貼文。第一篇貼文是在劉真離世之前,辛龍懇求眾人幫妻子集氣;第二篇則是講述女兒霓霓等待母親回家的心情;第三篇則是在劉真過世後,他簡單打上悼念儀式的地點。

三篇貼文裡,筆者都能感受到辛龍對劉真的愛,然而我也發現:辛龍把自己的情感藏得很深,特別是「悲傷」、「沮喪」等負面情緒。

劉真在世時,辛龍總是大方表述自己對愛妻的疼愛,也會直接對好友阿Ken說:「只要看著她從客廳走到廚房,再從廚房走到客廳,我就覺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一個對妻子說盡肉麻話,對朋友狂讚妻子的男人,照理說,辛龍並不是一個會隱藏自己情感的人。

▲辛龍發文訴說想念劉真的心情。(圖/取自辛龍臉書)
▲辛龍發文訴說想念劉真的心情。(圖/取自辛龍臉書)

猝不及防的喪妻之痛,打擊必然劇烈,力道強大到足以讓一個人的情緒猛然收住,不曉得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創痛,因為真的講不出來;一個遭受到重大創傷的人,很難在短時間內用任何形容詞去說明感受,他們多數會覺得,此時說任何話都顯得蒼白、無法解決問題,乾脆不說,自己默默消化吧。

但在獨自消化的過程裡,他們又會承受著無力感,畢竟有些悲傷,它是真的無法藉由沈默和觀想,就能好好消化與接受的,它需要表達出來,無論藉由什麼形式。

心理學家Lisa Ferentz在「Dealing with Unexpected Loss」一文中表示,面對親人意外離世時,我們會下意識地隱藏對自己的憤怒、自責等感受,甚至還會通過難以置信、不願接受的震驚反應,來試圖掩蓋悲痛與壓力。

Lisa Ferentz建議,面對憤怒與自責的情緒傾巢而出時,我們要創造一個能讓自己感受到安全、被接受的表達空間,「面對意料之外的失去,一定需要表達、需要被見證,才能適當緩解憤怒與自責,最後便能獲得悲傷。」看心理諮商、找信任且有同理心的朋友聊聊、寫日記等等,都是辦法之一。

文章也提到一個概念,就是「填補空白」(fill in the blanks)。講白話,就是找其他事情轉移注意力。但是,該用什麼方式去填補空白?這更重要。

有些人在經歷創傷時,會使用酗酒、約炮來轉移心碎,但當好不容易靜下來之後,他們又再度陷入混亂與空虛,甚至還多了更多「自責」的情緒。(因為他們「有意識」曉得自己正在逃避,所以產生自責)

▲《哈囉掰掰!我是鬼媽媽》講述生死議題。(圖/Netflix)
▲《哈囉掰掰!我是鬼媽媽》講述生死議題。(圖/Netflix)

該如何用「健康的方式」填補空白?筆者不是專業醫生,無法給出答案。然而,最近在剛看完韓劇《哈囉掰掰!我是鬼媽媽》後,對於劇中丈夫所選擇的方式,我是認同的。

《哈囉掰掰!我是鬼媽媽》裡頭,女主角意外過世,留下丈夫與剛出生的女兒,丈夫承受不了打擊,抱著小嬰兒到岳母家裡,希望長輩能幫忙照顧女兒,好讓他可以跟著愛妻一起去死,他哭著說:「我連呼吸都沒有辦法,一天也活不下去。」

岳母強忍眼淚告訴男主角:「好好工作,下班就照顧孩子,照顧完就去工作,努力撐過一天。一天接著一天,你就會活下去了。」岳父聞言也接口:「你必需帶著女兒,就有辦法活下去。」好好工作,是為了教養女兒,而教養女兒,是為了愛。

填補空白的方式,是找到一個讓自己足以堅守的「愛」,並仰仗著這份愛去努力,懷抱希望活下去,愛自己也好,愛家人也好。

昨晚見到辛龍打上思念亡妻的痛苦心情,筆者內心是開心的,因為他正在努力找管道訴說自己的負面情緒,他正在試著接受,並開始去練習經歷悲傷的第一階段:說出來。

說出來之後,第二階段便是帶著愛活下去了。祝福辛龍能養育霓霓長大,帶著她一起去記住母親的美與好,誠如《鬼媽媽》裡頭說的:「我悄悄地活在被人遺忘的季節中,但這世上並沒有永遠的遺忘。」生人對亡者最大的愛,就是好好活下去,才可以牢牢記住他們。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