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吳崑玉/最具戰略眼光與思維縱深的李登輝

文/吳崑玉

calendar_today2020-07-31 08:53:37|update2020-07-31 11:31:39

▲ 1988 年 2 月 22 日,李登輝繼任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舉行第一次總統記者會。(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 1988 年 2 月 22 日,李登輝繼任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舉行第一次總統記者會。(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李登輝總統(黎清波)走了,一個時代的結束。《國際橋牌社》第一季裡兩位主角,都在2020年劃下了人生句點。



一樣,不管你愛他、恨他、捧他、罵他,我們都不知不覺隨著他的足跡前進,更精確地說,那是一個巨大的腳印,框住了近三十年來的整個台灣。

黎清波的人物設定,或說是李登輝的生命史,台灣人耳熟能詳,不必贅述。一個日據時代出生,愛讀書的學子,曾經迷戀過馬克思,追隨過蔣經國,時代機運讓他繼承了強人政黨,成為「虎口下的總統」。度過主流非主流鬥爭那驚濤駭浪的一千天後,他推動台灣的民主化,卻甩不掉黑金與權謀,正評負評同步居高不下。直到1996年,在飛彈、軍演、黨內分裂、黨外挑戰等內外夾擊中,高票當選總統,完成了台灣民主化的「最後一里」,讓中華民國這四個字脫離了老法統,取得新的合法性來源,達到人生的高峰。

這是場絕非容易的「寧靜革命」,「民主先生」之名得來全無僥倖。傑佛遜那句「自由之樹經常需要獨裁者和烈士的鮮血來澆灌。」其實是大多數國家民主化歷程的定律。台灣民主化的歷程,既有衝撞,也有妥協,珍貴的不只是「革命」,更在於「寧靜」。沒錯,威權統治集團是被逼的,但被逼了懂得退讓,也算是種英明(柏楊語)。黎清波運用了各種政治手段,從拉一打一到顛覆統戰,一步步清掉俞國華、李煥、郝伯村,後來還包括曾經情同父子的宋楚瑜。拉地方打中央,拉黨外逼黨內,拉黑金包圍天龍,拉美日對抗中共…,非常現實主義的操作,讓他在不到十年內,不流血地完成了台灣民主化進程。

他確立了台灣現今的整個政治結構。中華民國在台灣,自己選自己的總統,兩岸的「特殊國與國關係」,不再是國共內戰的延續,甚至那個很奇怪的憲法,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長有責無權,立法院橡皮圖章,考、監院安養中心,都在他的手上定調。台灣的開放社會、言論自由、政黨林立、大小選舉、集會遊行、社會運動…,也在他的任內開始蓬勃發展。不論他的支持者追隨他的足跡,或反對者徹底否定他的路徑,其實,都只是在他留下的這個巨大的腳印與框架中,繞著不同的邊緣行進。

老新黨與民進黨都曾罵他是「黑金教父」,也的確,黑金政治在他任內氣燄高漲,直到鄭太吉犯下命案,馬英九嚴查賄選,才稍有收斂。事實卻是,黑金政治是威權政治權力退縮後,自動填補政治真空的產物。1982年,蔣經國如日中天時,國民黨在台北市就為了勝選,提名金牛蔡辰洲,後來搞出了十信案。從威權到金牛,再引入黑道,慢慢走到黑金退潮,實際上是民主化過程中,權力轉移的一種過程。待民智已開,公民意識上漲,大批青年返鄉投票,立馬清洗了黑金效力。

黎清波當年,只能算是個恭逢其盛的現實主義者,為了權力,放任黑金發展,甚至引為己用。但要說他是「黑金教父」,實在過獎了。然而也就在高峰當下,上天似乎預示了某種徵兆。據當過李登輝易經老師的劉君祖說,投票當晚,他卜了個卦,得到的是「地火明夷」,這是太陽落到地平線以下的壞卦,他怎麼也想不透,又不敢講,憋了許久,某次上課還是當著黎清波的面講出來,從此再也沒被請去上過課。但現實卻證明神明英明,民選總統後的李登輝團隊浮現驕氣,接下來白曉燕案等各種社會事件和政經爭議,接連重創他的執政聲望,「傲物,則骨肉為行路」,人馬親信逐漸離散,李登輝走下神壇,只是時間問題。

接下來的二十年,李登輝心中是存在著某種孤獨與怨恨的,雖然從未明言。他一手提拔的同志們在2000年國民黨敗選後紛紛背叛,逃不過「人在人情在」的政治現實。他拉著手喊「新台灣人」促成當選的馬英九,帶著群眾壓力進官邸將他請下國民黨黨主席之位。他一手拉拔到高位的連戰則袖手旁觀,優雅接任主席,那些政務官也轉隨連主席繼續打拼。從凍省到興票案,宋楚瑜早被他鬥到徹底翻臉,自立門戶。他轉向新當選的總統陳水扁,但阿扁也只想利用他裂解國民黨,沒真的把他當爹。他成立台聯,但一樣爭權奪利,難成大器。老人家最後看開了,多半在家讀書見客,想想,還是養牛比養人更實在,自此遠離是非,安享晚年。

不管怎麼論其功過,李登輝仍是過去這三十年,台灣最具有戰略眼光與思維縱深的政治人物,而且沒有第二。他是一個「現實的理想主義者」,心中有他想像的台灣未來圖像,但他對權力的貪欲,和對權力運用的精巧,也不輸任何政客。常人無法超越他和理解他的原因,是他有著辯證法正反合的複雜邏輯,又一生不斷的大量閱讀補充新知,讓他從不與時代脫節。

大學老師在黑板上寫過一句英文:「Realist is not Real Realistic, Idealist is not Idea Idealistic.」中文意思大致是:「現實主義者不是完全的現實,理想主義者也不是那麼完美的理想。」也許,這正是李登輝(黎清波)這個人物,最好的註腳。

 

●作者:吳崑玉/專欄作家、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opinion@nownews.com

延伸閱讀

  • 美國務院悼李登輝稱「台灣前總統」 讚其終結數十年專制
  • 李登輝辭世 小池百合子、日駐台代表臉書同悼念
  • 前總統李登輝辭世 中國官媒竟痛罵:台獨遺臭萬年
  • 華碩開學季神應援 購機登錄送 再抽偉士牌機車

NOW民調中心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