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一輩子這件事,沒有一股狠勁和韌勁,頂級美人的位置還真坐不穩。(圖/Pixabay)
▲美一輩子這件事,沒有一股狠勁和韌勁,頂級美人的位置還真坐不穩。(圖/Pixabay)

【本文由《寶瓶文化》授權刊登,摘自《過了二十歲,要有瘦一輩子的本事》】

我的瑜伽老師,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膚白貌美大長腿,翹臀美胸好身材。每一次去上她的形體瑜伽課,和她一起對著鏡子,各自審視,我都會覺得自卑已至極點,平常囂張跋扈的氣勢也蕩然無存。

沒辦法,誰美誰有理。女人哪有什麼天生自信,不過是暗自較勁,看誰能烈焰紅唇,氣場全開。

每每和她一起出街,看她高達百分之九十九的回頭率,我認輸了,當然嘴上得找補一下。人是一種心安理得的動物,自身不足,皆可歸於上天造物不公,所以我努努嘴,「不就是老天賞飯吃,白給了一副好皮囊?也沒什麼了不起的」。然而,這話打臉了,在她給我看了她N年前的照片之後。

沒有豔光逼人,只有大跌眼鏡,區區若干年間的雲泥之別,讓我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一是胖,身上贅肉橫生,別懷疑,你們肚子上三層的游泳圈,這樣的大美人也是擁有過的。二是整個人沒精神,頭髮亂蓬蓬,衣著不講究,想來是因為對自身顏值不滿意,所以沒心情打理,一路這麼差了下來。

我抱著她的照片哈哈大笑,閨密間的互相比較又暗自慶幸,你們懂的。最重要的是,信心倍增,醜小鴨都能變白天鵝,我這種自視為白天鵝的人,還不得美上天?

所以,她怎麼變美的,我踩著她踏平的路,來唄,誰怕誰。就這麼著,原本每天一小時,而且我說撂挑子就撂挑子的瑜伽課,變成了每天兩小時。

早上睡懶覺的時間,變成了三千公尺晨跑。一週要被她拽著去兩次游泳館。

下午五點後,哪怕餓得受不了,也只能忍著美食誘惑,喝一點蜂蜜水。我以前是習慣熬夜的,現在,由不得我有這種習慣,因為每天都累成狗,很快就進入了睡眠狀態。

每個週末陪著閨密到處浪,不用去健身房、不用上私教課的那一天,成為我最享受的一天。各種吃,各種懶,各種玩。

我對自己的堅持非常滿意,何曾為了美這件事情這麼拚過?當然效果也顯著,贅肉少了一層,皮膚更緊緻了些,美胸翹臀這種詞也算和我沾上邊了。

你們也一定覺得我夠生猛了吧,才怪!你知道嗎?當我每天晚上睡覺前以懶散的姿勢看電視劇的時候,我那個變態的教練兼閨密,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做著平板支撐。

那一刻,我覺得我徹底輸了。

我內心存著一股勁,想要和她比美,卻忽然發現,美這件事情,早已成為她的習慣。我的堅持是較勁的,她的堅持則是自然呼吸,所有關於美貌的習慣養成,已然成為她的血液,無須強撐,心無罣礙。

這就是美一陣子和一直美的區別,前者是不服輸,後者是不會輸。急不來,沒有多年的修煉,這樣自如的美,求不得。

雖然認了輸,但和她一起堅持變美的這段時間,收穫頗多。

* * *

二十歲的時候,我對美貌這件事,是沒有什麼概念的。自覺容貌清麗,無須粉黛,亦能光彩照人,偶爾被人誇句好看,得意地回一句:天生麗質,爹媽給的。及至如今,一不小心晃悠到了三十歲,發現美貌這件事:老天說的不算數,爹媽給的要收回,一切全憑自身本事。

比如,我這個曾經不美、現在美翻天的瑜伽老師。再比如你多年未見,曾經嘲笑她為醜小鴨,卻在某年某月同學聚會時,忽覺眼前一亮的某個同學。

時光最易反轉結局,當年的光彩照人,也許一不小心就悄然失色,曾經的黯淡邊緣,也完全有可能萬眾矚目。

結局變換,得失之間,憑的從不是天分,而是勤勉。世間大多美貌,並非天生,而是後天經營得當。

所以,千萬別小瞧一個長得好看的女人,尤其是那些你從她臉上看得出歲月的痕跡,但仍然美得奪目的女人。

因為我美過也醜過、胖過也瘦過、放棄過也堅持過,所以我非常明白那些美貌的女人。她們從身材到那張臉、從飲食到健身,都藏著一種極為可貴的品質——自律。

她仍然緊緻的皮膚,她得體的衣著,都顯現著她們對自我的高度珍愛,以及對自身的高標準高要求。那一份美貌裡,潛滋暗長著敢與老天試比高的自信,悄然迸發著一個女人在歲月面前節節退敗,卻偏要反敗為勝的莫大勇氣。

天生長得美,並非一件難事,但日日與歲月廝守,與人間滄桑抗爭,那份美仍然堅挺,未被擊退,美了那麼多年,就足以得見一個女人的韌性,而非任性。

千萬不要吐槽一個女人:你不就是長得好看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呵呵,美一輩子這件事,還真是了不起的本事。你以為頂級美人,是那麼容易當的?

睡前護膚的十八般工程,一點都馬虎不得;一日三餐要吃得好,又不能吃得多;行走坐臥,要優雅大方,不能隨隨便便蹺起個二郎腿;穿衣打扮不管人前人後,都要精緻美觀;說話不能大聲,吃飯不能有小動作;有體面的工作和朋友,有順遂的事業和婚姻,有說得出口的學歷,拿得出手的才藝;每天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像是從紅地毯走過一般。

所以,沒有一股狠勁和韌勁,這頂級美人的位置還真坐不穩。

* * *

舒淇的風情,令人痴迷,但你可知,四十多歲始終少女身材的她,數十年如一日,堅持飯後靠牆站立半小時,所以才有那樣性感妖嬈的美背。

林依晨的少女感,讓人羨慕,但你可知,很多年來,她始終堅持晚上九點睡、早上五點起,在熬夜、睡懶覺已成習慣的當下,有幾個人能長期做到呢?少女感的背後,藏著令你感覺痛苦的自律。

被人稱讚美了一輩子的名媛唐瑛又如何呢?

她的自律和精細,已達登峰造極的地步。飲食時間上,精細到了何時早餐、何時下午茶、何時晚飯。就餐時,不能隨意擺弄碗筷,舉箸拿碗要極其輕柔,不發出聲響,食不能言,寢不能語,湯要散熱了才喝,不能用嘴去輕吹湯,因為不優雅。穿衣打扮,不管出不出門,都要大方美觀,不出一點差錯。

累嗎?痛苦嗎?當然,但這麼一路堅持了下來,美貌就長牢在骨子裡。

你以為她為美貌犧牲良多,毫無自由,卻不知那些你忍受不了的苦累,只是人家的日常。

美到無所謂死扛,自動收納清風明月,輕鬆應對所有堅持,這才是高段位的美。

真正的美,是有靈魂的。不會仗著天生那一點運氣,從此偷懶耍滑,不會以美為籌碼,去換一些無謂的虛榮,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真正的美,是一路撿起所有的難堪,嚥下所有難啃的骨頭,然後從歲月裡,提取獨屬於自己的那一點點精華,認真地、精緻地、持之以恆地體面過一生。

真正的美,你一定能從美貌背後發現一些品質,也許是自律,也許是認真,也許是堅持。

二十歲的美別驕傲,不虛妄地美了一輩子,才有資格怒懟所有質疑:是的,我沒什麼了不起,只不過愈來愈好看了。

▲作家萬特特新書《過了二十歲,要有瘦一輩子的本事》。(圖/寶瓶文化提供)

●萬特特/青年作家。一位從六十五公斤減脂到四十九公斤的小姐姐。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