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命案清潔師/獨居屋內撿到一百萬 慾望煞車是門學問

▲《NOWnews今日新聞》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NOWnews今日新聞》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記者劉雅文/專題報導

2021-02-01 16:03:00|2021-02-01 18:45:37

人家說行行出狀元,職業從不分貴賤,各行各業都有它存在的必要與價值,「命案清潔師」也是如此,就像幫著機器運轉的螺絲釘,儘管他們低調、很多人不知道他們的存在,但在現今的社會氛圍中,卻是無法取代的存在,因為命案清潔師總是能將最惡劣的命案現場,百分百的復原。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擔任命案清潔師多年的盧拉拉(化名),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親自分享這個鮮為人知的工作,到底命案清潔師在做些什麼?

盧拉拉與友人合資,成立了「玥明」特殊清潔公司,掌管命案死亡的現場清潔、復原,接到案子後的第一件事,他們會先去做環境評估,就像醫生收到病人掛號後,總得親自會一會患者。

▲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到現場第一步,先評估污染範圍。(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到現場第一步,先評估污染範圍。(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到現場第一個就是確認污染的範圍,包含死因污染的範圍、污染現場物件的多寡,很多獨居者死亡的案例,因為生活習慣較差,屋內往往會囤積大量物品,為了要清出污染物,他們還要評估整個屋內動線。

評估完確定施作後,第二步就是先做除臭跟抑菌。

試想一個密閉空間內,屍體經過多日的放置,體液、血液,化為滿是細菌的腐臭屍水,可能蔓延牆角、床榻,就連白蛆、蠅蟲都來「作伴」,別說是清理了,光這可怕又刺鼻的味道,就足以讓人卻步了。

所以,為了讓清潔員可以順利工作,第二步就是要先用特殊藥劑,降低空氣中刺鼻難聞的味道跟抑菌,等到指定日期,才派員到現場進行復原。現場復原包含污染去除與控制,舉例來說,燒炭現場就需要先處理炭盆、事故現場的物品,先將基本的廢棄物打包處理,再做環境清潔、徹底除臭等,目的要還原房屋原本應該要有的樣貌。

▲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要先將大型污染物移除。(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要先將大型污染物移除。(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知道了工作內容,也不禁讓人好奇,到底要具備怎樣的條件,才能成為命案清潔師,膽子大?不怕臭?還是八字夠重?結果都不是,盧拉拉提到的第一個要件,必須要是個懂禮節的人。

他解釋,公司遇到的案子,100%都是非正常死亡,委託人都處在悲傷、極度負面的情緒下,所以他們要求員工要把自己當作殯葬業者般,對待家屬禮貌又和善,他們不是一般的清潔員,盧拉拉說:「我們扮演的是撫平悲傷的角色。」

有禮節還不夠,盧拉拉還會要求基本的操守跟人格,就因為怕有些人無法抵禦誘惑,但命案現場到底潛藏什麼誘惑?盧拉拉分享了他自身的案例。他曾在死亡的獨居者屋內撿到100多萬,連家人都不知道有這筆錢,但發現後要不要歸還?大錢要還、小錢佔為己有?他堅定地表示,不管大錢小錢都要歸還,因為在報價過程中,他認為已經賺取該當的報酬了,額外的這些都不算自己的,但講白話了,慾望當前,誰能踩穩煞車?這項指標也很難一開始就發現,所以只能透過不斷的觀察,去尋覓適合的工作夥伴。

盧拉拉還說:「良心只要偏了一度,你去拿了不該拿的東西,你的慾望就被開啟了,開啟之後就沒辦法填滿內心的慾望了!」

這次專訪,《NOWnews今日新聞》實際跟著盧拉拉進入了命案現場,捕捉最真實的工作畫面,陌生又刺鼻的味道,帶給採訪團隊很大的衝擊,盧拉拉開玩笑說:「吐久就習慣了!」儘管味道可以透過裝備慢慢降低惡臭,但有一些味道,連他都說:「 像我做這麼久,我對有些味道還是很感冒,我聞到了還是很想吐。」

▲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都要全副武裝隔絕氣味。(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直擊命案清潔師工作現場,都要全副武裝隔絕氣味。(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克服了味道,還有其他考驗,為了杜絕感染源,命案清潔師工作時,全身上下都要包緊,配合台灣悶熱的環境,他們要戴運動頭巾、防護面具、防護目鏡、防護衣、手套以及化學防護靴,遇到炎炎夏日,身體的感受除了「熱」,就是「很熱」,喝再多水也趕不上排汗的速度,中暑或是身體過熱,成為另外要戰勝的課題。

不僅如此,清潔的環境也常很不理想。獨居者不良生活習慣,導致囤積太多物品,清潔時要提防被掉落物品砸傷、尖銳物品刮傷等,對他們而言「破傷風針」可能比流感疫苗還要重要,最怕接觸到相關污染物造成感染,「因為我們有時候不清楚往生者有沒有隱藏的病史等問題,放置多天後,現場會衍生什麼細菌跟病毒,我們也都不知道。」盧拉拉就曾遇過一次,傢俱吸飽了屍水,過度脆弱突然垮下來,導致他的手不小心被劃傷,當下雖然做了緊急處置,但隔天還是全手長滿水泡,還發燒了兩個禮拜。

儘管採訪團隊跟著盧拉拉直擊了清潔現場,他也分享命案清潔師不為人知的工作趣事、異事與辛酸,但我們始終無法看到這份工作的全貌,藉由他的訴說,對於社會上這類孤獨死,彷彿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