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保庇)
▲ (圖/保庇)

對於生長在台灣的朋友而言,民間信仰已經成為生活中的一部份,從小到大,從面臨大考到出遠門念書,男性朋友入伍當兵,乃至於搬新家,都少不了平安符,這個能將「神明帶著走」的隨身小物,其實大有來頭。

北寮保安宮大符雷令,符令中有蓋神明印。(圖/WIKI圖庫,雲角攝)
北寮保安宮大符雷令,符令中有蓋神明印。(圖/WIKI圖庫,雲角攝)

在廟中,我們向神明求的平安符通常是裝在一個紅色的小袋子裡,當然也會有其他顏色。若將小袋子拆開,裡面是一張折成八卦形狀的符咒。在小編家附近的廟中,平安符有三種型式可以選擇,一個是折成八卦形狀裝在小袋子內,第二種是折成八卦但沒有裝入袋內,第三種是整張沒有折的平安符。根據小編的研究結果,這三種符都是一樣的,只是外在形式不同。

神農大帝平安符。(圖/保庇NOW資料圖)
神農大帝平安符。(圖/保庇NOW資料圖)

然而不管平安符以什麼方式呈現,在大多數的平安符上,都會蓋著一個紅色的大印,千萬別小看這個印章,因為在民間信仰中,一位神明的印章就代表祂本身,所以在平安符蓋上神明的印章,就代表這張符是神明發出的公文,如果無形界的眾生想找身上配有護身符的人的麻煩,要先秤秤自己的斤兩。

但神明的印章誰能代替神明蓋下去?通常廟方會委請有正式授職的道教道長,以及神明的乩身來蓋。但人世間的事務有輕重緩急,另一個世界也一樣。如果是平安符這類比較大量的符令,有些廟會在稟告神明後由廟方人員來蓋。而舉辦科儀則會由有授職的道長來處理。然而,如果今天要處理的事情是特急件,神明不得不透過乩身降駕親自處理的話,那當然是神明親自蓋了。當然,每間廟的情況不同,不可一概而論,這裡只是舉幾個較常見到的情況。

那麼神明的印章如果代表神明本尊,若不是由神明來蓋,是否就沒有了公信力或效力?其實我們可以用現代社會的方式來解釋:台北市的市長是柯文哲,由他親自蓋章簽核的公文當然具有效力,但市長只有一位,不可能每天都批公文。然而市政府還有好幾位副市長、秘書長、參事、局處首長,協助市長處理政務,由他們批的公文一樣會寫「台北市政府」,自然也擁有效力。

所以在台灣的信仰觀念中,替符令蓋上神明章的未必要是神明本尊,依事情的輕重緩急而有所分別,是很正常也很合邏輯的事。我們無法得知神明會不會感到疲憊,但至少在批公文這件事情上,台灣的民間信仰還是很人性化,不然神明就算不累,祂的乩身也是凡人,是人都需要休息。

三重普庵宮佛祖印。(圖/保庇NOW資料圖)
三重普庵宮佛祖印。(圖/保庇NOW資料圖)

通常一間廟的神明印都會妥善收藏,避免被拿去為非作歹還要讓神明背鍋,當然更重要的是有許多廟的神明印都是歷史文物,為了避免損壞或遺失,平常時都不會拿出來,例如之前曾介紹過的三重普庵宮,就有兩顆「佛祖印」,目前由廟方保存,平時信眾能看到的是複製品。

 

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