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名家論壇》膝關節/《脫稿玩家》接近滿分的爆米花電影

▲受到疫情影響,《脫稿玩家》上映日期一延再延,終於登上大螢幕,劇情高潮迭起,也讓影迷看了紛紛叫好。(圖/迪士尼提供)
▲受到疫情影響,《脫稿玩家》上映日期一延再延,終於登上大螢幕,劇情高潮迭起,也讓影迷看了紛紛叫好。(圖/迪士尼提供)

文/膝關節

2021-08-30 16:00:14|2021-08-30 16:00:18

萊恩雷諾斯個人形象近年在好萊塢由於《死侍》的成功,讓他慢慢奠定了那道自我嘲諷角色風格。然而《脫稿玩家》讓我頗感興趣的,則是本片編劇Zak Penn大有來頭,他可是當年撰寫阿諾史瓦辛格主演的經典動作喜劇《最後魔鬼英雄》的編劇。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最後魔鬼英雄》敘述阿諾在電影裡飾演電影英雄傑克,一位小男孩因為是他鐵粉,沒想到一張神奇門票讓他從現實生活闖入電影情節,最後電影反派則進入小男孩的現實生活,這下子電影裡的動作英雄進入平凡世界後還能維持原有的英雄風采嗎?

這片是阿諾少數在90年代的動作戲劇中充滿了虛構戲劇vs.現實困境的創意互文。此外,Zak Penn後來還撰寫了《一級玩家》,這個跨世代電玩角色們全在一部片中亮相,結尾大戰更在那句「我選擇鋼彈」引爆全場歡聲雷動,史蒂芬史匹伯執導的節奏過人,展現他處理新世代的電玩角色們議題仍舊寶刀未老。

《脫稿玩家》可以看成《最後魔鬼英雄》20年後反過來的版本。也就是當虛擬角色成為影響現實生活人們的可能性,而且《脱稿玩家》得到了迪士尼這個國際IP王的協力之下,讓虛擬電玩的活潑取材能找到更貼近年輕觀眾共鳴的方式。特別是最後大對決的時候,前一回《一級玩家》受限版權無法讓超人力霸王亮相的遺憾,《脫稿玩家》幾乎是玩到徹底,相當過癮。

▲(圖/迪士尼提供)
萊恩雷諾斯在《脫稿玩家》打造出一個不同以往的超級英雄。(圖/迪士尼提供)

本片其實有著非常多其他電影影子,除了看為《最後魔鬼英雄》的反面角度,還可以看成歡樂版的《駭客任務》、《樂高玩電影》,甚至也有幾分《玩具總動員》的味道。基本上主角都是在原本世界中過著一成不變的日子,直到某天觸發覺醒意識。這部分也可以將那些「反烏托邦」電影拿來比對。片名《脫稿玩家》在中文上既要發揮「脫稿」的那份即興演出,意外造成後續蝴蝶效應,「玩家」則是電玩主題,加上編劇就是《一級玩家》編劇,就順利成章成了這片名。

但英文片名「Free Guy」,Free還有解放了Guy這個角色意思,不難想見這故事就是要讓萊恩雷諾斯飾演的這個Guy能從電玩世界覺醒起來,想不到最後變成他能觸發AI 人工智慧,進而讓遊戲中那些「非玩家角色」們也跟著覺醒起來,不再只是接受指令被玩家打好玩,或是就是當一個路人甲。沒有人天生就是要當別人的背景插花角色,這些比喻自然可以讓觀眾對號入座,你我雖然都是小人物,但終究能成為別人眼中的救世主。

而《脫稿玩家》更精彩的,其實是刻畫創造電玩角色世界的一對男女,兩位好友開發了這套遊戲,卻被無良大老闆拿走後大發利市,男孩甘願成為無良老闆的打工仔,女孩則試圖闖入遊戲世界尋找蛛絲馬跡。從這點的性別意識上來說,也符合了當代女性獨立自主且勇於突破的時代意義,男孩最後更透過設計遊戲中萊恩雷諾斯的人物性格設定,完成一場浪漫的告白之旅。

▲(圖/迪士尼提供)
▲從來沒有在電影中出拳打人的茱蒂康默,這次化身女打仔,大展拳腳功夫。(圖/迪士尼提供)

《脫稿玩家》的精彩除了萊恩雷諾斯的自嘲挖苦喜感,外加好人緣使得眾多好萊塢明星不計戲份跟形象也來片中客串,電玩世界裡面的創意決鬥熱鬧萬分,背後的隱喻更恰到好處,並不過度艱澀難懂,還在最後爆笑PK之餘,也能急轉彎來一個感性結尾,也透過那個無良老闆對於開發IP上的剽竊與不想承擔風險這回事,完成了一場對當代好萊塢資本主義的逆襲。

 

●作者:膝關節/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