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歌手被殺、網紅失業 塔利班壓迫表達自由露端倪

▲塔利班才剛開始重新掌權,對音樂和自由的種種壓迫就令人憂心。(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塔利班才剛開始重新掌權,對音樂和自由的種種壓迫就令人憂心。(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央社

2021-08-31 17:05:18

(中央社喀布爾30日綜合外電報導)阿富汗民歌手安達拉比被武裝組織塔利班從家裡拖出去殺害;20歲網紅女孩沙戴基上傳最後一支影片後就不幸殞命。塔利班才剛開始重新掌權,對音樂和自由的種種壓迫就令人憂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名地方記者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安達拉比(Fawad Andarabi)是於本月27日在首都喀布爾北方一處動盪山區的家裡遇害,這令人擔心塔利班相隔20年再度執政,將恢復過去的嚴酷統治,包括對音樂的打壓。

最早報導安達拉比之死的是美聯社。他的兒子賈瓦德(Jawad)接受美聯社訪問時說,父親是在北部巴格蘭省(Baghlan)安達拉谷(Andarab Valley)的家族農場被「槍擊爆頭」。賈瓦德表示:「他只是個娛樂大眾的歌手,是無辜的。」

CNN並未獨力證實安達拉比喪命時的情況,但安達拉比的同鄉、阿富汗前內政部長馬樹德(Massoud Andarabi)公開談到他的死。

馬樹德28日推文說:「塔利班仍在安達拉實施酷政。他們今天殘殺了民歌手安達拉比,他只是帶給這座山谷的人民歡樂而已。如同他所吟唱的,『我們美麗的山谷…祖先的故土』,不會屈服於塔利班的暴虐。」

安達拉比之死,引發了外界對塔利班恢復和1996年到2001年執政時一樣嚴苛統治的擔憂。

在那段時間,塔利班以「非伊斯蘭」為由,禁止大部分形式的音樂。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25日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被問到塔利班是否會再度禁止於公開場合演奏音樂,他回答:「伊斯蘭教禁止音樂。」

穆賈希德補充說,塔利班希望「不向民眾施壓,而是說服他們不要做這種事」。但塔利班過去對於非宗教音樂的排斥,已讓維權人士擔心藝術工作者再度遭打壓。

聯合國文化權利特別報告員班努內(Karima Bennoune)和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藝術自由親善大使迪雅.汗(Deeyah Khan)都對安達拉比被殺害的消息表達「嚴正關切」。

班努內28日推文表示:「我們呼籲各國政府要求塔利班尊重藝術工作者的人權。」

CNN在另一則報導中提到,網紅女孩沙戴基(Najma Sadeqi)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4天後錄製了最後一支影片,向數以萬計追蹤者道別。

她過去經常上傳自己烹飪或與朋友探索喀布爾的影片,她在片中穿著鮮亮的衣服,配上歡樂的背景音樂。而這次,她一身黑,還沒開口說話,一臉失落的表情已說明了這支影片有別於以往。

她說:「既然我們不被允許工作、出門,我們只得為你們錄製最後一支影片,並透過這支影片向你們道別。」

她告訴觀眾,她怕得無法上街,還要觀眾為她祈禱。她哽咽著說:「在喀布爾,生活變得很艱難,尤其是對那些習慣了自由歡樂的人來說。我希望這只是場惡夢,希望會有醒來的一天。」

「但我知道這不可能…現實就是,我們完了。」數天後,沙戴基的同事告訴CNN,她已死於喀布爾機場外的自殺炸彈攻擊。

沙戴基生前在喀布爾的新聞學院就讀最後一學年,最近才剛加入影音網站YouTube的「阿富汗內幕」(Afghan Insider)頻道。這個頻道的瀏覽次數已超過2400萬次,每週上傳的影片讓人得以一窺阿富汗年輕創作者的生活,這些年輕人都是在塔利班2001年垮台後相對安全的時代中長大。

此外,這類影片也讓沙戴基和其他人能夠賺點錢養家,同時追尋自己的理想。

沙戴基的死,令那些近20年來享有自由的眾多年輕網紅惶惶不安,其中許多人連911事件之前的生活都不記得。2001年,蓋達組織(al-Qaida)對美國發動911恐怖攻擊事件,促使美軍推翻塔利班,投入長達20年的阿富汗戰爭。

影音部落客艾夫夏(Afshar)表示:「家裡都靠我在養,我父親過世了,弟弟還太小,不能工作。我以前用YouTube頻道賺來的錢支付一切開銷,現在我失業了,怕得不敢出門,我們完全沒有收入。」

「我不知道要怎麼在這種情況下生存,除了經濟困難之外,我也很擔心,因為我替媒體工作過,很多人認得我的臉。有傳言說,某些團體會找出像我這樣在媒體工作過的女性,好追捕她們。我一點安全感都沒有。」(譯者:曾依璇/核稿:張曉雯)1100831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