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法國民眾理解香榭大道跨年取消 平靜在家迎新年

▲Omicron攪局,原訂時隔一年重返巴黎香榭大道的跨年活動與煙火最後一刻踩煞車。(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Omicron攪局,原訂時隔一年重返巴黎香榭大道的跨年活動與煙火最後一刻踩煞車。(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央社

2021-12-29 12:21:43

跨年專題(中央社記者曾婷瑄巴黎29日專電)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超級傳播變異株Omicron攪局,原訂時隔一年重返巴黎香榭大道的跨年活動與煙火最後一刻踩煞車。有人直呼可惜,但多數受訪者表示可以理解這個決定,也選擇在家平靜迎接2022。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18日,巴黎市政府在巴黎醫療衛生署(ARS)的建議下,宣布為避免群聚傳播,取消地標凱旋門(Arc de triomphe)的投影燈光秀與3位頂尖女性電音DJ的演出,2022年1月1日零時施放的煙火同樣喊停。主辦單位向巴黎人報(Le Parisien)坦言:「本以為會加強限制,沒想到是完全取消。」

連續兩年跨年活動取消,加上夜店在日前已遭下令關閉,消息一出,年輕族群難掩失落。但即便如此,受訪者仍向中央社記者表示,他們理解政府的決策。

23日這天,香榭大道(Champs-Élysées)上人潮依舊眾多,除了歐美遊客外,也有許多法國各地的民眾,趁假期前來首都遊玩。

住在巴黎的學生伊涅斯(Inès)向記者表示,跨年活動取消讓人難過,她每年都會和朋友相約到香榭大道慶祝,觀看煙火,今年原本也預定來此跨年,但一切都因疫情取消,很可惜。今年跨年她改為和幾位朋友合租一個房間慶祝。

她說:「取消活動剝奪了節慶感,覺得這天好像就跟其他天沒兩樣。這是新的一年,我們都期待一切好轉,但彷彿又回到了過去,新的病例、新的變異株。」

對於政府的決策,伊涅斯認為對也不對。對是因為如此能避免病毒傳播,不讓醫院太多新增病例,也保護年長者;但同時也覺得這對來法國渡假的遊客、年輕人,或期待煙火的家長與孩童而言,是糟糕的決定。

伊涅斯向記者道出了部分年輕族群的想法,就是疫情讓人「身心交瘁,感覺被困且失去自由」。她表示,之前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說一年後危機就會結束,但兩年即將過去,疫情仍在,確診人數也還在增加。「我覺得很傷心,因為不能享受青春。不能和親人見面,也不能和年長者太過靠近,怕會傳染病毒」。

然而也有受訪民眾表示,完全支持政府取消跨年集會活動的決定。

住在土魯斯(Toulouse)附近的威力(Willie)從事建築業,趁著假期和家人至巴黎旅遊。他告訴記者,今年跨年就各自在家過節,不會聚集,「有鑒於目前的疫情,取消跨年慶祝活動是正確的決定」。

巴黎的攝影師保羅-安特旺(Paul-Antoine)則表示,他從來不會來香榭大道上慶祝跨年,且認為活動取消是很可以理解的,因為居高不下的病例和大型聚集,會增加感染風險。

由於疫情,保羅-安特旺今年跨年慶祝方式和往年不同,不僅會減少聚會次數和人數,比較多和家人待在家裡,也會在聚會前先檢測病毒。

相較於大多數民眾的理解,香榭大道上的商家恐怕更加難過。餐飲業者暨商家協會主席巴洛希(David Baroche)在接受BFM電視台(BFM TV)訪問時表示,取消的決定讓他們很失望,也導致大批團客取消31日晚上的訂位,使狀況雪上加霜,將損失約7到8成的營業額。

跟去年不同的是,今年跨年夜將不會施行宵禁,跨年夜民眾還是可以出門,但不得群聚,也不得在街上喝酒。

11月底到1月初,傍晚5點,耗資近100萬歐元、耗時2個月搭設的燈飾點亮,從協和廣場(Place de la Concorde)到巴黎凱旋門,為逾2公里長的大道披上紅色火焰般的華麗夢境。

展望2022年,受訪者紛紛向記者表達新年願望,盼新的一年,世界能從疫情的陰霾中走出,重回光明燦爛的生活。(編輯:陳惠珍)1101229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