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亭身家6兆卻難追蹤?俄國親信貪汙、寡頭斂財缺一不可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發動侵烏戰爭,受到全球經濟制裁但本人詳細資產卻讓西方國家難以追蹤。(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發動侵烏戰爭,受到全球經濟制裁但本人詳細資產卻讓西方國家難以追蹤。(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楊智傑/綜合報導

俄羅斯今年3月起對烏克蘭發動軍事行動,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本人作為軍事司令遭到世界抵制,與他關係親密的克宮高層、家人、寡頭等海外資產也接連遭歐盟和英、美各國凍結;然而根據資料顯示,蒲亭的個人財產早就與俄羅斯政府混為一體,追溯源頭幾乎成為「不可能的任務」,換句話說外傳身家超過2000億美元的蒲亭,實際上擁有的資源或許更超乎外界想像。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說起蒲亭的個人資產,美國商業雜誌《財星》(Fortune)曾描述蒲亭可能是「世上最有錢的人之一」,總資產甚至高達2000億美元(約為當時新台幣6兆元),這已經比現在的全球首富馬斯克(Elon Musk)、貝佐斯(Jeff Bezos)還要富裕,而根據克里姆林宮的官方聲明,2018年蒲亭在總統大選期間申報的個人財產,他的年收入為14萬美元(約新台幣416萬元,約月薪35萬元),名下擁有3輛汽車、一輛拖車以及2間分別為22坪和74坪的公寓,但這恐怕只是冰山一角。

撇開帳面數字,蒲亭本人的生活過得相當優渥。《財星》報導指出,蒲亭曾被拍到配戴一支價值6萬美元的百達翡麗萬年曆腕表,在宣布攻烏後,蒲亭又在併吞克里米亞八周年的20萬人集會上穿著高檔行頭出席,有網友分析他當時身穿義大利知名品牌 Loro Piana 的羽絨外套,該件有著「羊絨界百達翡麗」美稱的大衣售價1萬英鎊(約新台幣37萬元),內搭的高領針織衣則要2400英鎊(約新台幣9萬元),也就是說他光是上半身的行頭就要新台幣46萬元。

▲俄羅斯莫斯科18日舉行愛國集會,慶祝俄國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現場湧入數以萬計揮舞國旗的群眾,總統蒲亭在集會上信誓旦旦指出,俄國將在烏克蘭勝出。(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俄羅斯莫斯科18日舉行愛國集會,慶祝俄國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現場湧入數以萬計揮舞國旗的群眾,總統蒲亭在集會上信誓旦旦指出,俄國將在烏克蘭勝出。(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僅如此,蒲亭的吃穿用度也大有來頭。2016年國際調查記者聯盟揭露的巴拿馬文件顯示,蒲亭親信與家人的財產中,有一艘價值約1億美元的巨型遊艇、價值5億美元遊艇船隊和建立在黑海懸崖頂上的豪宅,這棟被譽為俄羅斯最大的私人住宅的「黑海皇宮」內,多數都由義大利奢侈品牌「Citterio Atena」打造,包含價值50萬美元的餐廳家具、價值5.4萬美元的酒吧桌和超過10萬美元的葡萄酒等等,每年還得動用40名員工、花費200萬美元來維護。

此外,蒲亭還擁有58架飛機和直升機,包含一架價值7.16億美元飛機,讓他在陸海空三方都擁有交通工具,不過當然蒲亭對於這些資產一概持否認態度,因為不少外媒指出,這些蒲亭所獲得的錢財,多半來自藉由國家建設或支出等項目,利用洗錢手段將大筆黑錢撈入自己的口袋。

要說起蒲亭如何從國家開始動手腳,必須得從1999年被時任總統葉爾欽(Boris Yeltsin)欽點為總理當時說起,蒲亭一路從總理、代理總統、直到登上總統寶座,期間逐漸靠著毒殺、攏絡親信等手段排除異議分子與政敵,也靠拉攏或威脅俄羅斯企業家,並從中獲取現金或股份,當時曾有一名俄國富豪霍多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因金援國內反對派,遭當局以詐欺、逃稅等罪名逮捕入獄,其他寡頭也明白蒲亭「殺雞儆猴」的訊息,只好選擇投靠蒲亭,親者分一杯羹,遠者則明哲保身。

▲有外媒引述消息來源踢爆,俄國寡頭阿布洛莫維奇曾於月初斡旋俄烏談判後出現中毒症狀。(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有外媒引述消息來源踢爆,俄國寡頭阿布洛莫維奇曾於月初斡旋俄烏談判後出現中毒症狀,這也是外界盛傳蒲亭對付異議者一貫的伎倆。(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僅如此,美媒《外交電報》(diplomatic cables)也曾指出,蒲亭雖然帳面上並無龐大資產紀錄,但因為身旁寡頭與親信能夠以代理人(proxy)方式握有財產,因此本人根本無須擔心帳面資料。所謂「代理人」指的就是當蒲亭需要動用資金時,不僅能從國庫裡撈錢,還能從身邊信任的權力圈中「提款」,例如能源巨擘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執行長謝欽(Igor Sechin)就早和蒲亭交好,兩人看似並未擁有任何資產,實則上海外帳戶卻能互通有無,靠著出口天然氣與石油賺取外匯,為蒲亭提供源源不絕的資金。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