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助理下班遇性騷要他道歉 陳其邁:遺憾、自責、道歉

▲對於20多年前的前助理下班途中遭遇性騷,陳其邁今(12)日表示遺憾、自責、道歉,但也說Po文內容與事實有出入。(圖/高雄市政府提供)
▲對於20多年前的前助理下班途中遭遇性騷,陳其邁今(12)日表示遺憾、自責、道歉,但也說Po文內容與事實有出入。(圖/高雄市政府提供)

記者鄭婷襄/高雄報導

Dcard出現一篇發文,自稱20多年前擔任高雄某立委助理時,當時夜間下班騎腳踏車遇到性騷擾襲胸,並稱委員雖然不是性犯罪事件的加害人,但他不僅漠視犯罪,沒有替她討任何公道,最後更直接點名「陳其邁,你欠我一個道歉」,然而文章內容不只遭到當時的同事反駁,指出與實情不符,也被網友質疑太過牽強。該篇文章在12日幾經更新後,在深夜無預警被刪除。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原Po指出,她遇到性騷擾後還被撞倒在地,醫院先是幫忙處理傷口,又緊急聯絡了心理醫生會診,當時她情緒極度崩潰,除了哭完全說不出話,當時總部只有一位陳姓助理前來處理,事後「委員打電話來了,他告訴家母,因為他人在台北處理事情,所以沒有辦法去醫院,對於發生這種事情,他有表示抱歉,也向家母表示『XX要休養多久都沒關係,薪水照給,身體完全康復以後再回來上班』還強調他跟醫界很熟『如果需要心理醫師他可以介紹』」。

發文者並指出,「身上的傷口容易癒合,但我的精神狀況卻陷入泥沼,每天都好想好想割掉我的右乳,它髒掉了,連我自己都不敢碰,我好想把它割下來丟掉」。

大概兩個禮拜後,她接到鄭姓助理電話「委員要妳到辦公室辦離職手續」,一頭霧水的強打精神致電委員問是什麼情況,委員冷冰冰回「辦公室好幾個助理都希望妳離職」我問他「請問是哪些人?」他不耐煩説「反正很多人都不希望妳回來啦」。之後,鄭姓助理更打來補刀「委員說這個月薪水誤撥了,請妳歸還」。

但Po文一出立即引起正反意見,有人覺得身為民意代表應該有同理心,逼離職就是加害者;但也有不少人認為看完很多疑點,認為陳其邁與性騷無關,離職與性騷不一定有關係,頂多算是勞資糾紛。

對此高雄市長陳其邁今(12)日回應指出,這件事是在1998年,是25年前的事情,當時有一位助理因為下班回家途中有發生一些事情,當時大家都覺得非常遺憾,當然作為當時的老闆,他心裡也非常自責,也道歉,其實這個心情到現在都是一樣,自己的員工助理發生了事情,都是覺得非常的自責,當然就整個事情來說,對當事人的心情我們是感同身受,真的是非常抱歉。

但陳其邁也說,發文者敘述的內容跟當時的狀況是有一些出入,當時除了就醫及後續的處理,也立刻的由助理護送她回家,休息了大概兩個多月的時間,因為有一些工作的狀況,後來才辦理離職,因為是選後的時候才離職,所以9月發生到選後應該已經是當年12月的時間,大概有2個多月的時間,不是發文所說的2個禮拜。

當時任職陳其邁立委辦公室的鄭姓、莊姓助理,和辦公室工讀生,三人今日則還原事實表示,當事人發文內容和25年前的事發經過,有相當落差和出入,特此還原當時的情形澄清。

時任陳其邁助理的鄭先生回憶當年情況,他說,1998年適逢第四屆立委選舉,時任立委的陳其邁在高雄競選連任,所有台北的助理在當年九月皆已南下輔選,立委辦公室同仁也全力協助昨夜發文的前助理,安頓她在高雄的交通、住宿等生活庶務。事發當晚,當事人自行騎車途中不幸發生車禍令人遺憾。

辦公室前助理表示,當事人受傷後,辦公室全力協助她在醫院的治療。陳其邁委員當晚人在台北,得知消息後除指派辦公室妥善照顧受傷同仁,並致電傷者家長表達歉意,並請傷者安心休養,康復後再回來上班。

前助理回憶說,當時陳其邁特別指派同仁,從高雄搭機陪伴當事人回台北返家休養,到12月5日選舉結束。鄭姓前助理說,當事人在家休息兩個多月,立法院也持續支付當事人薪資。非該助理所稱二週。到12月5日選舉結束,該名前助理都沒有回到團隊上班,選後辦公室多次與她聯繫,對方表示無法回辦公室上班,因此由辦公室辦理離職手續。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如果您或家人、朋友遭受家庭暴力、性侵害或性騷擾的困擾,或是您知道有兒童、少年、老人或身心障礙者受到身心虐待、疏忽或其他嚴重傷害其身心發展的行為,請主動撥113,透過專業社工員處理,救援受虐者脫離危機。
※ 拒絕暴力請撥打:113、110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I倪珍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