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送行者1/親人離世悟生死 他打造彩虹天堂替浪浪善終

記者陳采沂/專題報導

在台灣有越來越多人關注流浪動物的救援和送養等議題,但對於浪浪們遭路殺、或病死餓死後遺體的處理,如何處理似乎毫無頭緒。其實社會上有一小群人,默默接住了這些慘死街頭的貓狗,讓牠們能有尊嚴地離開,專門處理流浪貓狗遺體《毛孩的彩虹天堂》,就建立了浪浪往生遺體處理通報平台,《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創辦人小盛,他說彩虹天堂的宗旨,就是希望能陪著這些在外流浪的可憐毛孩,走完生命的最後一哩路。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像我爺爺他是在路邊離開的,還是經由政府單位通知,我才知道他在路邊過世了,病逝當下也沒人理他⋯」談起為何要創辦《毛孩的彩虹天堂》,原先從事按摩師工作的小盛感概的說,2016那年對他的人生改變很大,因為短短半年內接連遭逢爺爺和母親過世,讓他深受打擊,尤其爺爺的過世讓他感受到人性的自私,因為父執輩的不聞不問,導致爺爺病死在路邊,最後卻是由身為孫子的他,到殯儀館認屍跟處理後事。

還沒消化完親人離世的悲傷情緒,當時的小盛又碰巧在路邊分次撿到兩隻已往生的貓咪,結果很自然而然地,他就把這樣的心情投射在牠們身上,「幫我爺爺處理後事、跟我幫流浪動物處理後事,意思是一樣的」因為這個契機,小盛陸續了解到,台灣對於遭到路殺或病死等等的浪浪遺體,處理方式非常落後,過去幾乎就是把牠們當成一般垃圾處理、送進焚化爐,「對流浪動物我想要爭取牠的一個生命權,牠們的後事不該一直被當垃圾處理,因為我也不想哪一天我被當垃圾」就是這樣的同理心,讓小盛下定決心,成立《毛孩的彩虹天堂》要幫這些孤苦無依的浪浪,好好善終。

決定替浪浪送行的路上,一開始只有小盛一人孤軍奮戰,談起最初撿到的兩隻浪浪遺體,小盛說心裡其實沒有太多的恐懼,「只想著我要告訴牠,我會好好幫你處理後事,不用再擔心了」即便後來撿拾過遺體殘破不完整,或臟器外露的浪浪,小盛說當下的可能還是會難過鼻酸,但心情並不會因此有太大起伏,因為對他來說,人生經歷過的其他事情反而更加衝擊,母親離世就是其一。

回憶起媽媽病逝,過世時的病容至今依舊讓小盛無法忘懷,受訪時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後,才娓娓道出「讓我比較打擊是媽媽的死法吧,那時候她走的時候是七孔流血」提到母親,令小盛最遺憾的是,因為自己同志的身份不敢讓家人知道,成年後他就搬離家裡中,鮮少和母親聯絡,直到母親過世,他後悔再也沒有機會能打開心扉和母親好好聊聊,更後悔在母親病倒前,沒能好好和她親近、發揮自己當按摩師的專長,「如果早知道媽媽身體已經這麼不好了,或許我可以常常回家幫她按摩,讓她能舒服一點」小盛對媽媽的這番真情告白,也許再也無法讓媽媽知道,卻讓採訪現場的我們鼻酸。

我們也好奇《毛孩的彩虹天堂》的命名,小盛表示「彩虹」除了自己的同志身分也象徵美好,過去他因為不敢在母親面前坦承自己是同志,而錯過與母親臨終前的相處,讓他留下遺憾,如今他把這些事情轉化成他的動力,希望同樣能替弱勢的浪浪發聲、替牠們爭取更多的權益,「我在不一樣的領域都在爭取『權』這件事,人權跟動物的生命權」因此,他的理想正如名稱,要替這些孤苦無依的毛孩們,打造一座彩虹天堂,當牠們堅強的後盾、牠們的守護者,讓牠們在生命的最後一哩路上,再也不孤單。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