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廖科溢靠雙腳走出自己的天涯夢,也走出金鐘好成績,他的節目過去曾兩度入圍金鐘獎,也曾以《發現大絲路Ⅱ》拿下第49屆金鐘獎「行腳節目主持人獎」,這次再度以《秘境不思溢 III》入圍本屆金鐘獎「生活風格節目主持人獎」。《NOWnews今日新聞》特地為讀者專訪廖科溢,談談他多年的行腳人生。

從主播台轉向旅遊節目主持,廖科溢透露最大挑戰,「挫折就是,你會用主播的方式,咬文嚼字去介紹東西,講完之後好像太嚴肅了,或是講完之後,覺得剛剛太生硬。」回憶那時的轉換期,他特別感謝早期遇到的導演及製作人,「他們會告訴你表現得很好,但應該再修正一點,因為主持人扮演的角色,要帶觀眾朋友去玩,你要平易近人一點、有親和力,觀眾朋友看到你才會開心。」

▲ 廖科溢從主播台轉向旅遊節目主持。(圖/亞旅台提供 , 2018.9.21)
▲ 廖科溢從主播台轉向旅遊節目主持。(圖/亞旅台提供 , 2018.9.21)

對於廖科溢而言,主持是一門大學問,「觀眾不只開心,他們會很專心聽你講,所以你講的東西不能太深,要深入淺出,一開始我會很注意,盡量不要用到成語。」談到當時的心境轉換,他表示,「我告訴自己,在做新聞主播的時候,當然很希望用客觀的角度切入,讓觀眾朋友知道國內大小事;但主持人要用主觀的方式,引領觀眾朋友,這是他們之中最大的差異。」

他強調,「在主持上,你要訓練自己去觀察,並解讀你所看到的人、事、物,你要試著把自己的感受加進去,試著引領觀眾朋友,對這個地方產生自己的想像或期望。」至於怎麼保持每趟外景的熱情,他笑說:「其實很簡單,我們不會重複去拍什麼景點,這樣的機會比較少,我覺得你拍旅遊節目,一定要保持一種熱忱;再來就是,每趟外景我都常說,很像是初戀,因為都是初體驗,第一次到這邊接受當地的一些文化,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新鮮的全新開始。」

▲ 對廖科溢來說,旅行很好玩,就跟人生一樣。(圖/亞旅台提供 , 2018.9.6)
▲ 對廖科溢來說,旅行很好玩,就跟人生一樣。(圖/亞旅台提供 , 2018.9.6)

不過,再怎樣美好的「初戀」,依然存在暗黑地帶,廖科溢回想自己最慘的一次外景經驗,「在印度的時候拉肚子,因為買到一瓶不乾淨的水,行經兩個城市的三十幾個小時車程裡,沿路一直在拉肚子的狀況,坐車子沒有空調,破破爛爛的公車,而且要不斷換車,只要一下車有空檔,就衝去找廁所,那廁所你也知道不是太乾淨,這過程我覺得很可怕。」

但對他來說,旅行很好玩,就跟人生一樣,「拍行腳節目,你會遇到很多狀況,尤其是在國外,你要想辦法解決,你就知道這是旅行的過程。例如說在美國六十號公路,因為每天吃炸雞,你就吃到嘴角破掉整個滲血,我只要每次開口講話或吃東西,就會流血,但我一直告訴自己,這就是旅行的過程,它是有因果論的。」他分析,「一般來說,出外景十五天身體會很累,二十幾天大概心裡會有些崩潰,五十幾天,要靠自己或彼此之間不斷去調適才能走下去。」他話鋒一轉,「幸好我擁有一群很好的夥伴。」

▲廖科溢參加千人放流魚苗活動。(圖/亞旅台提供 , 2018.7.16)
▲廖科溢參加千人放流魚苗活動。(圖/亞旅台提供 , 2018.7.16)

在這些辛苦的時刻,家人總是全力支持,廖科溢提及,「家人一直很支持,他們覺得很難有這種機會,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當然很辛苦,爸媽也會覺得每次出了外景回來又瘦一圈,過程辛苦他們都知道,有時候受傷,他們雖然心疼,但還是抱持鼓勵的態度。」他透露自己的「報平安」習慣,「我有個習慣,每天都會報平安,但報喜不報憂,旅行當中會傳照片,讓他們第一時間接收到跟我一樣的感受,透過這樣的動作,家人感覺上就是跟我一起在旅行。」

被問到行腳這麼多國家的成長,他坦言,「看了很多文化,你會覺得就是一個地球村的概念,大家在地球上都是一家人,回來之後,你的心胸不會那麼狹隘,不太會跟人家生氣,也不覺得需要去計較太多。」他表示,「後來你慢慢會發現,自己成為一個比較有感覺的人,對於很多東西,都會有情緒起伏,容易被感動,也會跟當地民族故事融入一塊。」

▲ 廖科溢小時候翻開課本,被絲路吸引。(圖/亞旅台提供 , 2018.9.21)
▲ 廖科溢小時候翻開課本,被絲路吸引。(圖/亞旅台提供 , 2018.9.21)

廖科溢小時候翻開課本,被那條充滿葡萄美酒、浩瀚黃沙的蜿蜒絲路深深吸引,長大後,他果然踏上了嚮往之旅,不僅如此,從主播台邁向全世界的他,足跡遍及非洲、印度以及瑞士等三、四十個國家,問到天涯夢初衷,他淡淡一笑,「很簡單,我想讓喜歡旅遊的人對旅遊有更多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