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香港的張偉賢(Wilson Cheung),今年33歲,是全球首位也是現今唯一華裔極地探險員,遊歷過全球80幾個國家,南極、挪威、格陵蘭島、阿爾卑斯山等,熱愛極地探險及登山,大學時期首次透過學校計畫免費前往南極考察,不料從此愛上極地生活,埋下未來成為極地冒險顧問的種子。

他將和這次的遠征隊一同前往南極,並提供隨行的探險建議及後勤支援。

Wilson張偉賢熱愛極地探險的生活,對他來說他已成為半個野人,大自然就是他的家。(受訪者提供)

Wilson剛從香港浸會大學體育系畢業時,因一時在香港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便決定前往瑞士,一開始做的雖然是餐廳洗碗、洗廁所的工作,但他表示他在這個時候累積了許多戶外探險和登山的知識,如果沒有當時的經驗,就不會有後面的機會。

「當時有一支法國探險隊經過,其中的探險員看到我是華人就問我會不會說普通話,我說:『當然會呀!』他便馬上幫我介紹帶華人旅客探險的工作,隔天就簽了合約。」之後他也成功申請到伊拉斯莫斯跨文化歐洲戶外研究碩士的獎學金,在挪威、英國和德國就讀。

而Wilson的工作並非只是探險那麼單純,還必須擁有對極地生態和自然環境的豐富知識,才能在必要時刻排除危機,保護當地野生動物安全,也保護旅客。

極地探險員會隨身配槍,但不是為了打北極熊用的,是為了警告北極熊有人類在這裡,不要靠近,作為警告預防的用途。(受訪者提供)

至於從事極地探險顧問八年來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回憶?Wilson說明有一次他只是準備要帶一群拍攝團隊去南極紀錄帝企鵝的生活,全程預計五天,但因為要從智利飛往南極緯度的過程中天氣實在太惡劣,結果總共在冰上滯留了一個月才離開。而那年也因為氣候變遷和全球暖化的關係,80%剛出生的小企鵝全部死掉,沒有辦法熬過大風大雪。

更有一次是他帶亞洲旅客登陸浮冰,原本約定好在五分鐘後撤退,有遊客因貪戀拍照延誤登船時間,結果全隊被浮冰圍困四小時後才脫救。「最危險的事情就是不知道自己身在危險之中!」

Wilson在北極的工作內容極為豐富──火山、堪察加、開車穿越格陵蘭島冰蓋、挪威加拿大看北極熊;在南極他則會帶旅客去看帝企鵝、登文森峰、征服南極點,登山、滑雪、看野生動物及地質等。(受訪者提供)

Wilson一年當中有三個月在北極,五個月在南極,剩下的時間他旅居德國,作為他前往極地的冒險基地;他也常回香港舉辦講座,讓更多人了解極區的生活,「我雖然不是很贊成南極太多的觀光和旅遊行為,因為很影響當地環境,不過如果沒有科研團隊在那裡研究氣候變遷和冰層、氣象,我們也無法探討保育和保護地球的重要性。其實是一體的兩面。」

他也很贊成年輕人,其實不只是年輕人,走出自己的舒適圈去探索,找到自己的熱情並勇於去看這個世界。對於台灣這次的南極探險隊他感到很興奮,也表示希望香港能有人支持籌辦類似的探險計畫,鼓勵香港年輕人做大夢,完成自己生命中熱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