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別於一般的跨年晚會,大陸近年來興起「知識跨年」的熱潮,創始人羅振宇一個人演講4個小時,收視還排到了全中國大陸跨年節目的第16名。 (圖 / 翻攝自網路)
▲有別於一般的跨年晚會,大陸近年來興起「知識跨年」的熱潮,創始人羅振宇一個人演講4個小時,收視還排到了全中國大陸跨年節目的第16名。 (圖 / 翻攝自網路)

迎新送舊,全台民眾在低溫中送別了 2018 ,有人用美食跨年、有人是闔家親情跨年,但更多的是熱血參與跨年活動。

大堆頭的歌手藝人和倒數時的絢麗煙火,這是近十幾年來台灣跨年晚會的「標配」,一場活動下來動輒百萬跑不掉。以「最頂級」的台北 101 跨年活動來說,從 2004 年首次施放煙火預算的 300 萬,到去年 ( 2018 跨年) 的 6000 萬,14 年下來暴增 20 倍,難怪年年都說經費籌措有困難。逐年加長秒數的煙火秀,滿足的究竟是民眾跨年當下的歡愉,還是地方首長的虛榮?

2019台北101跨年煙火秀
2019台北101跨年煙火秀。(圖/記者林調遜攝,2019.01.01)

五天前,新任的六都市長第一次出席行政院會,各個紛紛向中央討錢,每個縣市都說自己財務困難,甚至連薪水都發不出來,言猶在耳,跨年活動還是狠砸預算,全台 22 縣市除了竹竹苗沒有跨年活動,連金馬澎都辦了跨年。

年復一年,每年跨年都淪為熱鬧有餘但精彩不足的「燒錢大戰」,因為大咖的歌手都到對岸去唱跨年了。於是去看人打電玩,整整一個小時從「爐石戰記」打到「星海爭霸」;或是多年來都是「姊姊」、「練武功」、「三天三夜」這樣的曲目,大家都百聽不膩?

▲2019台北跨年晚會上,開場的電競橋段,被網友罵翻。 (圖 / 翻攝自網路)
▲2019台北跨年晚會上,開場的電競橋段,被網友罵翻。 (圖 / 翻攝自網路)

除去了煙火、走掉了大咖,跨年我們到底得到什麼?雖說台灣是「淺碟的文化」,但身為政府、作為媒體,難道都沒有一絲責任去注滿或裝盛好更精彩的跨年文化嗎?「燒錢」是最容易卻最沒有責任感的方式,但所有縣市樂此不疲,而且不斷惡性循環。

看看對岸吧!從去年開始,已經有多家大陸媒體打出了「知識跨年」的招牌,像是浙江衛視的「 2018 思想跨年盛典」。主持人與高曉松、吳曉波、張召忠等名嘴一起暢所欲言,陪觀眾用知識跨年。沒有小鮮肉、沒有正妹、更不請流量明星,收視率卻不斷攀升,這樣的「知識跨年」異軍突起,而且極富意義。

▲2019全大陸的跨年節目收視出爐,浙江衛視的「思想跨年2019」與深圳衛視的「時間的朋友/羅振宇跨年演講」分踞第15、16名。 (圖 / 翻攝自微博)
▲2019全大陸的跨年節目收視出爐,浙江衛視的「思想跨年2019」與深圳衛視的「時間的朋友/羅振宇跨年演講」分踞第15、16名。 (圖 / 翻攝自微博)

但說到「知識跨年」,又不得不提到這個胖子。  

羅胖曾發下大願:「跨年演講要連辦 20 年。」從 2015 年開始,這個外號「羅胖」的羅振宇,每年跨年都以《時間的朋友》為題陪伴觀眾跨年,長達 4 個小時的演講,年年都座無虛席、而且是售票秒殺賣光。

今年是羅胖「知識跨年」的第 4 年,從 2016 年開始深圳衛視進行轉播,到今年土豆、優酷等網路新媒體也對他的演講全程直播,不難發現這樣的「知識經濟」還真的有其市場。依據中國互聯網網路資訊中心發佈的《全國互聯網發展統計報告》顯示, 55.3% 的網友有過為知識付費的行為,為知識付費的首要驅動力是「獲得專業的知識和見解」( 74.2% )。

▲羅振宇每年都以《時間的朋友》為題陪伴觀眾跨年,長達四個小時的演講,年年都座無虛席。 (圖 / 翻攝自微博)
▲羅振宇每年都以《時間的朋友》為題陪伴觀眾跨年,長達四個小時的演講,年年都座無虛席。 (圖 / 翻攝自微博)

去年 (2018) ,知識付費用戶破千萬人,全年經濟規模達 900 億元 (人民幣) 。「這背後深層的原因在於中國人對學習的需求日益強烈。」羅振宇說,「中國版權環境的改善和線上支付習慣的養成,也為知識服務的成立和爆發做好了最重要的鋪墊。」

於是,用「知識跨年」成了一種新潮。往年,《時間的朋友》跨年演講大多關注影響中國乃至世界的「大趨勢」,但今年卻一反常態。羅胖用自我的「捫心五問」,將主題訂於「那些 1% 的人已經強烈感受到的小趨勢」。他認為,「小趨勢是影響趨勢的趨勢,帶來改變的改變」。普通人無法掌控大趨勢,但真正能給所有人帶來機會,從細微處引發改變的,恰恰是我們身邊的各種「小趨勢」。

▲《時間的朋友2018》羅振宇透過捫心五問的「小趨勢」,帶領觀眾認識自我乃至於整個社會上的機會和趨勢。 (圖 / 翻攝自網路)
▲《時間的朋友2018》羅振宇透過捫心五問的「小趨勢」,帶領觀眾認識自我乃至於整個社會上的機會和趨勢。 (圖 / 翻攝自網路)

羅胖在演講中提到,現今這個時代,人們瞭解資訊的管道,實際上已經嚴重受限於各種社交媒體。那些廣為人知的、被刷屏的「大事件」或「大趨勢」並不能完全代表這個世界的全貌,反而讓人深陷於「資訊繭房」;也就是即使知道了很多的事實,但依然看不清事件的真相。

因此,「大趨勢」有時候太宏觀、太有距離、太不貼近我們當下的生活,而「小趨勢」則對普通人的生活實踐更具有指導意義。為了更精準地抓住「小趨勢」,羅振宇帶領全場觀眾捫心五問。觀眾的集體思考,無疑也賦予了這場知識跨年的獨特性和思考性。

這樣的「知識饗宴」遠比璀璨煙火、載歌載舞的跨年晚會來得更具有生命的意義。儘管一張要價 980 元人民幣(約台幣 5000 元)的票,場外黃牛可喊價到 1500 人民幣(約台幣 7500 元),但現場兩萬多名觀眾,每個都是帶著滿滿的收穫回家。

羅振宇創立的知識說書型脫口秀視頻「羅輯思維」和「得到App」在中國大陸新媒體界享有極高的知名度,至 2017 年底,「得到App」的用戶已超過 1300 萬人。而他獨創的「知識跨年」也和大家相約 20 年,繼續到不同的城市開講。他開玩笑預告, 20 年後,當他 65 歲時,「坐著輪椅也要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