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外送員車禍事件鬧得沸沸揚揚,不但讓勞健保問題浮上檯面,更讓民眾深思「做外送員真的可以過生活嗎?」(示意圖/NOWnews 資料圖片)
▲「外送經濟」近年來在台持續發燒,也衍生出一個新興職業「外送員」。(示意圖/NOWnews 資料圖片)

「外送經濟」近年來在台灣持續發燒,也讓「外送員」成為熱門職業,吸引不少人投入心力。根據勞動部初步統計,目前全台約有8萬名外送員,但是這個龐大的勞工族群卻從未被納入勞保管轄,直到近日一連串的外送員車禍喪命事件發生,才喚醒勞動部的「垂憐」;不過,即使重罰金額再多,也喚不回珍貴生命,外界紛紛呼籲勞動部真的要「動」起來。

外送平台作為一個早在台經營4、5年的新興產業,挾帶著網路的便利性,在全台造成一股「懶人經濟」的熱潮,其中更為不少人創造財富。然而,在「外送員月入10萬」、「周賺2萬元的外送員」等看似光鮮亮麗的背後,外送員其實存在著高工時、高風險、無勞保等隱憂,遲遲未受政府重視,直到連日多起血淋淋的死亡車禍後,才獲得亡羊補牢的機會。

面對社會輿論強烈的檢討聲量,勞動部終於在14日邀集台北市勞檢處、桃園市勞檢處到平台業者總公司勞檢,並確認業者與外送員是「僱傭關係」,同時也依勞基法最高重罰175萬元。

在這大動作勞檢的背後,也曝露了外送員勞權管轄不一的問題。

由於Uber Eats外送員車禍死亡一案是發生在台北,因此該起職災受台北市勞檢處管轄,相關開罰也由北市負責;而Foodpanda的外送員則是在桃園市發生車禍,因此該案的後續處置又由桃園市勞檢處受理。此外,由於平台業者的總公司位於台北,最終兩市勞檢處集結在台北市進行勞檢。到底權責管轄如何劃分?

而在外送員最關心的保險部分,由於牽扯到保險種類、保費由誰負擔等難題,又需勞動部、金管會與業者進行協商,最終推出時間恐怕遙遙無期。至於Uber司機以及其他共享經濟是否納入保險範疇,則又是另一個未來政府須面對的問題。

同時,這場「外送員之死」也考驗著中央部會的公關能力。單就大家都很關心的「到底何時開罰的問題」,勞動部先是推託「昨日新聞稿就有寫」,後又「不予以正面回應」,自詡為「勞工守護神」的勞動部,無視外送員與外送平台問題多年,直至多起事件發生後才驚覺勞權漏洞,雖然仍知亡羊補牢,但事後再多的罰緩,也撫慰不了罹災家屬痛失親人的傷痛。